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秘书瞪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赵大温,抹去头上的冷汗,试探着问道:“郭董,您看赵大温已经知错了,字也应经写了,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他一马吧。”

    听到他的话,郭阳眉毛一挑,说道:“刚才又不是我让他写的死字。”

    郭阳的话,让听了黄秘书的话,本来有些松了口气的赵大温,脸色再次哭丧了起来。

    瞥了一眼赵大温的模样,郭阳抿嘴一笑,学着他之前的口气,对黄秘书说道:“嗯,要我放他一马也不是不行,不过我看着他一手的金戒指有些恶心,你让他把戒指摘下来,从这儿丢下去,那今天事儿就算结了。”

    房间里其他人除了黄秘书之外,听到郭阳的话,也在静静的看着赵大温的好戏,因为之前的无礼与出言不逊,房间里所有人对赵大温已经讨厌到了极点。

    说完郭阳也不看他,端起自己的茶杯喝了一口,表示自己没什么耐心,开始端茶送客了。听到郭阳的要求,赵大温一张脸瞬间变成了土色,张着大嘴“啊啊“得说不出话来。

    听到郭阳的话,黄秘书却是心中一喜,最怕的就是郭阳没要求,只要他有了要求今晚的事就算揭过了,至于过不过分,则完全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之内,反正丢的也是赵大温的戒指,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又有什么舍不得的。

    想到这里,黄秘书再次想赵大温厉声喝道:“郭董的话你没听到是不是!还不赶紧的?”

    黄秘书的话,让赵大温忍不住打了个激灵,他有些迟疑的看了郭阳一眼,却发现他连正眼都没瞧向自己。

    见郭阳的模样,赵大温心中生出几分委屈,求救似的看向黄秘书。

    发现赵大温看过来,郭秘书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你还愣着干嘛?嗯?”

    听黄秘书这么说,赵大温心中这才万念俱灰,犹豫着将手上的戒指一个一个的摘了下来,走到窗前,将窗户拉开,看了一眼楼下的街道,在看看手上攥着的戒指,禁不住迟疑了起来。

    这可是十足金子啊,就这么丢下去,也不知道能不能捡回来,看楼下灯火通明的样子,料想是没戏了。嘬了嘬牙花子,赵大温万分不忍,眼神里充满了挣扎。

    可就在这时候,身后传来了黄秘书的一声轻咳,赵大温心中骇然,手上禁不住一抖,数枚戒指从手上滑落,直直的向楼下坠去。

    “啊呀!”见这般场景,赵大温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叫,眼框里竟控制不住的溢出了些许热泪。

    突然赵大温惊醒似的回过头来,也不顾一旁的黄秘书,快步向包厢的门口走去,黄秘书见他的动作神色不由得一愣,刚要说些什么,却听郭阳郑重的说道:“你要去干嘛?看刚才视金钱如粪土的模样,想来也是一条铮铮的汉子,让我很是敬佩,来让我敬你一杯。”

    听到郭阳的话,赵大温身形一滞,停在了当场。

    之前郭阳一直在暗中观察着赵大温的动作,见他突然转过身来,便顿时猜到了他的想法,戒指扔到楼下,如果赶得及时还是有可能捡回来的。

    可郭阳怎能让他如愿,如果之前赵大温出言不逊,仅仅只是针对郭阳,那他还真不至于做得这么绝,很可能一杯水酒,这事儿也就算揭过去了,但是他侮辱的可是周冰,而且还对高兰动了粗,郭阳已经对他动了真火,可就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解决的事了。

    郭阳突然变得神情郑重,与之前的模样大相径庭,在这种氛围下显得格外突兀,而他的语气也是充满敬意,如果不相干的人看到,绝对会以为他是发自真心的。

    但也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到郭阳话里的嘲讽,此刻黄秘书已经看出了郭阳的用意,急忙说道:“赵大温,没听到郭董的话吗?郭董敬你酒,可是给了你天大的面子,别不识抬举,赶紧的跟郭董喝一杯。”

    听到黄秘书的话,赵大温缓缓地转过身来,眼中已是赤红一片,神色也变得有些狰狞,看得出来怒火正在他的胸中翻涌。

    就算泥菩萨也有三分火气,何况是身为男人的赵大温,被郭阳侮辱也就算了,说起来这也是自找的,自己踢了钢板也怪不得别人,但是这黄秘书就有些不地道了,不帮自己开脱也就算了,还好像他是郭阳请来的一样。

    要知道今晚的事,与黄秘书也是有莫大的关系,要不是为了请他吃饭,自己也不会来星河酒店订房间了,当然也就不会遇到郭阳,还白白搭上了自己手上的金子。

    黄秘书看着表情已经变得扭曲的赵大温,慢慢向自己靠了过来,心中不由的有些发虚,不禁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赵……赵大温,你……你想干嘛?”

    见赵大温仍不为所动,黄秘书不禁有些慌了神,指着他继续说道:“你别过来,那征地的……”说到这里,黄秘书猛的警觉,急忙捂住了嘴,不禁懊恼的撇了郭阳一眼,却只见他脸上挂着一丝不屑的微笑。

    虽然只露出了只字片语,但仍让郭阳猜测到了他与赵大温之间的猫腻,刻着跟郭阳并没有什么关系,所以听到黄秘书透露出的几个字之后,郭阳就像个围观的路人一样,静静看着二人演的一出好戏。

    可这几个字同样传进了赵大温的耳朵,只见他听到黄秘书的话,身形猛的一滞,脸色顿时垮了下来,之前的气势已经消失不见,满脸挂满了沮丧。

    他祈求似的看了一眼黄秘书,没再多说什么,转过身抄起了桌上的一瓶茅台,这本来是高兰为今晚的晚宴准备的,可赵大温已经没有心思分辨是谁的酒了,只见他麻利的将瓶盖拧开,直视郭阳的眼睛说道:“今晚都是我的错,是我被猪油蒙了心,冒犯了各位,既然郭董瞧得起,那我姓赵的也不矫情,您随意我先干为敬!”

    说着赵大温举起酒瓶,仰起头咕咚咕咚的灌了起来,看的一旁的黄秘书忍不住吞了口唾沫,这茅台有五十三度,就这么一瓶灌下去,神仙也得丢个半条命。

    其实此时赵大温已经有些自暴自弃了,之前他恨不得能找个缝钻进去或者立马晕倒在当场,所以当他看到桌上的茅台之后,才会迫不及待的想要一口闷掉,一是为了一醉方休,第二也是为了在气势上能压郭阳一头,好歹也找回几分面子。

    看着豪饮的赵大温,郭阳的嘴角一瞥,他如何听不懂赵大温话里的意思,“我干了您随意”无非就是“你自己看着办的意思。”显然郭阳不想给他找回面子的机会,也伸手抄起了桌上的一瓶茅台,拧开了瓶盖。

    郭阳身旁的周冰,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急忙的上前挽住了他的胳膊,关切的小声唤道:“郭阳,不用这样,跟这样的人没必要。”

    看着周冰的样子,郭阳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放心吧小冰,我什么时候做过没把握的事情,这世界上能把我灌倒的人还没出生呢。”

    说着郭阳不着痕迹的挣脱了周冰的胳膊,也同样仰起头,竖起了手中的瓶子,发出一阵吞咽液体的咕咚。

    喝酒与喝水至少在吞咽声音上,两者并没有多大的分别,而在郭阳的眼中,酒和水也都只有一个作用,那就是涨肚子。

    虽然郭阳比赵大温灌酒的时间要晚一些,但却在同时倒悬了瓶口,表示酒已经喝光了。

    见郭阳竟然与自己做出了一样的动作,眼中满是不屑,赵大温不禁一愣,他没想到郭阳真的敢跟自己拼掉一整瓶茅台,更没有想到,他竟然喝的比自己还快。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