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手套白狼是吧,郭阳不禁心中暗笑。最出乎郭阳意料的是,王怀宇竟然跟叶冠豪勾搭到了一块,宏大集团的实力果然不能小视,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是高兰基金的董事,想来他也已经把自己与叶冠豪的纠葛查清楚了,要不然也不会想出挤兑这种主意。

    只是郭阳还不确定,王怀宇对自己的计划了解到了哪一步。

    想到这里郭阳故作不忿的,冷眼看着王怀宇,开口说道:“嗯,不瞒王公子,高兰基金的确遇到了些麻烦,不过没什么关系,现在事情已经平息了,就不劳烦王公子费心了。”

    王怀宇看到郭阳现在这态度,心里默默想着,事情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已经没有什么遮掩的必要了,就现在郭阳对自己说话的态度,应该已经猜到了事情的缘由,对他这样的聪明人,打开窗说亮话要比这样遮遮掩掩的强多了,想到这里王怀宇看着郭阳的眼睛说道:

    “郭董事长,今天早上,我跟九叔刚知道高兰基金被挤兑的消息就迅速赶了过来,哈,也不瞒您说,我们这次来就是为了帮郭董事长处理这麻烦的。”

    郭阳听完王怀宇的话,脸上带着不屑的微笑,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王怀宇,双手交叉轻轻搭在腿上,用不轻不重的语气说道:“哦?王董两位是来帮我的?哈哈,那我可真是要谢谢两位了,要说你们宏大的消息还真是灵通啊,我这边一出事你那儿立马就知道了。”

    说到这郭阳尚未停顿了一下,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王怀宇脸上微微带着开心的笑容,似乎断定自己在这次的事件中占据了主动,并能够狠狠的踩一下这几年异军突起的郭阳。

    但郭阳接下来的话却让面带微笑的王怀宇,笑容有些僵硬了起来。

    “不过王董两位的好意我郭某心领了,我在这边的事情呢……不好意思,已经处理完了,让你失望了。”

    王怀宇听完郭阳的话,神色一愣,似乎并没有想到郭阳会说出刚刚的话语,但转念一想似乎明白了郭阳现在的做法。看着坐在轮椅上矮自己半身,面带微笑的郭阳。这笑容在郭阳心里虽然是不屑的微笑,这笑容落在王怀宇的眼中,却是让他倍感兴奋,在他看来,这样的嘲讽只属于失败者最后无奈之语,并没有实质性的作用。

    以王怀宇对郭阳的认识,如果他真的把麻烦处理了,是不会说这样的话的。想到这里王怀宇一时间心中舒畅无比,曾经何时自己还在郭阳的阴影下瑟瑟发抖,这会儿终于轮到自己压郭阳一头了。

    想到这里,王怀宇不禁在心里狠狠的想着,现在是这郭阳死鸭子嘴硬,看样子自己还需要下点猛料,让他死心,心甘情愿的答应自己的要求才是。

    这人一旦心里开心了,脸上自然就带起了笑容,得逞的笑容。

    “郭董事长,我们宏大集团在国内也是数一数二的大企业,消息灵通点也在情理之中,您也知道,不论怎么说企业的发展,有时候靠的就是信息渠道多少是否快速,是否宽阔,只有占得先机的人,才能在竞争中无往不利,您说……是不是啊?”

    郭阳看着眼神中突然炯炯有光的王怀宇,心中不禁暗笑,找回点自信就开始飘了是吗?那就飘高一点吧,这样摔下来才能长点儿记性。

    郭阳并没有说话,只是继续看着王怀宇得意的说着。

    然而王怀宇看到郭阳并没有反驳自己,以为自己戳到了郭阳的痛楚,更加得意起来。

    “哈哈,郭董,实不相瞒我们除了知道高兰基金受到挤兑之外,还查到了一些别的消息。”王怀宇稍微停顿了一下,对着郭阳微笑着眯起了眼睛,用自认为和善的样子,调侃似的继续说道:“您可是刚刚以艾丙集团为抵押,从高兰基金拆借了一大笔钱,把整个基金都掏空了,就这会儿高兰基金怕是已经没有能力应付挤兑了吧?”

    听到王怀宇的话,郭阳心中松了一口气,其实这件事要查到并不是很难,当初在董事会上难免人多口杂,把这消息给传了出去也没什么奇怪的。

    可很显然王怀宇并不清楚自己将这笔钱,用在了什么地方,要不然以他的为人虽说不至于冷嘲热讽,但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王怀宇不可能不好奇,总要试探一番。

    万幸的是他并不知道这笔钱的去处,要不然自己还真落把柄在他手里了,郭阳看着王怀宇,心中不停地琢磨着。要知道这笔钱因为需要用最快的速度转到国外,所以高兰所用的渠道有点见不得光,当然这笔钱迟早还要转回来。

    但现在如果被王怀宇知道了的话,这样威胁自己的好机会他不可能不抓住,真要要挟起来,自己还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乖乖就范,要不然这笔钱一旦被冻结,那可真叫一个万劫不复了,艾丙跟高兰基金都得关门。

    不知道就好办了,这年头转过郭阳的脑海,他叹了口气对王怀宇说道:“好吧,你说要帮我,不知道想怎么帮?”

    说着郭阳伸手插进外衣内的口袋,本想把烟拿出来,一手却摸了个空,这才想起来在他住院期间,烟火已经被周冰没收了。

    还没等王怀宇回答他之前的话,郭阳翻遍全身口袋,蓦的抬起头,接着说道:“哎对了,你们谁带烟了?”

    王怀宇听到郭阳之前的话,看着他无奈的表情,本以为他已经与妥协了,心中不禁暗喜嘴角一翘,迫不及待的便要把自己的条件说出口,却被郭阳跳跃式的问题打断了思路,让他的话顿时卡在了喉咙里。

    王怀宇听到郭阳要求,顿时有些错愕,心头一时间有些被嘲弄的感觉,他强把胸中的气息压下去,深呼了一口气,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黎九。

    黎九此刻也被郭阳的话,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见王怀宇看了过来,顿时会意似的,从怀中掏出了香烟,向郭阳递了过去。

    可他递出的香烟,就这样尴尬的停在了半空中,黎九诧异的向郭阳看去,却只见他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郭阳也不伸手去接,只是静静的坐在轮椅上看着黎九。

    黎九见郭阳的神色,心中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脸色不禁一垮,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他身为宏大集团二把手多年,已经多久没受过这等屈辱了。更何况比起年纪,郭阳只是一个小辈,何德何能让自己屈尊去给他点烟?

    气氛一时间有些凝结,郭阳仍是似笑非笑的坐着,他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今天一定要狠狠的给王怀宇一耳光,让他知道算计自己的后果。

    虽然这件事说起来已经被解决了,但是被算计总是非常令人不爽的,特别是这件事已经足以影响艾丙集团以及高兰基金的安危,郭阳当然不想就此放过王怀宇,总之这梁子现在算是已经结下了,从此之后二人的身份是敌非友。

    王怀宇见状,眼神一滞,心中被嘲弄的感觉更甚,怒火顿时充斥了他的心口,已经盖过了对郭阳的恐惧,只见他上前一步,将黎九手中的烟火接了过来,抽出一根香烟递给了郭阳。

    郭阳嘴角一翘,挂上了一丝微笑,接过王怀宇递来的香烟,叼在嘴上,仍是一言不发的看着王怀宇。

    王怀宇见郭阳的样子,暗自咬了咬牙,拿出火机俯身帮郭阳把香烟点着,紧接着起身将烟火还给了面色铁青的黎九。

    郭阳故作享受的将香烟吸了一口,开口说道:“真是不好意思,腿脚多有不便,自从受了伤,就没有抽过烟了,劳烦王公子了。对了,刚才问你,你想怎么帮我?”

    听到郭阳的话,王怀宇心中冷哼了一声,深呼了一口气,开口说道:“用我们宏大的资金,帮您度过这个难关,您觉得怎么样?”

    王怀宇似乎不想与郭阳过多浪费口舌,直截了当的说完,便等着郭阳的反应。

    郭阳的回复也很干脆,他将一口烟吐了出来,接着说道:“什么条件?”

    “北方省省城的CBD项目,跟我们宏大合作,具体的事由之前我们已经说过了,您觉得怎么样?”王怀宇说到这里,有恃无恐的微微扬起了头,脸上也挂上了些许傲然。

    他感觉在当前的情况下,已经完全吃定郭阳了,不怕他不答应。而且因为郭阳的傲慢,此时他很想看到郭阳吃瘪的样子。

    听到他的话,郭阳笑着哼了一声,抬手看了一眼手上的时间,差不多了,李文瀚那边的资金应该到了,想到这里,郭阳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王公子,说实话,你们宏大的处事风格倒是让我开眼界了,不得不说,你的为人还真是颇具乃父之风啊,唉,好吧那我就在回答你一次。”

    说到这里,郭阳的面色,悠然转冷,一字一句的说道:“鉴于你王公子自作聪明的行为,对于你的帮助我只想说,不需要!”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