挤兑风波告一段落,郭阳心情显然不错,对他来说这次不光挫败了王怀宇的计谋,更重要的是将计就计,从其他的股东手里收回了百分之七的股份,这时高兰手中实际控制的股份,已经超过了百分之二十仅次于郭阳,她在高兰基金里,终于不用再看别人的脸色了。

    将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完之后,郭阳还要继续回到医院接受治疗,此时他的腿已经不像刚醒来时那么麻木了,离最后的时间还有两天,郭阳只希望自己的伤势,不会影响到自己下一步的计划,他还是要亲自去一趟美国的。

    郭阳与王怀宇或者说宏达集团的梁子已经结下了,以艾丙现在的实力,还真不是宏大的对手,但是只要等两天以后,那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倒时候王怀宇如果还想给自己下绊子,那只能碰一鼻子灰了。

    这次高兰基金因为得到了太多外部资金的支持,所以账面上要把这些资金分离出来,周冰因此留在了高兰基金在深市的分公司,继续处理这些事情,所以只有病房里只剩下了郭阳自己。

    郭阳躺在病床上,抬头看着天花板,为庆祝成功化解危机,高兰提出要在星河庆祝一下,她晚点儿会从港九赶过来,而现在她也在高兰基金的总部,跟周冰忙着一样的事情。

    午后的阳光,照在郭阳的身上,让他不禁有些昏昏欲睡,就在他眼睛变得迷离,即将要合上的当口,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将郭阳惊的猛地坐了起来,一把抄起手机,见是李文瀚打来的。

    “喂,郭阳,威弗尔转来的资金收到了吧,怎么样事情处理的还顺利吗?”李文瀚关切的问道。

    之前因为史密斯的事,他一直觉得已经把郭阳得罪了,合作的事情也就泡了汤,最近一段时间里,他一直有些迷茫,因为除了郭阳他实在找不到更合适的合作者了。

    令李文瀚意外的是,没想到不久之后,郭阳竟然主动找他帮忙,这让他心中再次燃起了希望,他只觉的之前是自己想多了,与郭阳合作的大门并没有关上,有了这次的事情,他们的关系,甚至比以前更密切了一些,说起来郭阳还是欠了自己一个人情的。

    听到李文瀚的话,郭阳带着几分感激的回答道:“文瀚兄,资金已经收到了,事情处理得很顺利,这次真要好好谢谢你。”

    这次李文瀚还真帮了不小的忙,要不是他的资金及时转到,港九那边可就真让叶冠豪得逞了,所以郭阳对他的谢意却是发自真心的。

    “哈哈,这可是你说要谢我的,小曼告诉我你现在在深市,我们离得并不远,我下午就到,给你个机会让你履行你的承诺。”

    “好,这当然没问题,我郭某虽然没别的本事,但向来说话算数,正好晚上有个庆祝晚宴,到时候你一块儿来吧。”郭阳笑着邀请李文瀚一起出席晚上的晚宴,这次李文瀚帮了他大忙,正好郭阳自己也有些想法,可以与他合作。

    等美国那边的事情结束了,自己的资金可以达到一个空前的规模,在巨大资金量的支持下,国内的产业可以迅速发展,但正因为发展速度太快,所以在根基上难免会不牢固,根基这种东西,从来都不是一蹴而就的,没有一定的时间沉淀,就不可能有稳固的根基。

    一家企业所为的根基,包括资产,公众认知度,人脉关系,企业文化等等等等,而细算起来,艾丙集团现在除了钱之外,其他的都是欠缺的,毫不客气地说,如果现在艾丙关门大吉,明天可能就会消失在所有人的脑海里,甚至于连个念想都不会有。

    现在的艾丙,就像一座空中楼阁,不管场面铺展的有多大,是经不起风吹浪打的,稍有不慎就会轰然倾塌。

    关键是接下来,艾丙会在根基尚不稳固的情况下,进入急速的发展期,能改变这现状的,也就只剩下了一个办法,让自己拥有一个半官方的身份。

    自己的资产接下来很可能会突飞猛涨到将近两百亿美金,这是何等庞大的数目,甚至在全球都能排的上号了,而这笔钱是纯粹的现金流,在世界上也没有谁能随随便便,出手便能拿出这么多钱,而两天后的郭阳就可以。

    这笔钱能做多少事,连郭阳自己都无法想象,就算上一世他也没见过这么多钱。但他只是知道这笔钱却可以让艾丙集团在短时间内做到世人皆知,而且还可以在某些科技方面吸引官方的注意,得到国家支持,这样自然而然的就拥有了半官方的身份,有了这层关系,艾丙集团就算没有根基也会稳如泰山。

    郭阳计划的第一步便是从艾丙建工下手,这也是他一直不愿意跟宏大合作的原因,路因为有足够的资金支持,可以先铺好,但步子还是要一步一个脚印的走的,欲速则不达。

    这就是郭阳向与李文瀚合作的地方,在郭阳的设想中,艾丙建工未来可不只是一家单纯的地产公司那么简单,工程机械才是它的重头戏,这个时间段,国内的工程机械相比发达国家还是有些落后的,许多较大的设备一直依赖于进口,而郭阳要做的就是改变这一现状。

    郭阳不停在心中计划着,在阳光的照射下,在微暖的包围中,困意却再次袭来,眼睛渐渐变得迷离,头一歪睡了过去。

    似睡非睡中郭阳做了一个梦,他梦到了战火纷飞的战场,弥漫的硝烟里,一队写着“艾丙建工”的集装箱卡车冲了出来,头车副驾驶上坐着的人就是自己,衣衫褴褛满面风尘。开车的则是孙乾,头上绑着污秽不堪的纱布,其中还渗着点点血迹。

    一阵炮弹摩擦空气的尖啸划过,随着一阵浓烟滚滚,爆炸的巨大响声,把挡风玻璃震得稀碎,等郭阳回过神来,却发现碎玻璃和弹片已经把驾驶座上的孙乾,打的千疮百孔。

    而自己的身上也传来一阵剧痛,血水泉涌般的浸透了衣服,只听一旁的孙乾奄奄一息的念叨着,“郭阳,早TM跟你说别趟这滩浑水,老子让你害死了……”

    说着便突然没了声响,抬眼看去,孙乾的眼中已经没了生气,嘴巴却仍像离开水的鱼儿般微微张合着,细听之下,他是在呼唤着郭阳的名字,“郭阳……郭阳……”

    郭阳猛地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周冰一脸的关切,“阳阳,怎么了你,做梦了吗?刚才你的样子好吓人。”

    郭阳转动了一下眼球,看清了周围的陈设,这才把神思拉回了现实,不由的舒了一口气说道:“恩,做了个噩梦。”说着郭阳坐起身来,知觉的背后一阵清凉,这才发现他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打湿了。

    接过周冰递来的水,郭阳一口气喝下,眼神还有些发直,他有些奇怪为什么自己会梦到孙乾,而且还是在战火纷飞的战场。

    难道是什么暗示?自从重生以来,郭阳对任何无法解释的事情,都保持着一份敬畏的态度,重生本就是天方夜谭,却实实在在的发生在了自己身上,那谁知道其他无法解释的事情到底是真是假。

    “做什么梦了,把你吓成这样。”郭阳摇了摇头将混乱的思绪甩出脑海,抬头迎上周冰担忧的眼神,安慰似的说道:“好像也没什么,刚刚还记得,这会儿全忘了,哈哈。”

    说着郭阳挠了挠头,周冰半信半疑的看了他一眼,见他不像有事的样子,仍有些担忧的嘱咐道:“如果哪里不舒服的话,就赶紧告诉我,知道了吗?”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