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腿脚不便,郭阳并不能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这现实一时让他气闷难耐,眼见高兰就要受辱,郭阳及时喝止了赵大温的举动。

    郭阳说完,无视赵大温的两名手下,冷冷的看着他继续说道:“姓赵的,你大概不知道她是谁吧,这间酒店是港九高兰基金的产业,你面前这位就是高兰基金的董事长。”

    郭阳的话声一落,赵大温神色一愣,双手顿时停在了半空,他看了郭阳一眼,见他神色不像是做假,随即指着高兰说道:“那就是说,她是这家酒店的老板了?”

    赵大温的神色显然有些慌张,但随即只见他眼球一转,脸上慌张的神色顿时消失不见,恍然大悟般的说道:“哦,怪不得我预约的酒店就这样被人占了呢,原来是酒店的老板亲自要用啊,呵呵,你们酒店还有信誉么?要是你今天不给我个满意的答复,就算一会儿警察来了,我也得找人给这事儿评评理。”

    说完赵大温一脸傲然之色,显然是有恃无恐。但他可能多少也忌惮高兰的身份,所以收回了手上的动作,接着给自己的两名手下使了一个眼色,两名手下会意转身离开了房间。

    赵大温的话占了理,让高兰一时间无话可说。

    见他的手下出了门,郭阳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之前高兰已经说过,她已经报了警,但见赵大温一直毫不在意的样子,显然是仅仅报警恐怕对赵大温并形成不了什么威慑。

    就赵大温的表现来看,恐怕就算警察来了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更何况明面上他还是占理的一方。

    正当郭阳绞尽脑汁正思考着对策的时候,房间的门再次被推开,一个声音传进了郭阳的耳朵:“怎么回事儿啊,听说你遇到了麻烦?”

    这个声音听起来很是耳熟,郭阳不禁抬头看去,刚进来那人同样也看向了郭阳,二人的视线交汇,却各自愣在了当场。

    郭阳愣神是因为这人他见过,就是那天跟李杰一起来酒店看望自己的那个人,这人全名郭阳已经不记得了,但只记得他姓黄,是李杰的秘书。

    显然这就是赵大温的依仗了,怪不得他这般有恃无恐,没想到还有这层关系在。想到这里,郭阳算是明白为什么刚刚黄大温要两名手下出门了,看来他是知道了高兰的身份,不禁心生忌惮,所以指示他的手下,将黄秘书喊了过来,想借着黄秘书压高兰一头。

    再怎么说,高兰在深市也有产业,在很多事情上还要与政府打交道,只要自己有理在先,加上黄秘书的身份,高兰还真不能拿他怎么样。

    看来黄秘书也就是赵大温之前说的想要宴请的朋友了。

    见到黄秘书,郭阳心中不禁松了一口气,嘴上调侃似的说道:“黄秘书,晚上好啊,原来这人请的人是你啊,你在这儿,难道李区长也来了?”

    听郭阳竟然将黄秘书的身份道了出来,甚至还搬出了他的上司,赵大温不禁身子一僵,顿时心生不妙,下意识的向黄秘书看去。

    只见黄秘书讪讪的说道:“哎呀,这不是郭董事长吗?李区长工作忙,哪有时间来这里,今晚是有朋友约我来这儿的。没想到在这还能遇见您啊。”说着也许是觉得自己的理由太过苍白,不禁恨恨的瞪了赵大温一眼,接着说道:“郭董,这赵大温是我多年未见的朋友,刚回到本市不久,刚刚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您看……是不是有些误会啊。”

    郭阳的性质跟高兰有所不同,虽然也是在深市经营产业,但郭阳华夏城的项目可是有政府的资本在里面,况且投资达到上百亿,在深市绝对算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之前因为他受伤的事,已经让深市周报社长的儿子身陷囵圄,自己这点儿身份在他面前还真不够看。

    “误会?你这朋友带人冲进来,威胁我和我的朋友不说,还对高董动手动脚,你跟我说这是误会?哼,我来这里是投资的,是给你们解决就业岗位促进经济发展的,但这就是你们的投资环境吗!”说着郭阳用力的拍打了一下轮椅的扶手。

    “我这样也就罢了,之前我跟李区长也说得很明白,这都是意外也怪我自己不小心,但是今天我就是出来跟朋友吃个饭而已,也能遇到这样的事,我现在不得不怀疑你们光明区的投资环境了,这件事我觉得有必要向李区长汇报一下。”

    听完郭阳的话,黄秘书却是慌了神,敢忙走到郭阳身边,急忙说道:“别别!郭董,我看这事儿一定是有误会,李区长主管招商,一天到晚工作那么忙,这点小事我觉得就不用劳烦他了吧。”

    “小事?”郭阳的眉毛一挑,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不耐烦。

    之前赵大温胡搅蛮差下去,自己还真没什么办法,再怎么说他也是占理的。即使他对周冰出言不逊,这事儿也不能拿到明面上来说,自己一时间还真没有应对的手段。

    但自从黄秘书的出现,郭阳与赵大温的角色已经互换了过来,以黄秘书的身份出现在这里,本身就不正常,也许换做常人并不能把这个当做把柄,但是以郭阳的身份,足够让黄秘书心惊胆战了。

    “小事?你的朋友对我的未婚妻出言不逊,还对我的朋友进行人身威胁,说要让我们知道死字怎么写,你跟我说是小事?”郭阳想到之前赵大温的话,火气禁不住又翻涌了起来,怒不可遏的对黄秘书说道。

    黄秘书听着郭阳的话,后背一阵阵发凉,要是这件事被李副区长知道,怕是自己这些年可就白混了,下基层都是轻的,恐怕自己也再无翻身之日了。

    想到这里,黄秘书看了一眼面色苍白的赵大温,咬了咬牙,心道,事儿是你挑起来的,现在也就只能将你扔出去了,要怪就怪你自己不长眼吧,惹谁不好,偏偏招惹了这么一尊大神。

    想到这里,黄秘书连忙带起笑脸,扶着轮椅的扶手,半蹲在郭阳旁边说:“郭董事长,我与赵大温只是普通朋友,今天接到他的邀请,念在多年未见的份上,我才答应他出席今晚的宴会的,您看这样,您说要他怎样补偿你,我想他一定不会拒绝的。”说着黄秘书向赵大温使了个眼色,厉声喝道:“赵大温!还不赶紧向郭董事长端茶道歉!?”

    郭阳猜得没错,黄秘书的确是赵大温嚣张跋扈的依仗,这些年借着他的庇护,赵大温在光明区一直畅行无阻,已经习惯了目空一切的他,渐渐忘了天外有天这句话,也忘了有些人是连自己的依仗都惹不起的。

    赵大温从见到黄秘书对郭阳的态度,一颗心便直直的坠入了冰窟里,大脑也变得一片空白。对郭阳与黄秘书的对话,他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只是站在那里发楞,现在的状况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他的脑子此时已经短路了。

    突然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赵大温惊得浑身一抖,向黄秘书看了过去。

    黄秘书见他的样子,连忙再次将之前的话买复述了一遍,赵大温这才反应过来,也顾不得多想其他,双手哆嗦着急忙拿起桌上的茶杯,学着黄秘书的样子,蹲在郭阳的前面,一边念叨着:“对不起郭董事长,都是我猪油蒙了眼,眼不识泰山,刚刚犯浑说了错的话。”一边将茶端到郭阳面前,低声下气的恳请郭阳的原谅。

    郭阳看了在自己旁边的黄秘书一眼,转头看着赵大温举着杯子的模样,郭阳冷哼了一声,没接过赵大温手中的杯子,也没再说话。

    不过,在一旁不远处,看了眼前这一幕的李文瀚撇了撇嘴说道:“你不是说,要让我知道死字怎么写吗?这个字我真的不会写,来写一个我看看。”

    “啊?”听到李文瀚的话,赵大温愣愣的抬起头,看着一脸冷色的郭阳,又转头看着身旁李文瀚,一时间心中慌了神,他并没有听清李文瀚到底说了什么。见他毫无反应的样子,李文瀚瞪眼接着说道:“啊什么啊!让你写个死字你没听到吗?”

    李文瀚的提醒让赵大温身子蓦地一抖,脸色顿时张成了猪肝色,心中万分懊悔,自己为什么上来之前不先弄清楚这里人的身份,看黄秘书恭敬的样子,这里的人必然非同小可,特别是面前这个坐着轮椅的。

    这时,赵大温忽然想起,自己之前还破口大骂他是一个死残废,顿时胆寒不已,端着茶杯的手哆嗦的更加厉害了。

    顿了一会,赵大温似乎是终于反应过来,急忙站起身来到离着郭阳不远的桌子旁,将手中的茶杯放下,食指蘸着杯中的茶水,顺从的在桌上写了起来。

    可就在这时,郭阳撇嘴说道:“哎,我们会不会写还用你教吗?给我滚一边去。”

    听到郭阳的话,赵大温不但没生气,反而有些如释重负的感觉,连忙点头称是,灰溜溜的站在了一边。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