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市中心医院。

    郭阳躺在病床上,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周冰则坐在一旁强忍着笑意,小心翼翼的削着一个苹果,此时病房里还多了一个外人,那就是来自南方晨报的副总编东方静。

    之前郭阳在周冰的帮助下,刚刚回到病房不久,躺在病床上还没把被子捂热,一众记者便蜂拥而至,如此阵仗的确吓了郭阳一大跳。

    不用想也知道这风向是哪边吹来的,这是上午才决定的事情,记者能聊到郭阳这时候回医院,一定也是受了某些人的指示。想到那个让他回医院的人,郭阳不禁恨得有些牙根发痒。

    不过郭阳可没有成为公众人物的打算,周冰也显示出了她内心深处潜藏的泼辣一面,以郭阳重伤未愈为借口,将一众记者赶出了病房。

    反正他们也已经得到了指示,无非是突出身为投资商的郭阳,在受到危害后,光明区政府负责任的态度。

    既然如此,有没有自己的采访其实不重要,郭阳如是想着,半闭着眼睛,静静地躺在床上装死,以求躲得一时风平浪静。

    “郭主任!郭主任!我是南方晨报的记者!”就在病房的门,快要被周冰关死时,门缝里传来了这么一个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郭阳不禁一愣,南方晨报?

    郭阳在前一阵子,北方晨报的工作交流中,因为帮南方晨报处理了一个棘手的问题,所以被南方晨报的社长老龚,聘任为南方晨报的首席记者,还任命为了新闻部的副主编。

    这个职务只是挂职,所以郭阳一直便也没怎么放在心上,自从离开北方晨报以后,忙于对付郑仁杰,以及发展产业,甚至已经把这一茬抛之脑后了。

    现在冒然听人喊起来,自己还有些觉得生疏。不过本来郭阳也想去找他们来着,没想到他们自己送上了门来,也正好了却了一番心事。

    想到这里,郭阳用奄奄一息的声音,对正在将门顶死的周冰说道:“小冰,让南方晨报的记者进来吧。”

    听到郭阳的话,周冰微微一愣,手上便泄了几分力气,让南方晨报的记者挤了进来,然后在二人的合力下,将其他的记者关在了门外。

    转过身周冰与那名南方晨报的记者舒了一口气,接着便听到躺在床上的郭阳说道:“那个谁,你回去吧,这件事你还办不了,麻烦通知一下你们的副总编,说我有事儿找她。”

    南方晨报的记者,刚刚进门还没回过神来的功夫,便又被周冰请了出去。

    不多时,南方晨报的副总编东方静便赶了过来,之前光明区政府的通知还是她收到的,上面只是说一名重要项目的投资商,在深市受到了不法侵害,让派记者去采访一下。

    早已熟悉这种采访流程的东方静,自然明白其中的意思,便抽调了一名外勤的记者,赶往深市中心医院,参与对被害投资商的采访。

    只是没想到,外勤的记者没去一会儿。便又赶了回来,说是住院的人竟然是新闻部的挂职副主编郭阳,而且还点名要自己去一趟,说是有重要的独家新闻要交给自己。

    听这记者一说,东方静也不由有些好奇起来,自己身为南方晨报的副总编,虽然也是记者出身,但已经很久没有参与过新闻采访了。

    之前她只知道郭阳是鼎文传媒的执行董事,没想到这次的身份竟然是来深市的投资商,出于曾经是一名记者的敏感,东方静也隐约感觉到,他的身份可能还要更加复杂。

    东方静看着躺在床上,精神萎靡的郭阳,不禁感到有些惋惜,上次周薇的事情,还多亏了他作为鼎文传媒执行董事从中斡旋,想的办法。

    来的路上,她也临时抱佛脚了解了一下,郭阳在深市的投资项目,结果不看不要紧,一看不禁差点惊掉了下巴。深市上百亿的华夏城,竟然就是郭阳的投资项目。

    看到这里,惊异之余也不由对郭阳所说的新闻有了些许期待。

    没想到一个能力如此出众的人,怎么被人打成了这个样子。东方静心底闪过些许同情,坐在旁边轻声呼唤道:“郭主任,郭阳,我是东方静……”

    听到东方静的声音,郭阳缓缓的侧过头来,双目无神,气若游丝的说道:“啊,东方总编啊,你好你好,什么时候来的啊。”

    郭阳的样子实在是有些凄惨,让东方静也有些不忍,只听郭阳接着说道:“东方总编,这次找你来是想拜托你些事情。”郭阳的声音虽然还是细弱蚊蝇,但明显条理已经通顺了不少,听他的语气里,似乎有万分的委屈。

    东方静一直仔细的听着,并没有注意到一旁削苹果的周冰,已经憋得脸都红了。

    “好好,郭阳你说。再怎么样,你也是咱们南方晨报的人,是谁把你伤成这样,咱们南方晨报一定给报道到底。”郭阳其实一直在等的,就是她这句话,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她就说了出来。

    也许是女性相对感性的性格所致,见郭阳被人伤成这样,便格外同情他的遭遇,加上郭阳也确实是南方晨报新闻部的副主编,虽然只是挂职,但也是报社的人,自己人被伤害,她这个做领导的自然也是格外气愤。

    郭阳缓缓地抬起手,指了指坐在床尾的周冰,小声说道:“小冰,把夏月雯的新闻稿拿来。”

    东方静来到病房之后,周冰便开始削苹果,由于一直强忍着笑意,便借着保持苹果皮的长度,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结果到现在一个苹果还没削完,听到郭阳的话,手不由的一抖,长长的果皮削断了,落在了地上。

    周冰不自觉有些懊恼的抬头看了郭阳一眼,接触到郭阳提醒的眼神,她这才反应过来,现在还是在演戏。

    想到这里,周冰急忙从一侧的床头柜里,拿出了一只文件袋,交到了东方静的手里。

    东方静诧异的接过周冰递来的文件袋,抽出里面的资料看了起来,这一看之下,她的眉头不由得一皱,隐隐的闻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虽然不是针对她,但她感觉到,自己有可能会被当做枪使。

    郭阳偷眼察言观色,顿时猜到了东方静的想法,眼珠一转开口说道:“东方总编,也许我被打的案情经过你已经知道了,但是你一定还不清楚这起因是什么吧?”

    起因?对于这点,东方静看过的资料上,还真没有过多的描述,只是说当天夜里,歹徒除了袭击了郭阳之外,还打砸了一家私营的报社。

    听到郭阳的话,东方静一直也有些好奇,郭阳到底是为什么让人给打成这样,不由暂时按耐住心思,开口说道:“这个我还真不清楚,我得到的资料上,对这方面的描述也不太清楚。”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