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他再次尝试着挪动了一下自己的双腿,不是完全没有感觉,只是有些发木,看到周围关切的眼神,郭阳沉声说道:“麻烦你们谁去叫下大夫,我觉得我的腿好像有些问题。”

    听到郭阳的话,孙超自告奋勇的跑了出去,听到郭阳的话,看着他的表情,周冰不禁更加担心起来,只听她略带哭腔的问道:“郭阳你的腿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感受到周冰话里的急切,郭阳牵着周冰的手说道:“没多大的事,只是稍微感觉有点不舒服。你不用担心的。”

    郭阳觉得应该还是先听听大夫的意见,要不然自己将现在的感觉说出来,只会徒增别人的担忧。

    很快孙超便带着大夫回到了病房,大夫对郭阳仔细检查了一番,并没有发现明显导致双腿麻木的诱因,神色不由的也沉重了起来,因为如果不是外伤所致,那就只可能是神经方面的问题了。

    大夫稍稍沉吟了一下,对旁边的郭阳和周冰说:“仅从腿部外表看来,并没有发现能够呆滞麻木的原因,我建议还是做一个全方位的检查,查看一下具体的情况。之前病人的脑部受过钝物撞击,考虑到这一点,脑部神经的可能性比较大,不过还是做一下检查,确认一下比较好。你们不必过多担心,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郭阳和周冰对视一眼,郭阳给了一个微笑,轻轻抚摸着周冰的手,对大夫说道:“谢谢了,大夫。您这就安排吧。”

    “嗯,一会还要输一瓶液,先好好休息吧,不用多想,安排好了我会让护士过来把你推过去。”大夫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看到大夫离开,周冰有些坐不住了。起身离开追了出去,准备再详细问问医生郭阳的情况。

    看到周冰追出去的身影,郭阳心里满是感动,因为他知道周冰这次是真的害怕了,担心自己再出现任何问题。

    躺在病床上的郭阳,抬头看着天花板,微微摇了摇头,闭上了眼,眼里的泪水湿润了眼角。

    病房外的周冰,追上了大夫,连忙询问着:“大夫,真的没什么问题吗?还是守着他你有什么不能说的?你可以告诉我。”

    大夫看到周冰急切的样子也是有些哭笑不得,“放心吧,没有大碍,可能是一些应激反应,如果真的有问题当时就出现反应了。不必过多担心,一会去做一下CT检查,就应该能知道具体的原因了。”

    周冰刚要说话,可看到大夫微笑着点了点头,又将嘴中的话咽了回去。最后感激的看着大夫说:“好,谢谢大夫。”

    郭阳输完液没多久,两个护士便推着郭阳去做CT了。

    郭阳返回病房后,也就一个多小时的功夫,医生带着片子来到了郭阳的病房。

    其实,一块淤血压迫了中枢神经,还好血块并不大,所处的位置也并没有什么危险,只要不发生转移,这块淤血,很快就可以被吸收,到时候郭阳双腿麻木的的感觉就会消失了。

    当初入院检查的时候,这块淤血还没出现,想来应该是入院这两天中出现的。

    但是,依然会有微小的记录出现危险。所以,医生建议在淤血没有全部消退期间,建议郭阳留院检查几天,待身体状况没有问题之后再离开。

    虽然并无大碍,但郭阳这段时间难免要与轮椅为伴了。

    医生说完之后,便在一众人的道谢中离开了病房。

    郭阳看了一眼站在床边的周冰,又看了看这一屋子报社的员工,见大家一脸沮丧的样子,微笑着安慰道:“哎哎,大家都开心一点,我又不是真的瘫痪了,很快就能恢复的。”

    郭阳用双手撑起身子,周冰赶忙在旁边将他扶起来,靠在床头。

    郭阳感激的看了周冰一眼,继续对周围的人说道:“这样更好了,夏丫头你把支票兑出来没?”

    什么更好了?夏月雯一时没明白郭阳的意思,看着他坐在轮椅上的样子,也没发现郭阳所说的好在哪里,但听他把话说完,夏月雯还是回答道:“已经兑出来了,就在报社的账户里,只是我先把欠他们两个月的工资清了。”说着夏月雯不由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

    郭阳听到夏月雯的话,之前他并不清楚,夏月雯还拖欠着员工薪水的事儿,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做得对,以后不要拖欠员工的工资了,对了,我答应给孙超换一部K-F100的,你马上去给他买一部,然后把我现在的形象拍下来。”

    说到这里郭阳的语气一顿,视线转向了报社的文字记者乐乐,继续说道:“乐乐,你马上回去起草一篇文章,要把我写的要多惨有多惨,明白了吗?”

    一旁的周冰听到郭阳的话,好像明白了他的意思,小声的说道:“阳阳,你是想造势?”

    听到周冰的话,郭阳点了点头,对仍有些迷茫的报社众人说道:“我要逼深市周报改制!”

    郭阳的话不禁让夏月雯的眼神一亮,顿时明白了郭阳的意思,急忙说道:“放心吧老板,报道我会跟乐乐一块儿起草的,一定让你满意。”

    听到血月雯的话,郭阳点了点头,对他说道:“这样最好了,夏丫头,你的机会来了,记住以现在你也是一家报社的负责人,不比深市周报差。”

    郭阳打气的话,让夏月雯下定决心似的点了点头,但随即面容一垮,有些沮丧的说道:“但是我们的报社已经没印刷设备了啊,就算版面做出来,也没法印啊。”

    “放心吧,只要你写出来,自然有人会帮你们发刊的。”郭阳自信满满的说着。

    得到郭阳的吩咐,报社的里的众人便告辞去准备了。病房里再次只剩下了郭阳与周冰二人,见所有人已经离开,周冰这才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郭阳接着将自己的打算,以及夏月雯的身世和自己如何买下了这家报社,毫不隐瞒的告诉了周冰。

    对于郭阳的计划,周冰不由有些惊讶,她从来没想过,原来郭阳竟然在下着这么大的一盘棋。

    但即使郭阳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她,她仍是看不懂郭阳的做法,他现在的举动,就像是在埋种子,郭阳将种子埋在了许多行业里,只是周冰不清楚,郭阳认为这些种子一定会发芽的自信是哪里来的。

    但郭阳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即使周冰想要反驳,却也不知道从何说起,因为在此之前郭阳还没有犯过什么错误,所以周冰将自己看不懂郭阳想法的原因,归咎于自己在眼界上不如他的事实,便也由他去了。

    现在郭阳最担心的其实并不是报社的问题,而是现在离最后的时间正剩下三天了,自己本来还想这几天赶去美国,看到自己坐在轮椅上的模样,也只能打消这个想法了。

    不能亲自去美国指挥,郭阳心中便禁不住有些紧张,虽然历史上这事儿是发生过没问题,但是不到最后一刻,郭阳的心便始终不能放下来。

    ----------分割线-----------

    与此同时,仍在深市的王怀宇。拿到了郭阳为什么待在深市的第一手资料。竟然从高兰基金拿了那么多钱,他到底想要干嘛?

    王怀宇默默地想着,集团公关部门的人,并没有查到郭阳拿着笔资金做了什么,以为这件事在整个高兰基金,也就郭阳和高兰两人知道。但是却把会议上发生的事情,查了个一清二楚。

    郭阳说这笔钱自己只需要一周就能还回来,并且还答应了基金董事五亿美金的回报,他到底在做什么?王怀宇百思不得其解,他实在想不出,除了贩毒走私军火之类的行当,有什么行业还能有如此暴利。

    不会是他想卷款跑路吧,想到这里,王怀宇连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笑出了声来。他也就脑洞大开一下,以他对郭阳的了解,这种事儿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做的,何况他还抵押了整个艾丙。

    但不管他想做什么,自己总要给他下点绊子才是,算是投石问路也好,逼他就范也罢,总之郭阳身为高兰基金的大股东,总不能看着高兰基金,因为自己抽空了家底而关门大吉,更何况真要关门大吉反而好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他的艾丙也会受到牵连,这对宏大来说不也正是一个好机会吗。

    想到这里,王怀宇嘴角一翘,挂上了一丝得意的笑容,紧接着他将视线转向了资料上的一个名字“叶冠豪,”这小子可是与郭阳结下梁子了,说起来还是情敌,想必一定对郭阳和高兰恨之入骨了吧。

    既然这样,那就大有可为啊。

    想到这里,王怀宇拨通了黎九的电话,开口说道:“九叔,帮我联系一下高兰基金的叶冠豪,我想约他在深市见个面,就说我有办法帮他整郭阳……”

    挂掉电话,王怀宇脸上的笑容更甚,心中隐隐还有些报复的快感,摇头晃脑了一番,自言自语般说道:“郭阳你不是能未卜先知吗,不知道你能不能猜到我想做什么。”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