郭阳说着将视线再次转向了黄秘书,眼中闪过一丝嫌恶,不知为何一看到他,郭阳心中便有些怒意翻涌,虽然如此他还是压了压火气,接着说道:“对了黄秘书,你之前说这个赵老板要托你做什么事来着?我看还是算了吧……”

    听到郭阳的话,黄秘书心中不禁咯噔了一下,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郭阳已经听到了之前自己说漏嘴的话。黄秘书顿时脑中一片空白,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可赵大温的手下却是明白了郭阳的意思,对于自己老板今晚宴请黄秘书的目的,他们身为赵大温的心腹之人,也是知道的。如果因为自己的胆怯,导致老板的计划告吹的话,只怕他醒来能扒了自己的皮。

    想到这一茬,赵大温的两名手下没等黄秘书反应,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郭董事长,别别,今晚多有得罪,我们喝就是了。”

    说着他们将架着的赵大温靠在了椅子上,相互看了一眼,各自伸手抄起桌上的茅台,大口的灌了下去。

    转眼间两瓶茅台已经落进了二人的肚子,只是二人不约而同的,身形已经开始晃荡。见这番场景,郭阳鼓了鼓掌,接着说道:“果然不愧是赵大温的手下,跟他一样爽快,好了,我郭阳说话算数,你们带着他赶紧滚吧。”

    听到郭阳的话,赵大温的两名手下,如释重负般的向郭阳鞠躬道谢,他们已经开不了口了,只感觉一开口,腹中便会有秽物喷涌而出。

    只见他们摇晃着将赵大温再次架了起来,三人一步三摇的晃出了包厢。

    看到三人离开了包厢,郭阳嘴角不屑的一笑,将视线再次转回黄秘书身上,见他低眉顺眼的样子,郭阳的神色更加不屑了,只听他接着说道:“你也赶紧滚吧,别在这里碍眼了,以后好自为之。”

    黄秘书猛的抬起头来,神色有些发楞,他没想到郭阳就这么容易放自己走了,本来他还琢磨着郭阳会不会以今晚的事情为把柄,威胁自己以求达成某些目的。

    郭阳又怎么会不知道黄秘书心里在想些什么,但是就黄秘书这个层次的人郭阳又怎么会需要他来帮自己完成什么目的。这一亩三分地,黄秘书也是自大的可以。

    听完郭阳的话,黄秘书才知道,看来一切都是自己想多了,忙不迭的点头说道:“好好!郭董事长,我今后一定注意,一定好自为之。”一边说着,又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一口灌进了肚里。扶着桌子站了起来,向包厢的门靠了过去。

    见他的样子,郭阳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黄秘书如释重负的走出包厢,临走还不忘将包厢的们给带上了。将门关好,黄秘书本来一脸献媚的表情顿时拉了下来,变得阴森无比,他抹去头上的冷汗,咬着牙嘴里骂骂咧咧的离开了酒店。

    ----分割线----

    星河酒店门外,一处阴暗的角落里正听着一辆厢式货车,此时货车里已经坐满了人,一个领头摸样的青年,正对一群五大三粗文龙刺虎的汉子交代着什么:“老板说了,今晚那姓郭的一定还会返回医院……到时候……”

    厢式货车的不远处,一处巷子的拐角,一点红色的火光在阴影中时隐时现,不多时一个被阴暗包围的身影,缓缓地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他挂掉了手上的电话,他抬头看了一眼星河酒店高耸的大楼,吐出了一口烟气,将视线定格在楼顶倒数第二间包厢的落地窗上,嘴角扬起了一抹略带无奈的微笑。

    “郭阳啊,郭阳,还真是不省心啊,几天没见,没想到你捅出了这么大的篓子,唉。”那人默默的念叨着,叹了口气又低头看向不远处的厢式货车,眉宇间闪过一丝凝重,眼神也变得凌厉起来。

    紧接着这人再次融入了巷子拐角的一片阴影里,就像从未出现过一般,只有地面那支还冒着青烟的烟蒂,可以证明这里的确有人待过。

    楼上的包厢里,因为黄秘书离开,又重新变得热络了起来,好像之前赵大温的捣乱,并没有对郭阳等人造成什么影响,只有高兰还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

    像这种小事,比起白天的挤兑,有些小巫见大巫了。察觉到高兰的模样,郭阳只以为她是刚才受到了惊吓,这会儿还没回过神来。关切的安慰到:“高姐,别担心了,刚才那些人已经得到了教训,只怕以后他们也得躲着星河酒店走了。”

    听到郭阳的话,高兰挤出一丝微笑,有些愧疚的说道:“郭阳,我倒不是担心他们会乱来,只不过……唉,本来想好好庆祝一下的,却不想被这么一群人扫了兴致,真是对不起。”

    郭阳看着一脸愧疚的高兰,笑了起来,说:“高姐,跟我说什么对不起,别把这事放在心上,小鱼小虾而已,咱们不说了。”

    高兰叹了口气,看着郭阳的笑脸,缓缓的说道:“唉,好,听你的不说了,咱们喝酒。”说着高兰下意识的伸手将酒瓶拿了起来,神色一愣,她这才发现桌上的酒刚才已经全喝光了。

    高兰苦笑着摇了摇头,带着几分打趣似的说道:“郭阳,你教训那些人也就罢了,还搭上了我几万块的珍藏,弄得我们现在都没得喝了,下次你想这么做的时候提前说一声,我这里二锅头管饱。”

    高兰说声一落,房间里的几个人都面面相觑,随即响起了一阵哄笑。

    ……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除了郭阳以外,其他人也已经喝得差不多了,李文瀚已经第三次去了洗手间,只听洗手间里再次传出了呕吐声。

    前两次还有孟青青陪着,这一次就连孟青青也已经趴在了桌子上。

    见李文瀚从洗手间里出来,郭阳上前将他扶回座位,只见李文瀚抽出一张纸巾,抹去嘴上的水渍,接着醉醺醺的说道:“郭阳!来!我们继续喝!在国外这么多年,还是觉得国内酒场的气氛好!”

    见李文瀚的样子,郭阳笑着伸手将他端着杯子的手轻轻压了下去,说道:“文瀚,你喝得差不多了,今天就先到这里,我们以后再喝好嘛?”

    “不好,今天你一定得陪我喝。”李文瀚不依不饶的举起了杯子,凑到郭阳面前。见状郭阳无奈的摇了摇头,又给自己满上一杯酒说道:“好了瓶子里已经没了,这杯就是最后一杯,我们喝完你就休息好吗?”

    同李文瀚似乎没有听清郭阳说什么,只是眼神迷离的晃了晃脑袋,在郭阳的杯上碰了一下,一仰头将杯中的酒水喝了下去。

    就在这时,高兰也有些含糊的说道:“郭阳,这次真是多亏了你,来我们也喝一杯!”说着自顾自的喝光了自己杯中的酒,接着杯子落地,好在地上铺着的地毯,杯子在地上弹了几下,滚到了一边,而高兰则头一歪,利索趴在了桌上。

    见高兰的样子,郭阳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唉,至于吗?不能喝就别喝呗。”说着他看了一眼周冰,虽然周冰喝了也不少,但因为没跟着郭阳他们的节奏喝,所以还算清醒。

    只听郭阳接着对她说道:“小冰,你找一下酒店的服务员,把高兰和孟青青送到上面的房间里休息吧。

    周冰看了看趴在桌子是的一圈人,也是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扶着桌子起身出了房间。李文瀚喝掉了自己的酒之后,神思便不知道飘哪儿去了,眼睛顿时发直,愣着不说话。

    过了几分钟的工夫,李文瀚突然哆嗦了一下,顿时半眯的眼中有了几分神采,只见他接着看了一眼郭阳的酒杯,发现里面的酒还在,顿时不乐意了,语气含糊说道:“郭阳!你是不是瞧不起我!我都喝了,你为什么不喝!”

    郭阳正看着周冰帮服务员将高兰与孟青青架起来,送出房间,听到李文瀚的话,顿时感到有些头疼,不由的有些无奈的说道:“好好,我喝,我喝。”说着他也把杯中的酒喝光了。

    见郭阳也喝了酒,李文瀚的脸上顿时有了笑容,这会儿他才发现,刚才在身边的孟青青竟然不见了,脸上不禁有些慌张的向郭阳问道:“哎,我是不是眼花了!青青呢?刚才不还在这儿?”

    听到李文瀚的话,郭阳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刚才进来了至少五个酒店的服务员,李文瀚竟然没有注意到,这也算前所未闻了的大条了吧。

    想到这里,郭阳接着说道:“是啊!你喝多了!眼睛都花了!行了,赶紧上楼去休息吧,一会儿我还要回医院,你们今晚就住在我的房间就好了。”

    显然这会儿李文瀚的脑子已经有些不够用了,对于郭阳的话,他已经无法用正常的逻辑去理解,只是呆呆看着郭阳的口型,不听的点着头,嘴里还含糊不清的,说着让人听不懂的话,看起来意识已经消失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