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这里谭叔沉吟了一阵,像是思量着什么,嘬了嘬牙花子,猛吸了一口烟开口说道:“也不瞒你说,我们南国小娱,本来不叫这个名字来着,南国早报听说过吧。”

    听到这个名字,郭阳倒是若有所思了起来,他隐隐记得这家报纸可是有些年头了。

    但是郭阳从没看到过这份报纸的实物,只是依稀记得,上一世偶然在一本纸质媒体的历史上看到过这个刊名,到现在已经有半个多世纪的历史,细算起来建国前就已经有了。

    见郭阳沉思的模样,谭叔还以为他没听说过南国早报的名字,微微有些失望,再次思索了一阵,继续说道:“那夏中生知道吧?”

    听到这个名字,郭阳满眼的震惊之色,这可是华夏报业的先驱了,当初RM日报的建立还有他的一份功劳,要说这人如果自己不知道,就有些贻笑大方了。

    “夏中生可是华夏媒体人的先驱,怎么难道南国早报是他办的?”想起这号人物,郭阳弄不清楚谭叔的意思,有些小心的问到。

    听郭阳这么说,谭叔的眉毛一挑,嘴角瞥过一丝傲然,开口说道:“这话你可算是问着了,这南国早报最早还就是夏中生办的,之后交给了他儿子打理,但自从他去世以后,因为他儿子不善经营,加上其他报纸的排挤,南国早报也就日渐败落,但是刊号什么的却保留了下来。”

    听到这里,郭阳倒是明白了,要是这么说起来南国小娱还真算不上黑户,这年头新闻总署的末位淘汰制还没有提出,所以能保留刊号也不算是难事。

    但是这个刊号始终是属于南国早报的,所以南国小娱的现状,就是处在一段灰色地带里,凭着本身与南国早报近似的刊名,在夹缝中苟延残喘着。

    其实最让郭阳震惊的,并不是夏中生或者他创建的南国早报本身,而是夏中生有个继承了他全部衣钵的孙女夏月雯,这可是当年与郭阳分庭抗礼的华夏报业大亨之一。

    小雯?正低头思索的郭阳,脑中顿时灵光一闪,怪不得刚才听声音这么耳熟!只见他猛的抬头急切的问道:“那你之前说到小雯,是不是夏月雯?”

    谭叔被郭阳突然的动作,惊得将杯中的茶水撒了一地,但听到他的问题,眼神中不由的又多了几分警惕,见他这般模样,郭阳暗自懊恼,心道是自己心急了,看起来这谭叔跟夏月雯的关系必定不一般,自己贸然这么问,不引起他的警惕才怪。

    “你怎么知道小雯全名的?”谭叔目光灼灼的看着郭阳,沉声问道。郭阳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听谭叔这么问,他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见郭阳突然变得有些吞吞吐吐,谭叔更确定自己的猜想没错,将他之前送给自己的软华夏往前一丢,冷哼了一声开口说道:“我还真以为你是什么客户呢,原来是个登徒子!赶紧滚,这里不欢迎你!”

    听到谭叔的话,郭阳顿时有了些火气,就算自己来这里是别有用心,但也绝无恶意,况且自己的礼数已经做足了,也总不能这么不识抬举,说翻脸就翻脸。

    郭阳想到这里,缓缓地站起身,脸上挂着毫不掩饰的愠怒,刚要开口说什么,身后一阵冷清的声音,像是深秋时节扫过荒芜庭院的微风一般响了起来。

    “谭叔,你这怎么说话呢,上门便是客,总不能让人说咱们失了礼数。”这个声音顿时将郭阳的火气浇灭了大半。

    郭阳缓缓的转过身,只见一张略带青涩,鼻上还架着一副硕大圆框眼镜的脸庞,正漠然的看着自己。

    虽然看起来,他还不像后世那般成熟美艳不可方物,但她身上清冷的气质却没有丝毫变化,这不是夏月雯又是谁。

    此刻郭阳正在屋内站着,阳光从屋外射进来,被门上的横梁所遮挡,将阴影投在了他的脸上。见到郭阳的样子,夏月雯神色一愣,冷漠的眼神中猛然闪过一丝炽热,但转瞬便消匿无踪。

    只见她故作镇定的轻咳了一声,将视线转向了谭叔,开口说道:“谭叔,那一千份报纸印出来了没?还有心思在这边喝茶,真应该让你去送货,好了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赶紧去忙吧。”

    听到夏月雯的话,谭叔不禁面色一红,但随即又想起了什么,撇了郭阳一眼,有几分担心的对夏月雯说道:“可是……他……”

    “这里不用你担心了,你去吧,如果今天印不出来,明天就你去送报纸。”谭叔的话刚刚出口,便被夏月雯打断了。

    听到夏月雯话里的威胁,谭叔重重的叹了口气,逃也似的向放置印刷机的房间跑去,临走还不忘狠狠地瞪了郭阳一眼,警告之意溢于言表。

    见谭叔已经离开,夏月雯微微低头,小声说道:“你有什么业务,来我房间谈吧。”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到,她说话的语气,已经不像之前那样清冷了。

    夏月雯说完,也不待郭阳反应,自顾自的转身离开了。在转身的一刹那,夏月雯的脸色从面颊一只红到了脖颈。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郭阳心中顿时有些莫名其妙,他如何察觉不到夏月雯语气的变化,甚至连她之前的眼神,都没逃过郭阳的眼睛。

    难道她认识我?不应该啊,难道她也重生了?

    郭阳一时间心念电闪,但对夏月雯的态度变化始终百思不得其解,考虑半天无果的郭阳摇了摇头,向夏月雯离去的方向跟了过去。

    来到夏月雯房间的门口,郭阳犹豫了一阵,再怎么说这也是女子的闺房,虽然门敞开着,但自己就这么贸然进去,似乎有些不妥。

    想到这里郭阳伸手敲了几下一旁的门板,敲门声一落,只听房间里的夏月雯紧接着说道:“进来吧。”

    得到她的同意,郭阳走进了夏月雯的房间,一脚踏入门框,一股淡淡的显影剂的药水味伴随着一阵少女的体香扑面而来。

    郭阳抬头寻找夏月雯的踪迹,房间的一角还有个房间,里面散发出暗红色的光芒,想必那里便是夏月雯洗相片的暗房。

    房间里的光线有些暗,借着门外的阳光,加上暗房里射出的些许光芒,郭阳循着之前夏月雯声音的方向,慢慢靠了过去。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