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郭阳对王怀宇冷冷一笑,将手中的烟蒂丢到脚下,推着轮椅一侧的车轮转了个身,碾过地上仍燃烧着的烟头,头也不回的进到了基金的大厅里。

    留下王怀宇愣愣的看着郭阳的背影出神,听完他的话,王怀宇心中不禁有些茫然,郭阳的反应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一时间让他不知如何是好。

    大厅中的周冰正在与廖平一起,操作将蓝星集团所剩的资金支援到高兰基金的总部,见郭阳进来,周冰赶忙迎上前去,扶住轮椅后的把手,语气有些疑惑的说道:“阳阳,那两位是谁啊,看你们聊得挺尽兴的样子。”

    听到周冰的话,郭阳无奈的一笑,说道:“小冰,你从哪儿看我们聊的尽兴了,那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王怀宇,宏大集团的少东家,可惜啊,他还不是曾经的王怀宇,怎么样,资金已经转到高兰基金总部了吗?”

    周冰被郭阳的话,弄得有些莫名其妙,她不明白“曾经的王怀宇”是什么意思,但听到郭阳的问题,还是急忙回答道:“恩,这边留了一千万备用,其他的已经转过去了。”

    郭阳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现在就只差李文瀚的两千万美金了,只要那笔钱一到帐,那这次的事情就算完全解决了。

    想到这里,郭阳扭头看向外面正窃窃私语的二人,嘴角微微一翘,自言自语般说道:“这次我赢了,下次你们可就没这样的机会了。”

    站在外面的王怀宇无意间看到了嘴角微微翘起的郭阳,再联想起刚刚郭阳那有恃无恐的态度,一时间心里不禁有些发慌,同时也有些纳闷,因为他实在弄不明白,郭阳的依仗到底是什么,现状这种情况除非艾丙集团还有后备的资金,否则郭阳现状的表现就只可能是硬撑了。

    王怀宇在心里想着,艾丙集团还有后备资金?不可能啊,按集团得来的消息,郭阳都已经沦落到抵押整个艾丙了,而且在深市的华夏城都有了减缓建设的迹象,不仅如此,种种迹象表明,他应该是没钱了啊,那他的自信到底来自哪儿?

    王怀宇百思不得其解,急忙与黎九商讨了一番,想知道是不是在情报细节的判断上,到底出现了什么差池。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手机屏幕上显示,是叶冠豪打来的,如果之前郭阳没表明自己的态度,那他会以为这个电话是向自己报喜来的,港九那边叶冠豪,已经成功控制了高兰基金,但经过刚刚与郭阳简单的对话,现在王怀宇看到这个号码,心中不禁变得有些忐忑。

    王怀宇摁将心中的各种猜测甩出脑海,摁下了接听键,只听话筒里传出了叶冠豪愤怒的声音:“姓王的!都是你出的馊主意!你不是说郭阳已经没钱了吗!当初就不应该信你的话!要不是我及时变卦!我高兰基金的股份,可就跟那帮傻子似的全没了!还说你们是什么大集团,消息可靠,我呸……”

    叶冠豪的话还没说完,王怀宇已经没有耐心再听下去了,他的眉头紧紧的皱起,在心中想了无数种可能,最终他承认这次是自己失败了。

    王怀宇拿着手机的手变得有些颤抖,缓缓地从耳边拿下,挂断了与叶冠豪的通话,眼神则透过玻璃看向了门里谈笑风生的郭阳,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地将在手里紧紧握着的手机摔到了地上。

    似乎是余光看到了外面王怀宇的动作,郭阳坐在轮椅上,转头看向门外的王怀宇,背着光都能看到,王怀宇的脸色突然间变得苍白起来,眼神也有些发木,与刚才的模样大相径庭。

    看到这里,郭阳心中一动,顿时意识到,高兰那边的事情应该已经做完了,想到这里,郭阳看向王怀宇的眼神,不禁变得有些同情。

    郭阳猜想的没错,就在他询问周冰,分公司的资金是否已经转到总部的间隙,李文瀚的两千万美金已经到了高兰基金的账户。

    高兰惊喜的发现,基金的账户上突然多了两千万美金,一时间惊喜交加,忙不迭的去收购叶冠豪的股份,但他从一开始,就不是真心的想要从基金撤资,见高兰竟然真把钱拿了出来,顿时没了之前的气势。

    虽然叶冠豪还继续保有着高兰基金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但因为这件事,他在高兰基金的声望肯定会大跌。

    原本在高兰基金中拥护他的人就不多,经过这件事,恐怕已经完全没人依附于他了,而且不少人已经对他心存恨意。

    因为是他提出的要从高兰基金撤资,其他人见到叶冠豪做出这样的决定,觉得高兰基金是真的不行了,也急忙跟风似的选择了撤资,可他们并不知道叶冠豪心中的真实想法,只以为他是真的要撤资。

    本来叶冠豪见他成功的带动了风向,心中还有些窃喜,不停地悱恻着这些股东,只当他们是傻子,是自己控制高兰基金的垫脚石。

    可还没等叶冠豪高兴多久,高兰却抢先一步,收购了这些人股份,并且将股权转让合同拍在了他面前,这下可让他傻了眼,连忙反悔说又不想撤资了。

    听他这么一说,高兰却没了办法,本来是否保有股权就是股东的自由,叶冠豪无赖似的举动虽然让高兰无可奈何,却也成功得罪了那些,已经将股份转让给高兰的股东。

    这会儿这些股东也回过了味,高兰基金哪里像不行了,如果真不行了,哪还有资金收购自己的股份?可这会儿自己的股份已经转让了,再说其他的也晚了,一时间叶冠豪便成了泄愤的众矢之的,那些已经将股份抛售了的股东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

    感受着周围杀人似的眼神,叶冠豪也不禁一阵阵发虚,再也没脸继续呆在这里,急忙灰溜溜的离开了高兰基金,并将心中的怨气发泄到了王怀宇的身上。

    而在交易中心得郭阳,挂掉高兰打来的电话之后,长舒了一口气,也算是一个心事落了地。

    转过头看到,王怀宇向着自己的方向走了过来,嘴角一撇,微微笑了起来,表情带尽了不屑,对刚走到身边的王怀宇开口说道:“怎么,王公子还有别的事?我之前的话说的还不够明白吗?”

    听到郭阳的话,王怀宇的面色变得有些涨红,看着郭阳一时说不出话来。一旁的黎九见他的摸样,不由叹了口气开口说道:“郭董,我们宏大的实力也是有目共睹的,我真想不明白,跟我们合作对您会有什么坏处,为什么你要一直这么固执呢?”

    听完黎九的话,郭阳轻哼了一声,将视线转向他说道:“对啊,好处是显而易见的,跟你们合作可以缩短工期,得到的回报可能还要比我自己一力承建要多不少……”

    说到这里,郭阳将视线又转回到王怀宇的身上,继续说道:“但是,至于坏处,王公子你跟令尊的想法,就不用我细说了吧,好了我还有事要忙,请你们自便吧。”

    王怀宇听到郭阳再次提起了自己的父亲,心中不由的一突,一时间心中充满了挫败感,连自己父亲的想法,郭阳都知道的一清二楚,那自己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吗?

    自己一直以来的骄傲。在郭阳眼中真的就那么一文不值?听完郭阳的话,王怀宇紧咬着牙,心中满是屈辱感。

    郭阳下完逐客令,控制着轮椅就要离开。见郭阳转过身去,王怀宇此时心中被挫败感所充斥着,有些无奈的继续劝说道:“郭董,不管你到底怎么想的,但还是希望你能慎重的考虑一下与我们宏大的合作,我敢保证,这对彼此的企业都不是坏事儿。”

    听到王怀宇的话,郭阳头也不回的叹息着说道:“唉,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不跟你们宏大合作的话,就是坏事儿了对吗?好吧,那我们拭目以待吧,不过你还真觉得有这个机会吗?你只查到我从高兰基金拆借了一大笔资金,不过不知道我做什么用了吧,呵呵,去好好查查吧,自做聪明的孩子。”

    说完郭阳不再理会身后的王怀宇,自顾自的离开了。

    “小宇,没什么大不了的,胜败乃兵家常事,不必太放在心上,我们回去再做计较便是了。”一旁的黎九见王怀宇的眼神有些发楞,忍不住上前轻轻拍着他的肩膀,耐心的安慰道。

    王怀宇听到黎九的话,转过头看了一眼黎九,默默地点了点头,转身向门外走去,心中暗暗念道,好,那我们就拭目以待!

    这会儿王怀宇心中对郭阳的恐惧已经消失了,只剩下了满心的不甘,一直自负智力超群的他,竟被说是自作聪明,这让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只感觉人格与尊严受到了双重打击。

    而经过这样一件事,郭阳似乎是激起了王怀宇心中的斗志,看着渐渐远去的郭阳,王怀宇暗自紧紧握了握拳头,目光死死地盯着郭阳的背影。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