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小心的挪着步子,寻找着夏月雯的踪迹,渐渐地他的眼睛适应了屋内的光线,虽然还是没发现夏月雯的身影,但是却看清了贴在墙上的海报。

    这些海报不禁让郭阳的眼神一滞。虽然看不清海报上人物的面目,那黑色的棒球帽,以及白色的休闲宽松衬衫,这不是上次自己在深市商演时的装束吗?

    看着墙上的海报,郭阳心中想着,闪过阵阵惊疑,心中隐隐的明白,夏月雯为什么看到自己会是那种反应了。

    “你就是昨天夜里在江边唱歌的人吧?或者说你就艾丙?”身后突然传来夏月雯的声音,不禁让郭阳心中一惊。

    急忙转过身,只见在暗房对面阴暗的角落里,一盏台灯亮了起来,而灯光下坐着的,正是一脸微笑的夏月雯。

    郭阳有些弄不清现在的状况,夏月雯坐在桌前,手里拿着一张相片,眼神流转像是在比对着什么,笑的像只小狐狸。

    等等,夏月雯竟然笑了?要知道在曾经那个年代的新闻界,广为流传的最难做到的两件事,第一件是让郭阳吃亏,第二件便是让夏月雯一展笑容。

    没想到不吃亏的郭阳,竟然让万年寒冰般的夏月雯笑了。郭阳暗自摇头,自叹造化弄人。夏月雯的笑容挂在脸上,如同冰川瞬间消融,露出了下面盛开着的花海,阳春三月的暖风里,带着些许春寒料峭。

    见郭阳并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脸上的表情不停地变幻,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怪异,并不像是看陌生人的感觉。

    夏月雯不禁有些疑惑的问道:“喂,你干嘛那么看我,我们以前见过吗?”

    她的话顿时打断了郭阳的胡思乱想,回想之前她的问题,郭阳沉吟了片刻,接着开口说道:“我应该没见过你,但你很显然已经见过我了。”

    说着郭阳轻抬下巴,指了一下墙上的海报。

    “哎呀,真是你!”听到郭阳的话,夏月雯一声惊叫,将手上的相片一丢,也不再去琢磨他认不认识自己的事儿了,满脸惊喜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她如何听不出,郭阳话里的意思,已经默认自己便是艾丙了。

    站起身来的夏月雯,突然神色一愣,急忙在写字台上翻找起来,一边小声嘟囔道:“我的本子呢?”见她慌张的样子,郭阳不禁好奇的出声问道:“哎,你找什么呢?”

    夏月雯并没有因为郭阳的问题,而停下手上的动作,她一边翻找着,一边回答到:“你别动!等会儿!麻烦给我签个名!”

    夏月雯的话让郭阳一阵无语,心中不禁暗暗悱恻,这个慌慌张张的姑娘真是夏月雯吗?如果后世的那些追求者,知道她竟然还有这个样子,不知道会不会大跌眼镜。

    不过她的话,也让郭阳想起了自己前来的目的,之前因为被打岔差点把这事儿给忘了,不过既然知道报道的作者是夏月雯了,郭阳心中也了然许多。

    既然是夏月雯亲自操刀的报道,那就容易理解了,她的文章一向以角度刁钻,想法新颖而著称,而这次的新闻,能再众多报道中独树一帜,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郭阳并不太清楚夏月雯发迹之前的经历,但却是知道,她入职不久便成为了南方省一家报社的首席记者。

    这个首席记者,可不像北方晨报那样荣誉的成分大一些,而是实实在在的NO.1,在报社的记者里是拥有绝对地位的。

    紧接着夏月雯在职务上开启了暴走模式,从首席记者开始,只用了几年的时间便成为了报社总编,虽然在名义上她是二把手,却利用自己的手段成为了实际上的一把手,按报社内当时的说法叫垂帘听政。

    后来报社改制,夏月雯一跃成为南方报业集团的董事长,而当初报社的社长则直接被她踢出了局。

    而这时郭阳刚刚完成对北方晨报的整合,说起来夏月雯起步比郭阳还要早一些,如果不是北方晨报本身就比夏月雯所在报社的底子厚,自己有没有资格与她分庭抗礼,还是个未知数。

    无数线索洪水一般涌过郭阳的脑海,看着眼前脸上还挂着些许青涩气息的少女夏月雯,他的心中不由的涌过些许庆幸,这时的夏月雯还没有崭露头角,但在报道上已经初漏锋芒。

    没想到自己的一时兴起,竟然引出了这么一尊大神,而且她还莫名其妙的成为了自己的粉丝,真是不得不感叹造化弄人啊。

    上一世的这时候,自己还是北方晨报的一名小记者,自然无法与深市的夏月雯有所交集,但现在不同了,因为自己的重生,已经潜移默化的改变了许多事情的轨迹。

    看着眼前一脸花痴少女模样的夏月雯,郭阳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但同时也在心中告诫自己,千万不能因为她这样便对她有半分轻视。

    “好了好了,你别找了,给我拿支笔吧。”看到夏月雯已经把本来整齐的桌面,弄得杂乱无序,郭阳不禁摇了摇头,开口说道。

    听到郭阳的话,夏月雯不禁一愣,抬头看了郭阳一眼,瞬间像是明白了什么,眼中一亮抿嘴笑着,从桌上的笔筒里抽出了一支签字笔,小步跑着几步来到郭阳面前。

    “啂,给你。”说着夏月雯伸出葱白一般的纤纤玉手,面颊微红,有些不好意思的将签字笔递给了郭阳。

    郭阳将笔接过,只见夏月雯接着将手面一展,举在了他面前。因为夏月雯的身高要矮自己不少,所以要将手微微举起,才能放到郭阳面前。

    这种情形下,夏月雯因为身材相对矮小,又加上那张青涩的面孔,举着手就像是个在要糖吃的孩子。

    看着眼前有些颤抖的小手,郭阳心中不禁生出了几分怜爱,这种情感无关情欲,再怎么说郭阳对夏月雯的印象已经根深蒂固了,也不会对她生出什么情感,只是单纯的把她当做一个可爱的小妹妹来看待。

    看这样的样子,郭阳自然明白她是会错了自己的意思,不禁摇了摇头,轻轻在她的手面上一点,笑着说道:“把名字签在这儿,你是打算永远不洗手了吗?”

    感受着手上的触感,听到郭阳的话,夏月雯面颊上的绯红更甚,她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水汪汪的眼睛直视着郭阳,用力的点了点头。

    从她的眼神里,郭阳竟然看到了一丝坚定的意味,心下更加无语,这就是前世所谓的脑残粉了吧,夏月雯啊夏月雯,你怎么能这样!难道上一世的你一直是个大闷骚吗?

    郭阳心中一时间五味杂陈,说不出是幸灾乐祸,还是有些失望,除了感叹造化弄人以外,他已经想不出合适的解释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