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大温打量了一圈包厢里的人,自顾自的走到桌前,拉出一把椅子,坐了下来,炫耀似的抬起戴满了金戒指的右手,从衣服的内口袋掏出一包华夏牌香烟,点着一根将烟盒往桌上一丢,故作潇洒的吐出一口烟气,抬眼看向郭阳与李文瀚,开口说道:

    “不瞒两位,这间包厢本来是我赵大温先定下的,结果我那边朋友都联系了,人都接到门口了,让你们给我整了这么一出,你们说,我的面子往哪儿搁,嗯?”

    郭阳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位贸然出现的不速之客,之前高兰话里也透露过,今晚上他确实是推掉了这个房间的客人,听完他的话,自觉理亏的郭阳看了一眼门外,高兰不知去了哪里,到现在还没回来。

    酒店敞开门做生意,推掉客人的预约的确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而且现在人家已经找上门了,传出去对酒店的声誉一定会造成一定的影响,为了酒店以后的生意,还是低调些为好。

    想到这里,郭阳略带歉意的说道:“赵先生是吧,真是不好意思,占用了你预约的房间,但现在我们菜都已经上齐了,要换房间也不太现实,要不然你看这样,今晚你们在这里的消费我郭某全包了,请你换个房间可好?”

    听完郭阳的话,赵大温斜眼一撇,琢磨了一会儿,开口说道:“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我赵大温是什么人,会差这点儿钱?还要你请?”说着赵大温再次炫耀了一番手上的戒指,接着说道:“要不然这样,你们这桌我包了,你个死残废从这儿给我滚出去,你看这样可好?哈哈哈哈”

    看着赵大温嚣张跋扈的模样,郭阳的面色顿时变得阴沉起来,听完他的话,李文瀚作势就要站起来,却被郭阳伸手摁住了。

    郭阳吐了口气,将心中因为赵大温的出言不逊,而撩起的火气压下去,语气有些森然的说道:“赵先生,既然你觉得我的办法不妥,那你说要怎么样,你才能换个房间?”

    刚刚郭阳摁住李文瀚的举动,并没有逃过赵大温的眼睛,加上听到郭阳的话,赵大温只觉得他已经被自己的气势所折服,心中更加肆无忌惮起来,只见他眼珠一转,开口说道:

    “后生也算你识相,你刚才说的办法我慎重考虑了一下,也不是不行,只不过别的房间可就没了这边的景色了,单是包了我的宴席还不够……”说到这里,赵大温扫了一眼周冰与孟青青,一个温婉可人,一个青春靓丽,顿时脸上挂满了淫邪之色。

    “倒不如你让着两位小姐陪我喝几杯,就当补偿这番夜景你觉得怎么样?嘿嘿。”说完赵大温肆无忌惮的打量着二女身上的凹凸之处,咧到耳根的嘴角似乎随时要滴下口水。

    “无耻!”二女异口同声的说道。

    听完赵大温的条件,郭阳的脸色已经完全阴沉了下来,他的话已经触及了郭阳的底线,自郭阳重生以来,他最骄傲的事情便是救回了周冰的性命,又怎么能容忍别人对她的侮辱?

    郭阳的眼神攸然转冷,只听他用牙缝中挤出的声音,一字一句的说道:“姓赵的,别给脸不要脸,凡事见好就收,要不然……”郭阳森然的口气,威胁之意溢于言表,不禁让赵大温打了个冷战。

    之前在华夏城项目的庆祝酒会上,深市三教九流的人物基本都到齐了,能让郭阳有所忌惮的人物里,可没有赵大温这号人,郭阳之所以好声好气的与他商量,完全是出自于为星河酒店的声誉着想。

    可赵大温一而再再而三的得寸进尺,郭阳的脾气就算再好,也已经被消磨殆尽了,何况他的话还触及了郭阳的底线。

    赵大温的神色一愣,他有些弄不懂,自己为何对一个坐轮椅的残废感到胆怯,自觉丢了面子的他,猛的站起来,大声喝道:“哼,你也不出去打听大听,我赵大温是什么人!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是坐够了轮椅,想试试担架!”

    赵大温的话音一落,李文瀚却是再也按耐不住,抄起桌上的茶杯便丢了过去,口中骂道:“X尼玛的乡巴佬,狗屎一样的东西!你知道我是谁?你今天动一下试试!”

    李文瀚的武力值郭阳可是见识过的,前些时日在金太阳大酒店,他可是单枪匹马单挑了一众酒店的保安,撂倒了几个,自己却只是挂了点彩,还闹到了派出所。

    所以这次郭阳没有阻止李文瀚的举动,俗话说阎王好送小鬼难缠,他并不清楚赵大温的底细,自从被邱行健阴了一把之后,郭阳便格外小心,越是这样的小人物越是防不胜防。

    然而对这样的小人物,如果情理上说不通,动手又是最好的选择,而李文瀚就是个不错的打手,还是个开了外挂的,不用担心后果的打手。

    说起来李文瀚的身份有些复杂,他是威弗尔集团的代表,华夏深化市场招来的第一批外商,正儿八经在商务部挂了号的,如果说他有个三长两短,别说深市政府,就算南方省也得吃挂落。

    所以就算他犯了什么事儿,只要不是什么大奸大恶,或者其他原则性的错误,任谁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眼见一只杯子向自己飞来,赵大温下意识的一躲,虽然躲过了茶杯,却被杯中的茶水撒的满身都是。

    自觉狼狈的赵大温,气急败坏的指着李文瀚大骂道:“好!你们给我等着!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老子要让你们知道死字怎么写!”

    听到这话,郭阳与李文瀚的脸上同时露出了不屑的表情,不说别的,就看这一手金戒指的恶俗品味,也不带着让人高看的模样。

    就在这时,房间门再次被推开,一脸慌张的高兰被人推了进来。

    “你们干什么!我已经报警了!”高兰被人推的有些踉跄,直到一手扶住桌子才算稳住了身子,只是她的话,在随着她进来的二人眼中,不免有些苍白无力,显然二人并没有将她的话放在心上。

    赵大温见到突然出现的高兰,眼神不禁一亮,今晚真是好艳福,这里两个极品不说,刚刚进来这个显然是更有味道。

    心中龌龊的想着,赵大温瞬间敛去了眼中的火气,对跟进来的二人呵斥道:“我平时是怎么教你们的!有话好好说!怎么能对女人动粗!”

    说着赵大温将视线转向了刚刚站稳的高兰,语气故作温柔的说道:“哎呀,他们都是粗人,不懂得怜香惜玉,让美女受惊了。”说完,赵大温伸出手,想借搀扶高兰,准备上下其手一番。

    眼见他的手就要触到自己的肩膀,高兰挣扎着向后退去,大声说道:“滚开!别碰我!”

    见这一幕,郭阳再也按耐不住,大吼一声:“给我住手!”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