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郭阳的话,夏月雯颤颤巍巍的将手伸到自己耳边,接过了郭阳的支票,看着上面一长串的数字,再次愣起了神。

    见夏月雯将自己的支票接了过去,郭阳微微一笑,随即将视线转向了正看着自己发愣的邱行健,脸色顿时冷淡了下来。

    “好了,现在该说说你的事儿了,你刚才说什么来着?嗯,对了,我就是艾丙没错,不过据我所知你们深市周报,好像也强不了到哪儿去,你确定你们真有能量引导这一波舆论?”郭阳玩味的看着邱行健,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邱行健没想到郭阳竟然这么下血本,一出手就是两千万,虽然是这笔钱不是一次性的投入,但也符合投资的规矩。

    就这三百万的头款,也是远远超过了这家破报社的价值,如果换成自己,这三百万虽然不说拿不出来,但是如果被他父亲知道,他拿三百万买下夏月雯这家苟延残喘的报社,非给他打断腿不可。

    想到他艾丙的身份,邱行健心中顿时也释然了不少,他的出身里有媒体的背景,自然也知道艾丙的歌在当下有多红,身上有几个闲钱倒也在情理之中。

    郭阳的话,顿时打断了邱行健的思绪,但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邱行健一向不学无术,对于报社的发展规模并不是很清楚,如果郭阳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十八线小明星,那他一定会色厉内茬的继续威胁下去。

    但见郭阳淡然的模样,以及出手便是三百万得阔绰,想到他当红的身份,而且貌似还对深市周报的情况很熟悉。

    但是自己再怎么说也是深市周报社长的儿子,就这么被抢了风头,传出去自己哪里还有面子在,想到这一茬,邱行健眼珠一转,语气不无酸楚的说道:“哎呦,大明星就是大明星,出手就是阔绰,但谁知道你这张支票是不是空头,要是明天传出大明星艾丙用空头支票欺骗无知少女的新闻,那可真是贻笑大方了。”

    “你说谁是无知少女!”听到邱行健的话,夏月雯第一个不乐意了,像一只斗鸡一般,抻着脖子探出身子,怒瞪着邱行健,恶狠狠的说道。

    郭阳见状急忙伸出胳膊一拦,向她做了个稍安勿躁的眼神,轻声说道:“你现在可是我的员工了,这种事儿哪有让员工出头的?”

    郭阳说着隐隐将她护在了身后,从邱行健之前的表现来看,他可不是什么讲风度的男子,如果夏月雯真激怒了他,可是讨不到半分便宜。

    看着一脸得意洋洋,以为抓住了自己痛脚的邱行健,郭阳不屑的说道:“这是张来自华夏银行的支票,全国各处华夏银行均可兑现,不过是不是真假,也跟你没什么关系,又不是给你的。”

    “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觉得深市周报实力够大,而且有真凭实据的话,尽管把你想要的新闻放出来便是了,我拭目以待,反正对于我这种角色来说,还不能影响到舆论。”

    “但是如果你们胡说八道,呵呵,就你们这样的小报社,全华夏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我的名誉,还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诋毁的。”

    虽然郭阳的资产基本已经全部投入了美国股市,但是他开出的,却是艾丙集团账户的支票,当初他吩咐沈晓曼留下了一部分资金,所以拿出三百万也不是什么难事。

    郭阳的话中威胁之意溢于言表,看着他一副有恃无恐的摸样,邱行健突然意识到,如果深市周报没有一定发行量的话,还真不一定能动得他分毫,而且还可能会因此惹上一身官司。

    关键是他根本就不清楚深市周报的发行规模,在他的意识里有这些工夫,还不如沾花惹草来的实在。

    郭阳的话让邱行健的心中一时没了底气,他的气势已经被郭阳完全的压制了,加上他摸不清郭阳的底细,一时间变得语塞,支支吾吾的无言以对。

    郭阳看着眼前说不出话来的邱行健,眼中闪过一丝意外,看样子这小子倒也不是完全傻到不透气。

    如果说他继续坚持,要用深市周报炒作自己绯闻的话,郭阳已经有了让他的父亲背处分,让深市周报登头条向自己道歉的打算,至少自己可是与深市政府有合作项目的,百亿的项目做底,自己的话可是比一个地方报社的社长有分量。

    作为一家媒体,登报道歉便是承认了自己的新闻失真,在新闻必须保证真实性的原则下,单单这一条,对报纸公信力的影响将是致命的,更何况是登头版的道歉,这已经算是将无冕之王的桂冠踩在了脚下。

    看着憋了半天没有作声的邱行健,郭阳顿时没了在与他纠缠的兴致,只听他兴趣缺缺的说道:“喂,邱公子,你还有事儿没事儿了,如果没别的事,带着你的人快走吧,我还要给我的员工交代工作。”

    郭阳见他倒也识几分时务,便只是下了逐客令,不想再与他多做纠缠。而且他也确实是单纯的只想跟夏月雯讨论一下报社的发展方向,但是听进邱行健耳朵,却是换了一个意思。

    很多时候单纯的一句话,会随着听者自身的心态或者意识,被曲解出更多的意思,也就时常说的,心理污秽的人,听什么都是污秽的。

    郭阳的话,让邱行健心里咯噔了一下,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交代工作?怎么交代?想到这里,他看了一眼夏月雯的神色。

    这时夏月雯因为拿到郭阳的支票,心中又惊又喜,同时又有一些不好意思,因为她心里也明白,自己这间报社的确不值这些钱。

    但看在邱行健的眼里,却只觉的她一颦一笑里春心荡漾,举手投足间媚态横生。

    妒火在他的心中蔓延,邱行健咬牙切齿的看着相视而笑的二人,口中默默念叨着:“奸夫**……”

    俗话说贫不与富敌,相对于家道中落的夏月雯,他是高不可攀的存在,但与出手就是三百万的郭阳相比,就不只是相形见绌那么简单了,本身在气势上已经输了一阵,在物质上又输了一截。

    邱行健的心中虽然恼怒异常,但在郭阳全方位的碾压下,心中也是阵阵发虚,虽然门外还有自己的两个朋友,却是丝毫不能给他带来任何勇气。

    尴尬的站在原地,邱行健有些骑虎难下的感觉,留也不是走也不是,继续待在这里并没有人理会自己,而且因为摸不清郭阳的底细,就算自己留下来,也没了再与他争辩的资本。

    邱行健的内心在不停地挣扎着,郭阳瞥见他仍站在那里,嘴角一撇疑惑的问道:“你怎么还不走,还要等我留你吃晚饭吗?”

    听到郭阳的话,邱行健更加休愤难当,有种当面拆穿了妻子偷腥,却被奸夫言语侮辱的感觉,然而他却没有,以往故事发展中,被绿男子怒杀奸夫血溅三丈的勇气。

    只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恶狠狠的说了句:“艾丙!你给我等着!”然后扭头快步出了房间,有也不回的离开了南国小娱报社的院子。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