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李文瀚说完,郭阳提醒似的对高兰说道:“高姐这次的事情,你谢我的话就有些见外了,我也是高兰基金的董事,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总不能眼看自己的产业受到威胁,而无动于衷是不是?”

    说到这里,郭阳向李文瀚颔首示意,继续说道:“所以要谢你得谢这位了……”拉接着郭阳将自己支援高兰基金,那两千万美金的来源,告诉了高兰。

    其实自从郭阳向高兰介绍李文瀚开始,高兰心中就隐隐有了些预感,郭阳不会无缘无故的带外人来参加这次宴会的,能带来那就必然与这次挤兑有关系,联想到那笔钱的来源是海外,高兰对李文瀚在这次挤兑事件中的角色,便有了些许猜测。

    现在郭阳的话,已经验证了自己的猜测,高兰连忙对李文瀚开口称谢。

    “高董事长,实不相瞒,这次我们威弗尔来华夏,也是为了拓展业务,而郭阳的艾丙集团,无疑是最合适的合作企业,再说他也是我的朋友,与公与私这都是我义不容辞的。”

    说到这里李文瀚端起了自己的杯子,接着说道:“只是之前我没想到,郭阳竟然还是高兰基金的控股董事,现在我们合作的条件就更加便利了,那祝我们合作顺利。”

    说着李文瀚,举杯向郭阳示意,表示先干为敬,杯中的红酒入喉,却让他的眼神一亮。

    李文瀚虽然在国内的时候没见识过什么大场面,但是这些年在国外,名酒好酒也喝了不少,手中的红酒刚刚入口,李文瀚便尝了出来,这是拉菲而且还是年份很好相当好的拉菲,想到这里李文瀚,细细的品尝起了一番。

    确定自己的感觉没错,李文瀚猛的一仰头,将杯中所剩的红酒一饮而尽,有些陶醉般的吐出了一口气,感叹着说道:“真是好酒,没想到在国内也能喝到年份这么好的拉菲,这应该是八二年的吧。”

    看着李文瀚的模样,听完他的话,郭阳眉毛一挑,心道,看来李文瀚迫不及待带的想要跟自己合作了,但是等最后的结果出来,不知道他会怎么想。

    轻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郭阳顿时明白了李文瀚陶醉的缘由,的确是好酒,虽然不是八二年的,却也能尝得出,这酒也是出自一个极好的年份。

    放下手中的酒杯,郭阳没接李文瀚的话茬,只是细细回味了一阵,看向李文瀚说道:“的确是好酒,不过不是八二年的。”

    说着郭阳将视线转向高兰,微笑着继续说道:“难得能喝到高姐你的珍藏,今晚可是要开怀畅饮了,还希望高姐你别肉疼啊。”

    听到郭阳的话,高兰轻啐了一口,故作抠门的回应道:“就你的酒量,喝什么酒都像喝水一样,简直就是在糟蹋我的好酒,别人喝倒还没什么,让你喝我还真觉得肉痛。”说完高兰示意房间里的其他两位女性,接着说道:“来,姐妹们我们别管他,我们自己喝。”

    说着带头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其他二女看高兰的模样相视一笑,也喝光了杯中的红酒。高兰拿起纸巾擦掉嘴角的酒渍,眼珠一转,同样打趣着说道:“郭阳你要想喝也行,你刚才说这不是八二年的,那你说这是几几年的,说对了那我就打开酒窖,任你挑选怎么样?”

    李文瀚因为郭阳没有接自己的话茬,弄不清郭阳态度的他,心中隐隐有些不适,接着又听说这酒不是八二年的,脸色不由的变得有些难看。

    听到高兰的话,李文瀚坚持自己的经验没错,所以静静地看着郭阳,看他有什么话要说。一时间房间里所有人的眼神,都放在了郭阳的身上。

    郭阳见众人看向了自己,不由无奈的一笑,略带歉意的看了李文瀚一眼,接着摇晃着手中的酒杯,看着挂杯的酒渍说道:“好,既然高姐这么说,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说着郭阳将视线转向李文瀚,继续说道:“文瀚兄,这酒虽然在口味上与八二年的拉菲近似,但这确实不是八二年的。”

    听到郭阳的话,李文瀚神色一愣,向郭阳做了一个愿闻其详的眼神,只听郭阳接着说道:

    “大家可能不知道,其实八二年之后,连续几个年份,波尔多葡萄产地的气候都非常不错,雨水适中日照充足,并不比八二年差。”

    “那为什么八二年格外出名呢,那就不得不提到一个人,罗伯特帕克,世界著名的酒评家,他以一生的名誉做了担保,八二年是二十世纪最佳的年份之一,有了这句保证,那八二年的拉菲当然就名声大噪了。”

    “其实在我看来,这无非就是名人效应而已,就像现在电视上的名人代言广告一样,因为八二年的拉菲太有名了,所以自然盖过了接下来几年其他拉菲的风头,比如一九八六年,在评分上它与八二年产的拉菲同样是满分。”

    “只是因为没有名人担保而已,其实论气候条件,这一年波尔多产的葡萄比起八二年的也不遑多让,抛开名人效应与市场营销,只追求品质的话,八六年的拉菲是更好的选择。”

    “只是相比之下,虽然只有短短的四年,但八六年的拉菲口感上还是略显年轻,并不如八二年的进入适饮期的时间长,所以还是很值得再等一阵子的。”

    “所以不得不说,高姐你很有品位。”

    “只不过,在咱这国内喝酒无论喝什么都跟喝扎啤似的,喜欢感情深一口闷,说实话有点糟踏这酒了,不过谁让咱就喜欢呢。”郭阳侃侃而谈,他的口气充满了感染力,一时间包厢里变得鸦雀无声,就连房间里的服务员,都在认真的听着郭阳的讲述。

    说完,郭阳举起了手中的空杯子,轻轻晃了晃杯底最后一点红酒。回头对服务员说:“麻烦你帮我倒酒,谢谢。”直到郭阳说出这句话,酒店的服务员才从回过神来,见郭阳正举着空杯看着自己,一时间脸色有些涨红,急忙接过郭阳的杯子,帮他重新将酒倒满。

    同样郭阳的话,也让房间里的其他人从沉思中醒了过来,周冰看着郭阳的眼神里异彩连连,高兰看向郭阳的眼神却是有些意外,她一直不知道郭阳竟然还有这个本事。

    听完郭阳的话,李文瀚看着郭阳的眼神有些变化,他没有想到年纪轻轻的郭阳会对红酒这么有认识,不禁摇了摇头说道:“厉害厉害,郭阳,我还真没看出来,你对红酒也这么有研究,我相信你说的是对的,唉,我这些年在国外真是白呆了,哈哈。说起来,郭阳你这是在国外待了很多年?还是接受过专业的教育啊?这都一套一套的,不禁让我佩服。”说完李文瀚自嘲般的一笑。

    服务员将郭阳的杯子倒满,放到了他的面前,郭阳端起杯子,对李文瀚说道:“哈哈,文瀚兄,你这么说就让我无地自容了,我那受过什么教育,只不过以前比较喜欢,了解的多一点而已,你不是喜欢喝这酒吗?一会儿我们去高姐的酒窖里,再拿几瓶怎么样?”

    郭阳说完,向高兰眨了眨眼睛,见郭阳的样子,高兰抿嘴一笑,摇了摇头说道:“想喝酒还不简单,我愿赌服输,今晚你们想喝什么随便选好了。”

    就在包厢里的人正在说笑的时候,酒店餐饮部的经理,有些慌张的开门走了进来,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只见她走到高兰身旁,趴在她的耳边小声说了什么,听到她的话,高兰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脸上挂上了几分嫌恶。

    郭阳见高兰的样子,心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要不然她不会是这个表情,便开口说道:“高姐,有什么麻烦吗?需不需要帮忙?”

    听到郭阳的话,高兰眉头一缓,对郭阳说道:“郭阳,也没什么事,我先去处理一下,你们先喝着,我一会儿就回来。”

    说完高兰起身,随着餐饮部经理走出了包厢。

    见高兰快步出了门,郭阳心中不禁有些担忧,她嘴上虽然说没事儿,但如果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高兰绝不会是这般神色。

    可李文瀚与孟青青还在房间里,自己也不好就这么离场,要不然房间里就只剩了周冰,要她自己待客,再怎么说也有些失礼,只得按下心思等着高兰回来。

    正当郭阳端起杯子,想要招呼李文瀚再喝一杯的间隙,门外突然传来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我倒要看看,是谁敢驳我赵大温的面子,明明是老子订的房间,说占就占了,这还有没天理了!”

    紧接房间的门被一把推开,一个大腹便便地中海发式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看到房间里的四人,眼睛扫过孟青青与周冰的脸庞,眼神不由一愣,紧接着便浮现出了几分淫邪的光芒,再看郭阳与李文瀚,特别是看到坐在轮椅上的郭阳,神色里满是不屑。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