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郭阳的话,李文瀚的心中虽然有些心痒难耐,但却也禁不住生出几分期待来。看着周围的景色,无不羡慕的说道:“郭阳,不得不说你可真会享受,这一进门就这个规格,相比之下,我还真是自愧不如啊,这样的地方都能被你找到。”

    听到李文瀚的话,郭阳不禁摇了摇头说道:“文瀚,这话你可就冤枉我了,我这阵子忙的焦头烂额的,哪还有心思关注这个。”

    说到这里,郭阳看了一眼身边的高兰,用手做了个请的姿势,接着说道:“这就得感谢高兰基金的高董事长了,当时是她把我安排在了这里,我才能有幸知道原来还有这么一个地方。哦,对了,忘了告诉你,这里也是高兰基金的产业。”

    听到郭阳的话,李文瀚顿时恍然,同时心中也有些好奇,直觉告诉他,高兰与郭阳一定不只是业务关系这么简单,要不然高兰也不会费心思将郭阳安排在这里,想到C市的沈晓曼,再看看郭阳身后的两女,身为男人的李文瀚,眼中不禁已经浮现出几分崇拜的神色。

    看到李文瀚的眼神,郭阳心中不禁有些发虚,刚要开口解释,只听一旁的高兰说道:“李先生,怎么样,对这里的环境还算满意吧,这里是高兰基金最先独立投资的项目之一,郭阳身为我高兰基金的控股董事,当然需要最高规格的待遇。”

    高兰的话听起来是为了应和郭阳,其实也是在侧面为郭阳解围,解释了自己为郭阳安排住处的原因。

    再怎么说高兰在男权的世界里打出了一番天地,对于男人的心思早已经摸得一清二楚,对于李文瀚的眼神,也许单纯的周冰并不觉得怎么样,但是对高兰来说却是一眼便看出了他心中的想法。

    听到高兰的话,郭阳明白了她的意思,扭头向她微微一笑,却只引来高兰的一记娇媚的白眼。

    而此刻李文瀚正陷入震惊之中,并没有察觉到对面二人的眼神交流,高兰的话在他的心中掀起了一阵波澜,他没想到郭阳竟然还是高兰基金的控股董事?!

    想起来酒店之前,郭阳曾经对李文瀚说过,如果李文瀚想知道自己的两千万美金被郭阳拿去做了什么,就跟郭阳来酒店。听到这话,李文瀚心里算是明白了,看来这件事应该也与高兰基金脱不开干系了。

    那之前所有的一切就都能解释的通了,因为高兰基金出了状况,所以身为控股股东的郭阳,向自己借了两千万美金作为周转,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只不过想到这里,李文瀚的心中又有了新的疑问,他有些不太明白,到底是什么事能让高兰基金沦落到需要两千万美金来周转,照理说这笔钱就算高兰基金拿不出,郭阳艾丙集团也是没什么问题的啊。

    李文瀚百思不得其解,只能轻轻摇了摇头,将这个疑问暂时放在心底。

    李文瀚站在离窗户不远的位置,看着周围的风景,又回头看看郭阳等人,不禁有些感叹的对郭阳说道:“郭阳,我现在真的摸不清你到底有多少身份了,艾丙集团的董事长,鼎文传媒的执行董事,现在竟然还是高兰基金的控股董事,你这头衔可是够多的呀,而且一个比一个响亮,还有别的么?不如一次性告诉我吧,省的一会儿冒出一个,怪吓人的。”

    李文瀚嘴上这么说着,心中却是有些惊喜的,他没想到郭阳的经营项目里,竟然还有与自己重叠的业务,这样自己如果与他合作的话,那可就更便利了。

    甚至自己可以上报给总部,直接收购高兰基金,反正总部的意向也是拓展在华夏的业务,这样一来,借高兰基金在国内的金融网络,威弗尔在华夏发展的基础可就更加坚实了。当然,有些想法只是在李文瀚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像如收购高兰基金这种事,成不成也不是李文瀚或者他们威弗尔基金一家说了算的。

    听到李文瀚的话,郭阳淡淡一笑,眼镜扫了一圈众人,然后看着李文瀚接着说道:“我哪有什么头衔,只不过是想好好发展一下自己的事业而已,至于刚刚你说的那些,不能算头衔,只能说是工作岗位罢了,哈哈……”

    众人听到郭阳这么说,也都跟着笑了起来,只不过郭阳的话还没说完:“文瀚,你就先记着这些,如果以后我又增加了什么工作岗位的话,到时候我会再提前提醒你的。哈哈哈……”

    听到郭阳的话,众人笑的更厉害了,但在场的周冰和高兰,并没有觉得郭阳这是在吹牛,而是很有可能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只不过大家都是聪明人,有些事郭阳不想说,大家也就不会再多问。

    但李文瀚并不知道郭阳的计划,当然也就无从猜测他话里的意思,只是以为这是郭阳调侃的话。也就同样玩笑似的说道:“好,郭阳,你还真是谦虚,那到时候你可一定要告诉我咯,哈哈……”

    听到他的话,郭阳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好了,文瀚快入座吧,老站着也不是事儿啊,话说我已经有些饿了。”

    郭阳的话,引起了房间里一阵哄笑。

    众人坐定,高兰向门外的服务员小声吩咐了几句,不一会儿的功夫,一辆餐车便推进了房间里,将晚宴前菜,一碗鱼翅汤摆在了众人的面前。

    李文瀚在大学毕业之后不久,就去了美国工作,大场面也是见过的,但那是在国外,与国内的排场比起来,就是两码事儿了。

    当初李文瀚家庭条件也是一般,像这样鱼翅漱口的排场他还真没见过。只见一根根晶莹剔透的鱼翅,漂浮在金黄色的浓汤里,散发着诱人的香气,不禁让人垂涎欲滴。

    李文瀚眉头微皱,一手拿着汤匙,在汤里搅动着,一时间有些无从下口偷眼瞄着桌上其他人的动作,却只看到孟青青正挥舞着汤匙,不在保持淑女的形象,呼啦呼啦的喝着,看到这里,李文瀚嫌弃的向她翻了一记白眼。

    郭阳见李文瀚的神色,不禁一愣,顿时想起了曾经自己那个时代,电视上的一句广告语“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郭阳也知道,此时在美国,动物保护主义已经兴起了,不由想到,难道李文瀚这是在国外待久了,也受到了这方面的熏陶?

    想到这里,郭阳不禁试探着问道:“文瀚?怎么了,难道这个不合你的胃口吗?”

    郭阳的话,让李文瀚面色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靠近郭阳小声的说道:“郭阳,以前在国内也听说过,开席上的鱼翅汤是漱口用的,我就想知道,是不是该吐掉?”

    听到李文瀚的话,看着他略带惋惜的眼神,郭阳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心中舒了一口气,心想原来是心疼这汤,只要不是圣母病泛滥就好。

    其实李文瀚说出这话,郭阳在心中还是有些敬佩的,要知道身为威弗尔基金的金融项目总负责人,李文瀚是不差钱的,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资历嚣张跋扈,他能心疼这碗汤,也就说明他并没有忘本,血液里还是保留着一些勤俭的基因。

    而且他能开口将这问题说出来,同样证明了,他这人是真不矫情,说起来与这样的人共事要可靠得多。

    想到这里,郭阳抿嘴一笑,同样小声说道:“其实按规矩,好像是要吐掉的,但这么一碗汤就这么吐了也是怪可惜的。”

    听到郭阳的话,李文瀚一个劲的点头,见他的模样,郭阳说了一句:“算了,矫情个什么劲。你就当是一碗粉条汤,一口喝了就行了。”说着将手中的汤匙一放,将盛着鱼翅的碗端了起来,仰起头一饮而尽。

    见郭阳的举动,李文瀚的心中竟闪过些许感动,不禁哈哈一笑,也学着郭阳的样子,将鱼翅端了起来,一饮而尽。

    二人的举动,从一开始便吸引了高兰的注意,见郭阳仰头将鱼翅喝干,再看李文瀚有些感激的模样,顿时明白了郭阳的用意,而且看起来效果还是很明显的。

    看到这里,高兰招呼着举起杯子说道:“本来这次晚宴,是为了庆祝高兰基金度过这次挤兑风波。”高兰的话,吸引了所有人注意,将手中的酒杯举了起来。

    李文瀚心中恍然,原来是遇到了挤兑,这可基本上是所有金融企业的灾难了。能逃过这一劫,不得不称赞郭阳的手段。听完高兰的话,李文瀚默默地看了郭阳一眼,却见他正微笑地看着自己。

    说着高兰的语气一顿,接着说道:“感谢郭阳的支持,要不然这次高兰基金可就有可能倒在这个坎上了。同时也欢迎威弗尔的李先生光临本酒店,你是郭阳的朋友,便也是我高兰的朋友,还希望你不要客气。”

    听到高兰的话,李文瀚连忙摆手说道:“高董事长太可气了,能被郭阳邀来参加这个晚宴,我也是倍感荣幸。”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