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市某酒店,王怀宇正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时而眉头轻犟,时而爱生谈情。看着同样生无可恋的黎九,沉默了良久,王怀宇终于打破了这一份,尴尬到空气凝固的平静。

    “九叔,你说那姓叶的不是故意的吧,我总觉得我好像是选错了人。这人不像傻里傻气的,应该就是脑子不好使。”王怀宇小声地说着。

    黎九听到他提起姓叶的,鼻子忍不住有些发酸,使劲揉了一会鼻子,才将鼻腔里的那阵痒给止住,接着开口说道:“小宇这次的事也不能只怪你,是咱们俩识人不明,唉,这事儿以后要引以为戒,像这种从外表看起来就有些不太正常的人,以后还是少招惹的好。”

    听到了黎九的话,王怀宇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上午他将叶冠豪约来深市,谈了下自己的计划,与叶冠豪一拍即合,可让他想不到的是,自己的计划只不过是提醒了叶冠豪而已,他根本就没按自己的计划办,而是我行我素的搜罗了帮人,跑去高兰基金提款了。

    本来这也属于王怀宇计划中的一环,提款就提款吧,当以尽量多的给高兰基金放血为佳,可叶冠豪竟然让人提了钱就走了,看到这里王怀宇甚至有些弄不懂他的想法了,难道他这是在提醒高兰吗?

    世上竟有如此自以为是之人!

    想到这里王怀宇竟然有些想要哭的冲动,他使劲的摇了摇头,对黎九说道:“九叔,这次咱们的计划算是失败了,先天不良,这事儿怪我,您进别自责了,要不然现在咱们就静观其变,看看还有没有能够挽回的余地。”

    听到王怀宇的话,黎九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唉,现在也没变的办法了,那就先静观其变吧,不过单只是一个高兰还没什么,我怕引起郭阳的警觉。”

    这也正是王怀宇所想的,但是因为潜意识里有些排斥这个名字,所以一直没有提起,现在从黎九的嘴里听到,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

    只是郭阳已经警觉了,网已经撒开,现在就只等着鱼儿自投罗网了。

    ----------分割线----------

    郭阳依靠着病床的床头,一张一张翻看着床上放着的报纸,关于自己住院第二天的新闻,果然没出自己的所料,各大媒体纷纷开始跟风,对江边神秘歌手进行各种猜测。

    不过让郭阳有些没料到的是,由于媒体纷纷报道这则消息,各自都想突出自己的看法,竟然在潜移默化里,混淆了读者的视线。

    比如南方晨报的报道上,猜测歌手是艾丙,而南方娱乐报,却又成了夜郎,甚至有份港九流入内的的报纸更离谱,标题竟然是“某歌手落魄街头,仅靠乞讨为生。”看到这里郭阳不禁乐了。

    港九的娱乐媒体,果然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将吸引眼球表现到了极致啊,节操三观什么的是不存在的。

    一旁正努力削着苹果的周冰,见被郭阳突然发出的笑声吓了一跳,一不小心又把果皮给削断了,气得翻了个白眼,一把将手里的苹果塞进了郭阳的嘴里。

    气呼呼的说道:”笑笑笑!让你笑!把你嘴堵住,看你还怎么笑出声来!”

    突然嘴里被塞进了个苹果,郭阳的笑声戛然而止。他愣愣的看了一旁的周冰一眼,眼神一瞥,发现了果盘里那条长长的,被削断的果皮,顿时明白了发生了什么。

    将嘴里咬着的苹果拿下来,看着正撅着嘴的周冰,心中顿时一动,坏笑着说道:“小冰啊,你看现在天色也不早了,今天我们酒店医院的来回跑,想必你也累坏了吧,不如……”

    说着郭阳将自己身上的被子撩开了一个角,对着周冰里挑了挑眉毛。

    见他的模样,周冰顿时俏脸一红,也顾不得与郭阳使性子了,轻啐了一口说道:“呸!流氓!没想到啊,阳阳!你都这样了,还贼心不死!”

    说着周冰看了一眼时间,发现确实是不早了,撇了郭阳一眼说道:“哼,不跟你闹了,我要去洗漱了。”说着周冰扭头去了病房里的洗手间。

    看着周冰款款离去的背影,郭阳试着动了一双腿,还是有些木木的感觉,费了好大力气,才把腿抬起来,见这情况郭阳乖乖的把腿放下,发出了一声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悠长叹息。

    第二天一早,郭阳是被电话铃声吵起来的,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一看,屏幕上显示的是高兰的号码。

    郭阳心中一动摁下了接听键,只听电话一接通,话筒中便传出了一阵嘈杂,似乎有很多人在吵闹,听到这个声音郭阳心中猛的一突,急忙问道:“高兰,你那边怎么了,怎么会那么吵?”

    郭阳说完好一阵子,高兰的声音才从电话里传了出来,话筒中一时间充斥着她呼呼的喘息声:“郭阳,情况不太妙,今早上基金还没开门营业,大门就让人给堵了,我刚刚好不容易才挤进来……哎呀”

    听到高兰的一声惊叫,郭阳不禁焦急地问道:“怎么了?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郭阳的话声一落,只听话筒里顿时变得人声鼎沸,“高兰基金已经不行了!”“高兰基金换我血汗钱!”

    郭阳心中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不要停的呼唤道:“高兰高兰?你怎么样了?还好吗?”

    不多时,电话里的吵闹声顿时一滞,变得小了许多,显然电话已经被拿到了僻静处,只听高兰的声音再次从电话里传了出来,“郭阳没事儿,就是刚才滑了一跤,这里人太多了,都吵着要把钱从基金里提走,而且情绪很激动,可是这么多人,基金的钱哪里够?我怕一会儿就该冲击基金的大门了。”

    “我现在最担心的是深市那边的分公司,那边的资金还没有这边充沛,如果也遇到这种情况,这该怎么办啊?”

    高兰虽然一直都是一副女强人的形象,但是总归是个女人,她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激愤的人群,一时间心中有些胆怯,变得六神无主起来。

    听着高兰略带哭腔的声音,郭阳沉吟了一会儿,开口说道:“没关系,高兰,现在你把大门打开,越是这样他们的情绪会越激动,他们想要提款,就尽管让他们提。钱我想很快就能到账了,但是你一定要强调一个事情,就是今天把存款提走的,再存回来的话,将不享受任何期限红利。”

    郭阳看了一眼远处,嘴角微微一笑,接着说道:“另外深市这边我来处理就好,你不用担心。”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