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冰,伤势好些了吗,现在醒了嘛?”电话一接通,高兰的声音变从电话里传了出来,感受着她话里浓浓的关切,郭阳笑着说道:“我就是郭阳,现在小冰不在。”

    郭阳在昏迷期间,手机是关机的,而高兰有什么事也是与周冰联系,平时也都是打到周冰的手机上,这一次因为心中有事,鬼使神差或者说习惯性的将郭阳的号码拨了出去。

    没想到竟然还打通了,高兰下意识的以为,是周冰打开了郭阳的手机,帮他处理一些业务什么的,所以才有了电话接通时的那么一问。

    听到郭阳的声音,高兰顿时喜出望外,毫不掩饰语气中的喜悦,开心地说道:“郭阳!你没事儿了啊,什么时候醒的?怎么没提前通知我啊!”

    听高兰这么说,郭阳才想起来,自己醒来之后实在是太忙了,竟然忘记了通知高兰一声,一时间不由的有些惭愧。

    “我也是刚醒来不久,头还有些晕,很多事情都还没捋清楚呢,你现在在港九吗?”为了不让高兰多想,郭阳有些掩饰着回答道。

    高兰听到郭阳的话,关切的说道:“嗯,我在基金的总部呢。对了,既然头还有些晕就多休息,你上次车祸的后遗症还没好利索,这次又有些轻微的脑震荡,一定要多加注意。”

    高兰的话,让郭阳更加觉得有些汗颜,想到之前接话接通时,高兰语气中的急切,郭阳急忙转移话题说道:“嗯,好的,我会注意的,对了刚才听你说话急火火的,怎么了?”

    郭阳的话顿时提醒了高兰,本来自己想要找的其实就是郭阳,只是担心他还没醒,所以才想到先问问周冰的意见,再怎么说她也是持有艾丙集团多数股份的。

    想到这里,高兰急忙将刚刚发生在港九的事情告诉了郭阳,接着继续说道:“郭阳,这件事不知道怎么说,我只觉得到处透着古怪,要说是巧合,也未免有点牵强,但如果说有人故意针对高兰基金的话,这手段也未免太过于温和了。

    “更像是在警告,但是我们高兰基金最近也没得罪过什么外人啊,况且如果真是我们高兰基金的对手在使坏的话,恐怕也不可能会警告我们什么,他们巴不得先下手为强呢。”

    听完高兰的话,郭阳也是觉得一阵疑惑,这种手段怎么看都有些不伦不类的意思,难道真是的是巧合?

    郭阳隐隐的有种预感,这件事绝对不是巧合这么简单,但又实在看不出对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一时间不禁有些迷茫。还

    不光如此,郭阳还看不清对方到底针对的是谁,但不管是针对高兰基金还是郭阳,他们之间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不管针对哪一方,都是连带的关系。

    想起来最有可能这么做的就是叶冠豪了,他与高兰、郭阳都有间隙,也就最有动机。

    但再怎么说他也是高兰基金的股东之一,而且身上的股权并不轻,这么做对他自己也没什么好处,高兰基金如果垮了,损害的一样也是他的利益。

    这也正是高兰只考虑了外部的对手,而忽略了叶冠豪的原因。

    但不管怎么说,只要有了这个苗头,就不得不小心谨慎,作为一家投资的金融企业,最害怕的便是信誉丧失,丧失信誉对任何投资金融企业来说,都是致命的打击。

    按现在的套路来看,对方应该是知道了,自己从高兰基金抽走了一大笔款项的事,想借提款引发客户对高兰基金的挤兑。

    从目的来看,对方是想让高兰基金倒闭,不得不说这想法很是毒辣。但是从过程上,又显得有些幼稚了,难道对方还想来个循序渐进?

    想到这里,郭阳不禁摇了摇头,开口问道:“那现在基金内部可动用的资金还有多少?还够用吗?”

    郭阳说完,听到电话里传出了一阵翻动纸张的哗啦声,接着便听高兰在电话里说道:“现在账目上还有不到八千万港九币的资金,一般小客户还能应付得来,但是我就是担心,如果这时候有几个大客户要提现的话,那基金的可用资金可就不够了。”

    听完高兰的话,郭阳神色凝重的嘬了嘬牙龈,如果情况紧急的话,倒是可以从蓝星那边调用一部分资金,帮高兰先把场面撑住。

    但是再怎么说如今蓝星正在整合,到处都在用钱,能拿出来的也不多,锦上添花倒是可以,但跟整个高兰基金的吸储量相比,就有些杯水车薪了。

    实在不行就只能先把美国那边的资金调一些回来了,现在那边的时间应该是凌晨五点左右,如果现在联系那边的话,明天早上第一笔钱就可以到帐了。

    郭阳刚想把自己的想法告诉高兰,突然他脑海中灵光一闪,将刚要说出口的话,憋回了肚里,提起美国他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有条后路可以选择,那就是威弗尔基金的金融项目负责人李文瀚。

    想起这茬,郭阳急忙向高兰说道:“你先等一会儿,我有办法了弄到资金了。”说完还没等高兰反应过来,便挂掉了电话。

    紧接着他在电话薄里,找到了李文瀚的电话,拨了出去。

    ……

    最近一段时间李文瀚的心情很郁闷,自从与郭阳的合作被史密斯搅黄了以后,他对任何事都兴趣缺缺,而史密斯因为在公共场合发表种族言论等行为,被召回了美国,他一跃成为了威弗尔代表团的总负责人。

    参加完了商务部的招商会议之后,应了孟青青的要求,李文瀚将后来总部派来的代表打发回国之后,紧接着向集团里打了个考察华夏市场的报告,便带着孟青青游山玩水去了。

    此时李文瀚与孟青青二人,正牵着手,依偎在HN省的沙滩上,感受着徐徐的海风,看着夕阳缓缓地落入海平面,孟青青的头也慢慢的靠在了李文瀚的肩膀上。

    可是浪漫的氛围总是短暂的,正当他二人正深情地相望,嘴唇越靠越近的时候,李文瀚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这阵刺耳的电话铃声,顿时让浪漫的气氛消匿无踪,孟青青顿时横眉倒竖,娇声斥道:“哼!李文瀚!我跟你说了多少次!赶紧把这破铃声给换了!怎么现在还是这个!”

    说完孟青青猛的站起来,甩了李汶翰一脸沙子,跺了跺脚撅着小嘴快步离开了。

    见孟青青大发雌威,李文瀚苦笑着摇了摇头,此时他的手机仍在响着,发出刺耳的铃声,这个声音不由的让他心中闪过一阵懊恼。

    有些烦躁的将手机从兜里掏出来,眼神却愣在了手机的屏幕上,懊恼烦躁的情绪也顿时消失无踪,急忙摁下了接听键。

    像个老朋友一般说道:“啊!郭阳啊!别来无恙啊!怎么才给我打电话!你不知道,最近我都快郁闷死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