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我们走到附近,看到门前聚集了这么多人,所以只是报了警,一时没敢靠近,让郭董您见笑了。”听他说完,郭阳看了一眼仍然惊魂未定的其他基金员工,轻轻点了点头,说道:“嗯,廖经理,你做得没错,保护员工的人身安全,本来也是你的责任,并且你还报了警,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说着郭阳注意到了周围的聚集的群众,开始窃窃私语,虽然只是听到只言片语,但郭阳的心中不禁一动,对廖平说道:“好了,这里没什么事儿了,你进去忙吧,今天的工作可能比较多,提前跟员工打好招呼,不管客户有什么要求,只要合情合理,那就尽量满足。”

    廖平面露难色的微微张了张嘴,刚才虽然他一直躲在远处,但并不是不清楚门口聚集的这些人的目的。这是挤兑啊,金融投资企业的噩梦,基金的钱都在各种投资项目里运转,哪有足够的资金供人提现?遇到这种情况,如果处理不好,接下来就离破产不远了。

    所以廖平听到郭阳的吩咐之后,他心中顿时一凉,暗暗悱恻着,这位郭董到底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啊?别说基金根本没有足够的资金,即使有也不能全兑出去啊!这不是自掘坟墓嘛?

    但再怎么说,郭阳也是高兰基金的董事,也是自己的老板,他的吩咐还是要听的,想来想去廖平还是咬了咬牙,小声地说道:“郭董,不是我不答应客户的要求,可他们现在是要提现,这……”

    说到这里,廖平迟疑了起来,不敢继续往下说,只是一脸愁容的看着郭阳。

    看着廖平的表情,郭阳有些不耐烦的开口说到:“廖经理,这个不用你来考虑,你尽管放心的给客户兑现就是了。”说着郭阳挥了挥手,现在他只想赶紧把门前的事情平息了,并不想在这些琐事上多费口舌。

    蓝星方面的资金上午就能到,所以郭阳并不担心资金不够的问题,现在最重要的是这些人聚集在这个地方,对高兰基金所造成的社会影响是非常恶劣的,一旦有有心人在第二天对这件事情进行恶意揣测,更严重点的有媒体进行恶意报道……郭阳自己就是干这个的,所以他心里清楚,这种大范围的负面报道很有可能带来很多不可预计的后果,特别是对于这种基金企业来说,社会舆论对公司的影响,对高兰基金各位股东的信心影响是非常大的。

    想到这些,郭阳在说这话时,不禁刻意放大了几分声音,就是想让周围的人听到。

    果然听到郭阳的话之后,刚刚还在门前闹事的人脸色更加为难,显然心中正为去留的问题纠结着。去,担心自己存在高兰基金的钱,不去,警察已经到了,继续留在这里,就有可能被带走。

    廖平得到郭阳的答复,神色一愣,他不明白郭阳的自信来自哪里,但是听他这么说,心中也不由得有了些底,料想这位郭总,应该是已经做了安排,不过,在廖平心里知道,不论怎么郭董怎么安排,这种事情他都要跟高兰汇报一声。

    想到这里,廖平随即沉默的点了点头,转身向着楼上,高兰的办公室走去。郭阳扭头看了一眼身后周冰,周冰心神领会,也随着廖平离开了。一边走一边拿出电话,拨通了蓝星财务那边的电话,主要目的是催促蓝星的资金赶紧到账,现在的时间银行已经上班了,顺利的话应该用不了多久。

    将一切安排妥当,郭阳扫视了一眼,周围一脸为难的人群,面色一整开口说道:“好了,你们决定了是赶紧离开,还是继续呆在这儿了么?你们放心,存在高兰基金的钱,一分都不会少的,只是按规矩来今天你们把钱提走,将不再享受高兰基金内的任何收益,另外由于你们的行为,我们将考虑是否与你们再次合作。”

    郭阳的话以极快的速度在人群中传播着,一传十,十传百,多数人都在纷纷交头接耳,讨论着郭阳刚才所说的话。

    同样在听到郭阳的话之后,已经有人开始悄悄离场,其中有不愿放弃红利收益,打消了提款念头的,也有不少左顾右盼,暗怀心事的面孔。

    郭阳看在眼里并没有阻止,可是周围的人群里却有人不干了,一把抓住其中一个想开溜的中年男子说道:“你要去哪儿?刚才不是你说高兰基金的负责人跑了吗?现在这里是怎么一回事儿?刚刚也是你闹得最凶,你得把这事儿解释清楚!”

    这话听进耳朵里,郭阳眉毛一挑,嘴角带起一丝冷笑,扫了一眼抓着中年男子的那个人,心道,这儿还有明白人啊。接着将视线转到了那个中年男子身上,只见被抓住的男子期期艾艾的说不出话来,心中顿时有数。

    这时警察已经在周围做了布控,隐隐的将人群围了起来,察觉到这情况,被拖住的中年男子神色更加焦急,可奈何被围在中间无处可逃。

    郭阳冷冷的看着中年男子,坐在轮椅上微微抬起头,开口说道:“当然你可以什么都不说,不过现在可是法治社会,你恶意诬陷并且煽动群众攻击我高兰基金,这事儿总会有人要你交代清楚的……”

    正说着的工夫,警局的人已经来到了现场,与郭阳交涉弄清楚事情的原由之后,将中年男子带走了,为防不测,还留下了不少警力在现场维持秩序。

    这事情到这,也就平复了一大半,郭阳这时也稍微放松了不少。

    没过多久,运钞车准时抵达后面,银行和基金的工作人员将成箱的现金送进了高兰基金里。

    在郭阳的引导下,之前门外激动的人群已经平复,可是仍有人不相信郭阳的话,还是坚持要把存在高兰基金钱提出来,从业务窗口一直排到了大门外。

    周冰走出营业大厅,来到郭阳身后,看着排着长队的众人,心中不无担心的说道:“阳阳,怎么还有这么多人啊?你怎么看起来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

    听到周冰的话,郭阳答非所问的说道:“蓝星的资金到了么?”周冰一愣,紧接着点了点头应道:“刚刚跟财务处通了电话,他们已经在银行办理转账了,中午之前资金就可以到账。”

    郭阳微微一笑,开口说道:“那就没什么好担心了的,放心吧。”

    听郭阳的答复,周冰心里仍是有许多不解。看着她疑惑的表情,郭阳不禁笑着摇了摇头,向她解释了起来:“小冰,这里不会一直都这么多人的,他们待在这里的目的,无非是对我刚刚说的话不怎么信任,想验证一下我给大家承诺的是真是假,过不了多久,在队伍后面的那些看到前面的人拿到了钱,自然就会离开了。”一边说着还拍了拍周冰的手。

    “他们把钱放在这这里,可是每月都拿利息分红的,而且高兰基金给的利息分红比例并不低,这是个多难取舍的事儿,我觉得这些人最多能把利息提出来就不错了,有蓝星集团的支持,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说到这里,郭阳微微沉吟,接着说道:“我现在担心的并不是这些散户,这次的事明显是有人暗中指使,我怕后面的人还会有别的手段。”

    听到郭阳说怕后面还有别人用其他的手段,周冰不禁又开始担心起来,有些紧张的说:“那……”

    但刚刚开口就被郭阳打断了,只见郭阳笑着看着周冰温柔的说:“放心吧小冰,都在掌握之中。”

    ……

    一辆黑色的轿车,正停在正对着高兰基金分公司,不远处的车道旁边,车里王怀宇看了一眼远处的高栏基金大门口,脸色有些阴沉的靠在了后背上微微眯起眼睛,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而一旁的黎九在看了一眼门口后,转头略带沮丧的对王怀宇说道:“小宇,那边的情况你也看到了,郭阳肯定是有所准备,咱们这出戏看来是白演了。”

    王怀宇缓缓的睁开眼睛,依旧看向车窗外的远处,开口说道:“不一定,我早就料到高兰基金内地的分公司不会受到什么影响,就算是郭阳没准备,紧急从他的艾丙调来资金支持,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港九那边的总部可就不一定了,我还就不信他的资金可以顾及两边。”

    说到这里,王怀宇淡淡的一笑,瞥了一眼高兰基金大门的方向,只看到坐在轮椅上的郭阳正与身边的周冰交谈着什么。心中不禁一抽,他之所以之前闭目假寐,无非是不想看到郭阳而已,现在看到他心中仍忍不住有些发虚。

    黎九并没有注意到王怀宇脸上的表情,听到他那么说,还以为王怀宇依然对自己的安排充满信心。点了点了头,便没再说话。

    而王怀宇则急忙将眼神收回来,稳了稳心神,接着对黎九说道:“九叔,问问港九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郭阳不可能有那么多资金,总部撑不住了,这个分公司再怎么折腾也翻不起浪来,哼哼,到时候这么大个窟窿,看他郭阳该怎么填,看他还有没有底气,拒绝我们宏大的建议。”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