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叶冠豪,你脑子没问题吧?这时候你要从基金撤资?”高兰一脸不可置信,震惊的看着眼前的叶冠豪,大声地说道。

    叶冠豪拿出手帕,掩了掩自己的鼻息,阴阳怪气的说道:“哎呦,怎么了?你一意孤行的把高兰基金的钱掏空,我就不能从基金撤资了?你说我这董事有什么用?一点话语权都没有。你有提出决策的自由,我一样也有不跟你们玩儿的自由是不是?”

    高兰被叶冠豪的话,气得说不出话来,她实在弄不明白,叶冠豪这会儿对高兰基金落井下石,对他会有什么好处。

    当然就连他自己也知道,从高兰基金撤资的话,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所以叶冠豪并不是真心想这么做,这都是他与王怀宇商议的结果。

    将挤兑风波煽动起来之后,由叶冠豪向高兰提出撤资要求,在高兰基金内两大部分流动资金都已经被郭阳转走的情况下,高兰一定没有足够资金折现叶冠豪的股份。

    最重要的是,挤兑风波一起,恐慌情绪一旦蔓延,高兰基金的股东内,想要抛掉手上股份的人一定不在少数,叶冠豪便可以借这机会,将其他股东的股份低价收购过来,以较小的代价达到控制高兰基金的目的。

    而这时高兰必然会向郭阳求救,王怀宇其实在赌博,赌的就是郭阳不可能将高兰基金的资金,在短时间内回笼。只要资金回不来,郭阳必然会想其他方法支援按高兰基金。

    高兰基金与艾丙的兴亡紧密相关,郭阳不可能放任高兰基金不管,可这么大的窟窿郭阳拿什么堵?虽然不知道他拿高兰基金的钱去做了什么,高兰基金的资金转移做的很干净,就连身为董事之一的叶冠豪都查不出来,何况是王怀宇这个外人了,所以他只是一直觉得,如果郭阳资金充沛的话,是不可能把整个艾丙抵押给高兰基金的。

    一旦郭阳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王怀宇就可以在这个时侯以救世主的形象出现,用宏大集团的资金支援郭阳,并且提出在北方省省城的项目上合作的要求,料想郭阳不可能不答应,孰轻孰重他自然能分得清楚。

    可到时候叶冠豪的股份也收购的差不多了,王怀宇的钱只要一进到高兰基金,叶冠豪就会收手,并且放弃从基金撤资。所以王怀宇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损失,郭阳的补救等于一拳打在了空处。

    在计划中,叶冠豪会借此控制高兰基金,王怀宇支援郭阳的资金,在叶冠豪的操作下,转一圈还会回到自己手里,可这时候王怀宇却已经与郭阳达成了合作意向,就算他想明白怎么回事儿也没用了。

    一方面叶冠豪可以借此控制高兰基金,另一方面王怀宇也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便是二人一拍即合的原因。

    王怀宇这手空手套白狼的算计不可谓不精妙,只是他并不知道,郭阳这边还有个叫做李文瀚的人。

    ---------分割线----------

    “喂,文瀚,你的资金什么时候可以到帐?”郭阳拨通了李文瀚的电话,直截了当的说道。他的食指不自觉的轻轻敲打着轮椅的扶手,显然郭阳的内心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样波澜不惊。

    “昨天通知了公司,现在钱已经在路上了吧,已经一天了……”李文瀚略带慵懒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随后,郭阳的电话里传来了一阵翻找什么的声音,接着只听李文瀚说道:“啊,现在还不到十点,中午之前这笔钱一定会到……”

    郭阳听了后,暗自点了点头,心里放心了不少,回复道:“嗯,没别的事,我就是想确认一下,现在这边比较着急。”

    李文瀚伸了个懒腰,一边思考着是不是再给工作人员打个电话,让他们催促一下银行那边,一边跟郭阳说:“放心吧,我昨天特别强调了时间。应该用不了多久了。听你那边那么乱,你在现场?没出什么乱子吧?”

    郭阳看了看大厅中的众人,低下头压低声音说道:“嗯,在现场,现在终于是把场面控制住了。只要你那边资金到位,就没多大问题。”

    “放心,一定到位。你忙吧,注意安全,我这再催一下那边。争取资金早一点到。”知道郭阳那边的情况后,李文瀚的声音没有了那种慵懒的感觉,而是变得严肃起来。

    “好!”听到李文瀚的承诺,郭阳心里也是放松了不少,挂掉了电话,郭阳抬眼看着排成长龙的众人,高兰基金柜员的效率不可谓不高,只是这一小会儿的工夫,已经有人办完提款从里面出来了。

    见这一幕,排在队伍最尾端的众人,显然相信了郭阳的说法,确定了之前对高兰基金的言论只是空穴来风的谣言,有那么几个人,开始窃窃私语,随后转身离开了大厅。

    这就像是多米诺骨牌效应,看到有人并没提款离开,剩下的众人也开始渐渐离开,毕竟高兰基金所给的分红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如果高兰基金真的没有出现问题,就此退出,对于众人来说,损失还是不小。

    郭阳看在眼里,却丝毫提不起半分兴致,这只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深市这边的分公司并不是关键,最主要的还是港九总部的情况,来自威弗尔的资金随时可能到,也可能还要再等几个小时。

    可像挤兑这种事情,一分钟都耽搁不得,一旦资金链断裂,哪怕只是暂时的,也会让恐慌的情绪,在成百上千的储户里蔓延。

    他们可不像自己这样了解高兰基金的情况,只会觉得谣言已经坐实了,一旦发展起来那才叫一发不可收拾。

    就在这时郭阳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看到是高兰的号码,郭阳眉头微微一皱,心中不由的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摁下接听键,高兰略带焦急的声音便传了出来。

    “郭阳,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说到这里高兰的声音有些欲言又止,听出话中的异样郭阳接过她的话头说道:“这边已经没什么事了,很快就能解决,你那边呢,还顺利吗?”

    “这边的情况已经稳定了……”总部这边因为高兰处理的及时,情况并没有继续恶化下去,所以引导人群按秩序办理业务,并不是很难的事情,很快人群便安定了下来。

    与深市这边的情况一样,看到有人顺利的将存在高兰基金的钱提出来,在高收益的吸引下,很多人也打消了提款的念头,开始渐渐离开了。

    郭阳听出高兰的话还没说完,便一直等着她的下文,只听高兰接着说道:“郭阳,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你那边还能剩多少资金,这次基金可能有些麻烦了。”

    说到这里,高兰沉吟着口气有些沉重的说道:“这个节骨眼上,叶冠豪要把他在基金的股份折现,可是以高兰基金现在的情况,这笔钱已经拿不出来了。”

    听到高兰的话,郭阳心中一动,看来整件事幕后的人终于算是跳出来了。只是这人竟然是叶冠豪,虽然他有动机不假,可他是高兰基金的董事啊。

    想到这里郭阳并没有着急发声,而是在脑子里将整件事又捋了一遍。

    叶冠豪自从那天在董事会上吃瘪之后,就再没出现,料想他就一定会报复,只是没想到他把动静闹得这么大,高兰的话并没有让郭阳觉得有多意外,只是在他的潜意识里总觉的,以叶冠豪的能力,不可能撑得起这么大的场面。

    而且从高兰基金撤资这种行为,有些太过于败家了,如果说单纯只是为了报复高兰,也显得太脑残了一些。再怎么说叶冠豪的股份,每年从高兰基金也能领到丰厚的回报。

    叶冠豪的撤资,只能导致高兰基金因为资金链断裂而关门大吉,这样除了能拿回当初的投资之外,对他又有什么好处呢?难道只是为了出一口气?商人都是无利不起早的,怎么可能忍心放弃这么一笔稳定的收益。

    这完全不符合逻辑啊!这想法一时间在郭阳脑中百转千回,突然他的脑海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种可能。

    除非他并不想真的想抛掉手上的股权,他可是比谁都清楚,自己从高兰基金拆借了一大笔资金的事情,所以他也比谁都清楚,此时高兰基金的弱点在哪里。

    虽然当时自己稳住了高兰基金的董事会,但是其中有多少是心甘情愿的还真不好说,感觉被逼迫的人一定不少。

    所以挤兑一旦开始,恐慌势必在董事会中蔓延,这些人不免对高兰基金更加失望,这一定会影响他们对局势的判断,这时候如果有叶冠豪带头的话,跟随他的人想必不在少数。

    既然股份能带来稳定收益,这是最浅显的事情,那股份越多得到的收益必然也就越多,如果叶冠豪不是真傻,那唯一能让他得到好处的办法就是借这次挤兑,收购其他股东手里的股权!

    想到这里,郭阳的脑中豁然开朗!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