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夏月雯将郭阳拉出了房间,只见下院里正挺着一辆三轮板车,一男一女两名年轻人,正帮着一位中年妇女,从三轮板车上卸下成捆的报纸。

    郭阳看着正在忙碌的三人,终于弄明白这里的报纸是怎么运出去的了,看着这辆锈迹斑斑的三轮,多好的煽情道具啊,隔着老远都能感到一阵辛酸的气息扑面而来。

    不过车把上的车铃倒是新的,可能也正是这个新车铃,改变了这辆三轮除了铃铛不响,哪儿都响的现实。

    郭阳心中不无恶趣味的想着,这也太寒酸了一些,视线转向夏月雯,郭阳同情的摇了摇头,这姑娘撑到现在都经历了什么。

    见这一幕,夏月雯也顾不上向郭阳介绍自己的员工了,急忙上前。拉着刚刚将一捆报纸放在地上的女青年的胳膊,小声问道:“乐乐,这是怎么回事儿?这次怎么退了这么多?”

    被称呼为乐乐的女青年,看起来比夏月雯还要小一些,圆圆的脸蛋上架着一副与夏月雯同款的眼镜,倒让她可爱的气质里,透出了些许知性。

    听到夏月雯的话,乐乐无精打采的看了她一眼,有气无力的说道:“小雯姐,还能怎么回事儿啊,卖不出去呗,不光今天早上送的给退回来了,人家还说了,明天也不用再去送了,家里墙都裱完……”

    说到这里乐乐发现了,站在门廊下正打量着他们三轮平板车的郭阳,神色不由一愣,询问似的看了夏月雯一眼。

    就在乐乐愣神的间隙,一旁的男青年显然听到了她之前的话,接着她没说完的话,同样有气无力的说道:“人家说家里的墙和天花板都裱完了,现在一回家满眼都是字,看着都眼晕,唉。”

    男青年说完,重重的叹了口气,这声叹息里,似乎透着无尽的辛酸。郭阳听到男青年的话,有些忍俊不禁,不由的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只见他身后还背着一台相机,看来他还挺敬业,送货都不忘了随时取景。

    郭阳想到这里,又看了一眼正在发愣的乐乐,只见她斜挎着一只布包,拉链开口处露出了笔记本的一角,想来这两位便是南国小娱的记者组合了。

    男青年话声一落,正低头整理报纸的中年妇女也开口抱怨道:“每天都拉出去多少份,基本就要拉回来多少份,这辆破三轮也是够了,只怕我还没累死,它就要不行了。”

    夏月雯因为注意力,被男青年之前的话所吸引,并没有注意到了乐乐的眼神,听到中年妇女的话,急忙说道:“谭嫂,不会的,现在我们有钱了,回头我给您换辆新的。”

    被称作谭嫂的中年妇女,听到夏月雯带着几分天真的话,并没在意她说到有钱了的事儿,抿嘴苦笑着说道:“好嘞,那我可就等着小雯你给我换一辆新的了。”

    郭阳听到夏月雯的话,不禁有些头疼,我可是给了你三百万啊!这笔钱够买几十辆小货车了吧,你还想着破三轮干嘛?而且你还可以雇几个专门卸货的劳力,记者和印刷工,就让他们专心干好本职工作不行吗?

    但是郭阳从他们的对话里,却能体会到他们对生活乐观的态度,虽然工作环境恶劣,报纸的销量也很是惨淡,但他们却仍然有心情相互调侃。只能说这些人的神经也太大条了吧,郭阳默默的想着。

    谭嫂扭头说话的工夫,也看到了站在门廊下的郭阳,眼神一愣,随即开口说道:“呦,小雯,有客人啊,有客人你就赶紧去招呼吧,这里我们来弄就好了。”

    听到谭嫂的话,夏月雯这才反应过来,急忙跑到郭阳身边,拉着他的袖子将他带到院子里,对院子里的三人说道:“忘了给你们介绍了,这位是……”

    夏月雯说着,语气突然一顿,她差点将“艾丙”脱口而出,但随即反应过来,接着说道:“这位是我们的老板,他刚刚将我们的报社买下来了,我想我们马上就可以搬出这地方了。”

    听夏月雯这么说,郭阳也是舒了一口气。听夏月雯在介绍自己,郭阳这才猛然想起来,自己还没有把真实姓名告诉她,他知道的自己唯一的称呼便是艾丙。

    感觉夏月雯就要将艾丙两字脱口而出,郭阳的心特不由得提到了嗓子眼,还好夏月雯反应快及时收住,至少郭阳可还没有公开自己身份的打算。

    夏月雯的话,顿时吸引了正在忙碌的男青年与中年妇女,二人急忙放下手上的活计,向郭阳看了过来。

    看着正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的三人,这就是报社的所有员工了吧,想到这里,郭阳轻咳了一声,正了正神色说道:

    “大家好,我叫郭阳,夏社长说的没错,我的确买下了你们的报社,不过,因为我还有其他产业,可能抽不出多少心思,来经营这间报社,所以今后的发展还需要你们自己努力。”

    说到这里,郭阳的语气一顿,扫视了一眼院子里的人,开口问道:“现在我想知道,你们其中谁有驾照?”

    郭阳跳跃式的问题,让院子里的三人,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面面相觑了一番纷纷开始摇头。就在郭阳感觉到一丝失望的间隙,有个声音突然说道:“我有!”

    郭阳听得出来,这个声音是谭叔的,这个声音一落,谭叔背着手,从院门外走了进来,一边走一边说着:“以前在部队开过卡车,就连坦克都难不倒我。”

    见谭叔从门外走进来,夏月雯顿时想到,之前他好像被邱行健的人控制住了,急忙上前,仔细地打量他一番,见他身上并没有什么伤痕,这才松了一口气。

    看夏月雯的模样,谭叔显然猜到了她心中的担忧,爽朗的一笑说道:“刚才来得突然,也是年纪大了反应太慢,让那俩小子给我绑车间里了,可我老谭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看见他们离开,我就挣开了绳子,出去跟他们练了练,真不经打哈哈哈哈。”

    他的话倒是让郭阳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谭叔怎么看也年过半百了,一个打三个,身上竟然连一点伤都没有,想来也是身手了得,还好自己之前没跟他发生冲突。

    不过想到他之前的话里,说他在部队开过卡车,既然是行伍出身,那有些身手也说得过去,想到这里郭阳顿时释然,也不知道那三个小子现在怎么样了。

    听谭叔说他有驾照,郭阳放下心来,接着对夏月雯说道:“夏社长,等你把支票兑出来,就给谭叔一些钱,让他去买辆小货车吧,以后别用三轮送报纸了,否则让别人知道我郭阳的报社,竟然让员工蹬三轮,以后我的脸往那里搁。”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