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市的街头熙熙攘攘,郭阳不停地在人群中穿梭,突然鼻子有些发痒,禁不住打了一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头觉得有些莫名奇妙。

    这几天的天气不冷啊,怎么会感冒呢?郭阳摇了摇头,看了一眼手中报纸上的地址,地址是没错,可南国小娱在哪儿?

    郭阳看着眼前破旧的瓦房一阵无语,这里是深市的城中村,低矮的瓦房在一片高楼大厦的环抱中显得格外突兀,按报纸上的地址,南国小娱报社就应该在这里,可是自己已经转了两圈了,还是没有找到。

    难道一家具备发刊资质的报社,竟然能沦落到在地址上造假的地步?这不是专门印发治疗男性隐疾,或是卖催情类药物小报的套路吗?

    郭阳决定再找一圈,如果再找不到就打道回府了,虽然自己最近时间上比较富裕,但也不能这么浪费,自己还想约王怀宇再谈一次呢。

    走在充满了历史感的城中村里,郭阳不时的躲避着地上横流的污水,以及随处可见的生活垃圾,巷子上方的电线,像蜘蛛网一样盘根错节。

    不管再发达的城市,总有发展不均衡的地段,而这片城中村便是如此,一直到后世这种情况虽有所减缓,但仍然没有完全解决,这种地方成为了城市中藏污纳垢的所在。

    在后世深市的地价可以用“寸土尺金”来形容,高额的地价加上更高的拆迁费用,让开发商对这片城中村望而生畏。

    这种情况很快成为了恶性循环,价格越高越是无人问津,可时间拖得越久,地价便也水涨船高,正因为如此,一直到后世,这里仍旧保持着现在的样子。

    一根电线横贯小巷,中间微微有些下垂,离郭阳头顶只有不到一寸的模样,见这情景郭阳不禁微微低了低头,小心翼翼的穿了过去。

    就在这时郭阳的心中一动,如今不像后世,有电子印刷机这种相对小型化的设备,现在报社里所用的,大多还是老式的圆压凸版印刷机,这种设备不止体积大,而且需要的电能也大,一般的电线是承受不了这样的过载的。

    而且因为这个年代网络的局限性,大多还不存在电子版的说法,所以很少有编稿的报社与印刷厂分立的情况。

    因为定稿之后,还需要排版,排版之后紧接着就要试版,但排版与试版都要印刷厂来完成,如果报社与印刷厂里的太远,工作起来就太麻烦了。

    想到这里郭阳抬头在杂乱的线路中寻找起来,只是一眼他就发现了那根与众不同的电缆,在无数解决生活用电的低载电线的对比下,这根电缆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没人家里会用到这么粗的电缆的,看到这里郭阳会心一笑,顺着电缆的方向沿着巷子走了下去,终于他发现了一条更不起眼的小巷,因为它的不起眼,郭阳两次路过这里,都以为只是房屋与房屋之间的仄道。

    这么窄的小巷,报纸是怎么运出去的啊,郭阳不禁有些怀疑,但电缆的方向的确是伸向这边,而且耳边隐约听到小巷深处,有阵阵充满节奏的机械运转声,这是印刷机的声音没错,想到这里郭阳耐下性子,继续往里走去。

    终于在拐了一个街角之后,郭阳发现了南国小娱报社的所在,这个地方看起来已经不止是寒酸了。

    一块尺余长的牌子,白色的漆面因为深市气候的关系,变得有些斑驳,上面用黑色油漆写着“南国小娱”,整块牌子钉在门框上,在充满节奏感的印刷机运转的响动中,显得摇摇欲坠。

    不过显然这块牌子,起到了它应有的作用,如果不是它的存在,郭阳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相信,眼前这已经腐朽到漏了几个窟窿大门里,竟然藏着一家报社!相比之下门框上斑驳的牌子都可以用光泽如新来形容了。

    这是什么套路?大隐隐于市,还是别有洞天?郭阳站在报社的门前,犹豫着该不该推门进去,脑中时不时的想到一些莫名其妙的画面。

    比如一推门,里面却是充满科技感的印刷设备,几名穿着整洁工装的工作人员穿行其间,或者他推开门,里面是现代化的写字楼,无数人正低头奋笔疾书或者飞快的敲打着键盘。

    摇了摇头,将脑海中不切实际的画面甩了出去,郭阳自嘲的一笑。他看了一眼手中的报纸,关于江边歌手那篇报道下的署名,也不知道是不是化名,这种人物待在这里,简直是宝珠蒙尘啊。

    想到这里,郭阳小心翼翼的推了一下门,生怕自己会用力过度将整扇门给推下来。只是门并没有让被推开,显然里面已经被拴上了。

    见这情形,郭阳更加疑惑了,到处都透着一股诡异,哪有正儿八经的报社关着门的,又不是搞地下工作。

    但这的确又是一家拥有发刊资质的报社,要不然酒店的服务员也不会从街头买到这份报纸了。

    有些无奈的郭阳扣动了门上的门环,他用的力度有些大,生怕门环的声音会被里面印刷机的噪音掩盖住。

    郭阳在门前等了一会儿,门内并没有什么动静,见这情形郭阳再次扣了几下门环,这次他用的力度更大,屋内顿时有了动静,只听一个沙哑且略显苍老的声音传了出来,“来了来了!谁啊?门都给你敲下来了!”

    郭阳看到门上的破洞里有人影一闪,紧接着一只充满血丝的眼睛,从破洞里看了出来,此情此景不禁让郭阳的头皮有些发麻,这光天化日的不是闹鬼吧。

    也许是对郭阳的愣神有些不耐,只听里面的声音接着说道:“哎哎!愣什么哪!有事儿就说,我里面还忙着呢!”

    听他这么说,郭阳轻咳了一声,看了一眼报纸上那报道的署名,说道:“大爷您好,请问青岚是在咱们报社吗?”

    听到郭阳的意图,显然里面的老者多了几分警惕,沉声的问道:“你是谁?你来找她做什么?”

    郭阳心念电闪,顿时想到了报纸上的小广告,急忙说道:“我自己开了一家诊所,想找她在你们的报纸上打个广告。”

    郭阳说完脸上不禁有些涨红,他自嘲般的心道:没想到如今自己,竟然也涉足治疗男性隐疾的业务了。

    不过显然他的借口起了作用,门内的老者放下了对他的警惕,一边将门打开一边说道:“哦,来打广告啊,早说不就完了,快进来吧。”

    说着将郭阳迎了进去,然后重重的将门带上,一时间尘土随着木屑纷飞。

    “大爷,这样门真不会倒吗?”郭阳被关门的声音吓了一跳,诧异的问到。

    “嘿,没事儿,结实着呢,来跟我来吧!小雯在里面呢。”说着走在了前面,郭阳听到老者的话,明白过来青岚应该就是,他嘴里小雯的笔名了。

    转过一面影壁,郭阳来到了一个小院,这是个极小的院子,地面上摆满了已经打了包的报纸,看样子马上是要发出去的。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