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扭捏的夏月雯,郭阳面带苦笑的摇了摇头,说道:“好了,夏丫头,不洗手?你想让这只小白手脏成什么样子。”

    说着郭阳踱步走到了贴在墙上的海报下,上下打量了一阵,自言自语般说道:“这是我上次在演唱会上的装束,看来舞台角度设计的很好,至今还没人拍到我正面的模样。”

    说到这里郭阳有些庆幸的微微一笑,伸手在海报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这样就不怕洗掉了。”

    说到这里郭阳回过头,看向身后的夏月雯,却发现她正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心发着呆。

    见她这样子,郭阳再次禁不住苦笑,提醒似的说道:“喂喂,夏丫头!你听到我说什么了吗?”

    夏月雯被郭阳的声音惊得身子一抖,听到他的话,急忙将手藏在了身后,抬起头却发现墙上的海报,已经被签上了一个大大的“艾丙,”顿时被感动的眼睛中已经闪耀起了泪花。

    她直愣愣的看着墙上的海报,慢慢的走到郭阳的身边,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

    “谢谢你,艾丙,这张照片是我在你的演唱会上亲自拍的,这还是我第一次听演唱会呢,本来只想去挖掘点素材,但是你的那首爱冰人真的很好听,只是很可惜当时因为灯光的关系,我没有拍到你的脸。”

    说到这里夏月雯,泪光闪闪的看着郭阳的脸,仔细打量了一番,面颊再次变得涨红一片,只见她低下头,轻声说道:“现在终于知道你的样子了。”

    因为上一世对夏月雯印象的关系,郭阳看着眼前含蓄内敛,略带羞涩的她,一时间脑子里还是转不过弯。

    这种感觉有些奇怪,总是不自觉地将上一世夏月雯的形象,与眼前羞涩的少女重叠在一起。这种近似于人格分裂的反差感,让郭阳甚至有些不敢接受,眼前这个小丫头就是今后新闻界叱咤风云的冰雪女皇。

    就在这时,之前已经去印刷车间的谭叔,急匆匆的小跑了进来,警惕的瞥了一眼郭阳,接着趴在夏月雯耳边小声说道:“小雯,那个姓邱的又来了,现在在门外呢。”

    虽然他的声音并不大,但是由于距离太近,还是传进了郭阳的耳朵里。

    听到谭叔的话,夏月雯的眉头微微一皱,脸上刚刚还是一副娇羞少女的模样,转眼间便冷了下去。

    她小心的看了郭阳一眼,一副左右为难的样子。

    郭阳见她的模样,心神领会开口说道:“既然你有客人,那我就先不打扰了,改日再来拜访吧。”

    郭阳此刻一定下定决心,既然自己重生之后,已经把曾经的历史轨迹改的面目全非,竟然还与夏月雯这样的大神有了交集,那自己就得抓住这次机会,至少不能让她成为今后自己的掣肘。

    但听到郭阳的话,夏月雯的眼中却是闪过了一丝慌乱,急忙开口说道:“别别,你先别走,我先去把他打发了,回来咱们再聊。”

    偶像上门是多麽千载难逢的事情,况且她还没弄清郭阳的来意,怎么能轻易地就让他走了,想到这里,夏月雯招呼了一声谭叔,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听到她的话,郭阳还没来得及分辩,就见她扭头出了房间,无奈之下,郭阳只能先找个地方坐下,静静的等待。

    房间里正剩下了郭阳自己,坐在之前夏月雯坐过的椅子上,郭阳百无聊赖的四处打量,这个房间不小,除了一半让夏月雯当做写字间之外,另外的一半被布帘挡着,应该是她休息的地方。

    将视线转回夏月雯的写字台,这里是她编写文案的的地方,桌面上为求平整所以盖着一张玻璃,但因为之前的翻找变得有些杂乱,在无章的各种稿件之下,郭阳隐约的发现有些相片,被压在玻璃台面的下面。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郭阳将杂乱稿件拨在一旁,打量起下面的照片来。

    玻璃台面下的照片,以三口人的合照居多,很显然应该是夏月雯与其父母的合照,这些照片包含了她每个年龄段,只是看起来,她的父亲在最后的几张相片里,显得有些病怏怏的,想到她父亲的早逝,郭阳心中不禁释然。

    在众多照片里,郭阳看到了唯一的一张大合照,这应该是一张全家福,在这张照片里郭阳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那就是夏中生,他的怀里正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一副老怀甚慰的笑容,想来他抱着的应该就是他的孙女夏月雯了。

    说起来夏月雯的出身还是极好的,自己的祖父是华夏新闻界的先驱,在自己那个年代,郭阳曾不止一次的觉得,夏月雯的成功,自身能力固然是一方面,对这一点郭阳深有体会。但更重要的是她受到了祖父的萌阴,要不然她的发展不会如此迅速。

    但是直到自己来到这家小报社,郭阳才明白,事实可能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在曾经那个年代,郭阳并不知道夏月雯竟然还有过这样的经历。

    不过想到那个时代夏月雯旗下的报刊,也是以写娱乐报道见长,郭阳心中倒是有了几分释然,想来也应该是有,对这家“南国小娱”的情怀在里面。

    “哼,有客户?有什么客户能比我重要?我还就不信了,就你们的破报纸,除了那些江湖郎中,还有谁能看得上!”

    就在这时,屋外的院子里传来了一阵尖刻的声音,这声音就像老鸨的声音一般刺耳,让郭阳不禁觉得有些扫兴。

    他话里的内容,让郭阳更觉得一阵心头火起,本来他就有些后悔,说自己是男科门诊的大夫,听到他的话心中更是不爽。

    这个声音一落,紧接着便传来了夏月雯略带哭腔的声音,“你给我站住,你别进去,里面有我们报社的客户!”

    随着夏月雯急切的声音,郭阳转身看去,一名身着银灰色西装的男子走了进来。他一进门便上下打量了郭阳一眼,眼神中满是桀骜与不屑

    郭阳的视线扫过他的面容,只觉得他眉宇之间笼罩着一丝阴鸷,薄薄的嘴唇透着几分刻薄,察觉到他的眼神,心下便已经推测出了他的为人。

    夏月雯这时也紧随着身着灰色西装的男子走了进来,紧张的看了郭阳一眼,伸手就要去拉男子的胳膊,口中说道:“邱行健,你给我出去!”

    只是她的手,刚刚抓住那名被称作邱行健男子的擦袖口,便被他甩在了一旁。

    看着夏月雯一脸急切泫然欲泣的模样,郭阳不禁皱起了眉头,冷冷的看了邱行健一眼。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