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郭阳的抱怨,李文瀚讪讪的一笑,坐在了周冰给他搬来的凳子上,挠了挠头,说道:“郭阳,不好意思,我只是冒然见你变成这样,有些接受不了,别见怪别见怪,不过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还没听到郭阳想自己解释坐轮椅的原因,李文瀚一时有些急不可耐的问了起来。

    郭阳无奈的摇了摇头,将自己受伤的前因后果告诉了李文瀚,李文瀚静静的听着,他对郭阳的受伤虽然有些意外,但显然对他提到的那家小报社更感兴趣。

    从最开始调查郭阳的发迹史,李文瀚就对他的眼光充满了好奇,当初他借股市赚足了第一桶金,这在李文瀚看来简直是匪夷所思,他不相信人可以有这样的耐心,或者凭空的能看出一支股票的走势,要知道这可是属于玄学的范畴了。

    所以当听说郭阳投资了一家报社的时候,李文瀚的神经再一次绷了起来,按郭阳的说法,这家报社完全没有投资的价值,至少李文瀚是这么认为的。难道郭阳又预见到什么了?再怎么说,这种事在郭阳身上可是有先例的。

    想到这里,李文瀚沉吟了片刻,试探着问道:“郭阳,你的意思是,因为你侵触犯了别人的利益,所以导致被报复吗?听你刚才的话,这就是一家三无的小媒体吧,像这样的报社,在国内应该是不胜枚举的吧,值得这么大动干戈,把你打成这样吗?得不偿失,完全不符合正常人的逻辑啊。”

    听到李文瀚的话,郭阳摇了摇头,练啊还能够有些无奈的回道:“连你也看出来这不符合正常人的逻辑了啊,其实真就是这样,动我的人只是个脑残的二世祖而已,还真算不上什么正常人,唉。”

    “说到这里,郭阳叹了口气,接着说道:“我触犯的也不是什么要命的利益,要说起来这间报社的吸引力,可没有这间报社里的总编大,呵呵,这就是个精虫上脑的脑残货啊,你说我亏不亏?”

    说完郭阳自嘲的一笑,李文瀚确实有些沉不住气了,其实他的问题关键,并不在郭阳受伤本身,况且郭阳也已经告诉他,现在的状况只是暂时的,所以他并没有过于在意郭阳的伤势。

    李文瀚的主要目的,只是在旁敲侧击的打听这家小报社的底细,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报社,可以入的郭阳法眼,难道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内幕?

    可郭阳一副完全没上套的样子,不由的让李文瀚有些心急难耐。心思一转,只听他接着说道:“亏,亏大了,亏的岂止是你因此受伤的事儿,在我看来这家小报社完全没有投资价值啊,既然那个邱什么的想要折腾,让他自己折腾去就是了,你跟着搀和啥?”

    郭阳其实早就猜出了李文瀚的真实想法,只不过一直在吊着他的胃口,此时见李文瀚已经有些抓耳挠腮,郭阳微微一笑,的说道:“你啊,文瀚兄,心里有什么话就直说,我还没感谢你这次对我的帮助呢,想知道什么我必然知无不言,跟我还有必要藏着掖着的么?”

    听到郭阳的话,心思被揭穿的李文瀚,心中对郭阳的直白不由有些感动,同时也对自己之前的行为不禁有些汗颜,一时间有些不好意思,面色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略带歉意的说道:“哎呀,郭阳,不好意思,职业习惯,莫怪莫怪……帮你是应该的,我们不是朋友么,哈哈哈。”

    看着李文瀚的样子,郭阳摇了摇头,微微正了正神色,接着说道:“文瀚,我郭阳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你对我的帮助我都记在心里了,嘴上说太过苍白,但我可从来都不是喜欢放嘴炮的人。”

    郭阳的话说的义正言辞,有些高深莫测的意思,让李文瀚的神色一愣,他帮助郭阳一大部分也是出自私心的考虑,现在听郭阳这么说,一时间有些无从接口的感觉。

    李文瀚正琢磨郭阳话里意思,只听他接着说道:“你刚才的话,不管是不是出自于你的真实想法,但有些有失偏颇了,这家小报社,可不是三无小媒体……”接着郭阳将南国小娱的前世今生,告诉了李文瀚。

    李文瀚静静地听着,他没想到这么一家小报社,竟然还有这么一段曲折离奇的故事,听完郭阳的讲述,李文瀚的心中也不禁有些感慨,对只有二十刚冒头的年纪,却一力扛起报社发展的夏月雯,也生出了几分尊敬。

    不管怎么说,自强不息的人放到哪儿也是值得尊敬的。

    但是所谓商人逐利,李文瀚当然不可能相信,郭阳投资这么一家小报社,只是出于同情心的泛滥,想到这里,他的脸上再次浮现出了疑惑的神色,想到之前郭阳的半是玩笑半是告诫的话,李文瀚这次直截了当的问道:“可就算是这样,我也看不出这家报社有什么投自己的价值啊,难道你从我这儿拆解的资金,只是因为同情心,而去投资这么一家小报社吗?那也用不到两千万美金啊!这笔钱在国内,都够盖一栋写字楼了好吧。”

    郭阳一直没有告诉李文瀚,自己从他那里拆借资金的目的,李文瀚在听完郭阳的讲述之后,下意识的认为,郭阳从自己这里拆借的资金,便是为了投资给这家小报社的。

    正是因为他的想法进入了误区,所以李文瀚越想越迷糊,两千万美金在国内可就是一亿六千多万,这么大的一笔资金投入,除了败家,李文瀚已经想不出对郭阳合适的形容词了。

    郭阳很满意李文瀚的坦白,但对他话里的内容,确实有些哭笑不得,急忙解释道:“文瀚,从你这拿走的两千万美金,自然有我的用处,我自然会告诉你,但是这笔钱可没用来投资这家小报社,我脑子可还没坏掉。”

    说到这里,郭阳陷入了沉吟。李文瀚听完郭阳的解释,心中舒了一口气,也不禁对自己的想法感到有些好笑,见郭阳似乎陷入了沉思,李文瀚下意识的放轻了呼吸,等着他的下文。

    只听郭阳接着说道:“文瀚,你在国外这么多年,你对媒体有什么看法?”

    听到高郭阳的问题,李文瀚知道郭阳要说正事儿了,心思一转说道:“别的不清楚,我只知道在美国竞选个总统,上亿的竞选资金,得有三分之一落入媒体的腰包。这些人,哼,只要他们想,乞丐也能给包装成总统,与其说总统的背后是各路财团,到不如说就是媒体包装的结果。”

    李文瀚的语气有些不屑,说着翻了一个白眼,因为他是威弗尔金融项目的总经理,所以在工作中,也难免有些借助媒体的需要,所以他对媒体的操作方式还是很了解的。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