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晚上,孙超换了新的相机,兴致勃勃的给郭阳拍了一组坐在轮椅上的照片。在照片中郭阳身着病号服,目光呆滞得着窗外,头上还包着一层网兜,一副智力受损的形象。

    一片狼藉还未收拾的报社里,夏月雯和乐乐一起,写下了一篇名为夜幕下的罪恶的报道,其中涉及人物虽然都用了化名,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写了什么。

    好在夏月雯的暗房并没有受到波及,照片很快被洗了出来,在当天一同拿给了郭阳。

    郭阳看着照片上自己的形象,不由得笑出声来,因为后脑处的瘀血,郭阳被鉴定为重伤,这下子够邱行健那小子受的了,故意伤害致人重伤,可是三年起步。

    但说到底,郭阳的伤势并没有多大问题,加上他实在不想呆在医院里,所以第二天一早,他便不顾大夫和周冰的反对,办了出院手续。因为按医院的规矩,他醒来之后,是要在医院观察三天的,但是三天以后可就是最关键的日子了。

    医院里多有不便,所以他还是坚持出了院,但是为了让周冰支持自己,他也答应大夫,每天都会打电话汇报自己的身体状况,并且有任何感觉不对劲,会第一时间来医院检查。

    在周冰的陪同下,坐在轮椅上的郭阳,回到了星河酒店,拿着手里的资料他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与自己

    回到酒店,周冰惊讶于这里设计的精妙,站在窗前,看着蜿蜒流淌的江水,心中不由有些吃味。

    就在这时郭阳的电话响了起来,郭阳看了一眼电话上的号码,是沈晓曼打来的,郭阳一摁下接听键,她的声音便从电话里传了出来。

    “郭阳,你没事儿了吧!怎么这么快就出院了!”听到接电话的人是郭阳,沈晓曼不由有些激动的说道。郭阳住院这几天,手机一直是关机的,沈晓曼得知他出事以后,心中也是异常焦灼,电话又打不通,打给周冰,只说郭阳还没醒。

    周冰去深市以后,便将蓝星那边的事物也交给了沈晓曼来处理,虽然她也想去深市看望郭阳,但无奈实在是脱不开身。

    今天她再次拨通了周冰的电话,却发现周冰的电话也关机了,无奈之下只能查了医院的电话打了过去,可医院里却告诉她郭阳已经出院了,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沈晓曼拨通了郭阳的电话,没想到这次竟然打通了。

    感受到沈晓曼的关切,郭阳看了一眼正站在窗边的周冰,思量着说道:“嗯,今天早上刚出的院,大夫说我已经没什么事儿了,小冰跟我在一起,对了,这几天集团没什么事儿吧。”

    听到郭阳的话,沈晓曼沉默了一阵,她如何听不出郭阳的意思,心中不由得有些发苦,不过随即想到,这种生活是她自己选的,似乎也没什么可抱怨,顿时也就释然了。

    听郭阳说自己已经没事儿了,沈晓曼也就松了一口气,接着说到:“嗯,有人照顾你我就放心了,集团这几天并没有什么异常,只是接过几个宏大集团,打听你去深市目的的电话,真有意思,就算想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也没必要弄清楚你的目的吧。我就纳闷了,不是那两个代表已经有了你的地址了吗?难道他们没去找你?”

    沈晓曼的话,让郭阳本能的察觉到了一丝异常,听她的意思,宏大的电话并不是王怀宇他们打的,而且自己已经跟王怀宇会过面了,宏大没理由再打听自己待在深市的目的啊,除非他们在调查自己。

    想到这一层,郭阳眉宇之间顿时有些凝重,突然有种被贼惦记了的感觉。接着郭阳将自己与王怀宇跟黎九谈判的经过告诉了沈晓曼,听得她一愣一愣的,没想到那个年轻的代表竟然是宏大集团董事长的儿子。

    听完郭阳的讲述,沈晓曼也不禁警觉了起来,向郭阳嘱咐道:“既然这样,那你自己注意一些,总觉得他们的目的不是这么简单。”

    对于他们的最终目的,没人比郭阳更清楚了,只是现在说出来的话,未免给人有些杞人忧天的感觉,所以他并没有向沈晓曼说明这件事,只是吩咐她在省城CBD的项目上,一定要谨慎。

    周冰站在窗前,也许是女人的小心思在作怪,也许是本事心中有些吃味的关系,看起来注意力在窗外,其实一直侧耳倾听着郭阳与沈晓曼的电话。

    见郭阳将电话挂掉,站在窗前的周冰,冷不丁的说了句:“郭阳,你有多久没有回家住了?现在想来,女子爱C市有你的美女总裁,在深市还有高兰陪着,现在又不知道从哪儿冒出了个小丫头,而且这里的环境还那么好,现在看来,你的确是有乐不思蜀的理由了呢。”

    周冰将自己的情绪被控制的很好,但言语之间那丝若有若无的怨气,还是暴露了她内心的真实情感。

    郭阳听到她的话,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女人心海底针,郭阳有些分不清这到底是她一时的抱怨,还是真的察觉到了什么蛛丝马迹,但无论如何这件事绝对不能逃避,否则只会徒增周冰的怀疑。

    想到这里,郭阳细细回忆了一下,自己也确实已经很长时间没回家了,最近的一段时间,一直在外面奔波,来深市的这几天,甚至连电话都没给周冰打几个,心中也不由有些愧疚。

    郭阳轻轻推着轮椅,来到周冰身边,伸手挽了一下她的腰肢,却被她微微挣扎着甩开了,仍是默不作声的看着窗外。

    郭阳知道周冰只是在使小性子,她不会对自己真正的生气,这是二人相处以来最大的默契。

    郭阳微微一笑,将尴尬停留在半空的手收了回来,眼珠一转脸上露出调皮的一笑,将轮椅猛地向前一推,撞到了周冰的膝弯处,周冰顿时失去平衡,一阵娇呼,坐在了郭阳的腿上。

    周冰坐下的力道有些大,虽然郭阳的双腿感觉有些麻木,但还是把他疼的一阵呲牙咧嘴,见郭阳的样子,周冰顿时也没了使小脾气的心思,急忙关切的问道:“阳阳,你没事儿吧!”说着就要站起来,查看郭阳的伤势。

    周冰刚刚离开郭阳的双腿,随即有被郭阳一把拉了回来,紧紧地用在了怀里,周冰挣扎了几下,发现挣脱不得,也只能默认了这个现实,举起粉拳锤了一下郭阳的胸口,小声地说道:“阳阳,你真讨厌。”

    见周冰安静了下去,郭阳趴在周冰的耳边,温柔地说道:“对不起,小冰,这阵子是我冷落你了,我答应你以后不会了好嘛?”

    郭阳的吐息,撩过周冰的耳畔,让她觉得有些痒,面颊也不由红润了起来,细弱蚊蝇的应道:“嗯。”

    “阳阳,你的腿还疼么?”周冰轻轻的抬起头来,关切的问道。

    “比起让你伤心,我的心更疼。”郭阳深情的回答道。

    听到郭阳的话,周冰抿嘴一笑,娇声说道:“油嘴滑舌,真讨厌……唔。”

    周冰的话还没说完,便感觉到郭阳的嘴唇已经覆了上来,让她将后面的话咽回了肚里。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