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郭阳的吩咐下,星河酒店的司机,将黎九与王怀宇送回了他们所住酒店。一路上王怀宇一直铁青着脸一言不发,他的状态不禁让黎九有些担心。

    自己带小宇出门时,董事长可是刻意嘱咐过,要自己照顾好他,郭阳能在短短时间内就达成现在的成就,果然不是易于之辈,早知道就不带小宇去了。

    黎九默默的摇了摇头,心中不禁有些愧疚,他住在王怀宇的隔壁,二人一路沉默着走出电梯,经过王怀宇的房间,黎九叹了口气劝说道:“唉,小宇成败乃兵家常事,一次不成,我们还可以再跟他谈一次,没什么的,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别的话王怀宇倒是没怎么听进耳朵里,唯独“再跟他谈一次”这一句,显得尤为清晰,不禁让他的心中一突,眼神里再次闪过一丝恐惧。

    黎九并没有察觉到王怀宇的神情,只见他有些愣神的将视线转向自己,脸上强扯起一丝微笑,艰难的点了点头,然后打开了自己房间的门,逃也似的一闪而入。

    王怀宇的表情不禁让黎九一愣,刚要再说两句,却见他已经闪进了房间,并且已经关上了房门。黎九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站在门外道了句“早点休息”然后便回了自己房间。

    王怀宇在关门的一刹那,神情再次垮了下来,他神色沮丧的窝进了房间里的沙发,眼神直直的望着天花板,不知在琢磨着什么。

    他如何看不出郭阳眼神中的嘲弄,自己何曾受过这等待遇。一直以来颇为自负的王怀宇,第一次感受到了被人嘲弄的感觉,这正是他一路默然的原因。

    其实王怀宇很愤怒,但是不知怎的,却无法表现出来,或者说是不敢表现出来,他为自己的懦弱感到羞耻,但不管自己鼓起多大的勇气,都会在郭阳的面前荡然无存。

    朦胧中王怀宇不知道自己身处在哪里,只是感觉脚下软软的,看地上的纹理就像是人的掌纹,他蹲下身子,诧异的触摸着脚下奇怪的纹路,手感有些粗糙,而且还有些温热。

    “怎么样,我的手上好玩儿吗?要不要在我手指上写个到此一游?”身后突如其来的声音,让王怀宇猛的一惊,扭头看去却是郭阳巨大的脸,神色中满是嘲弄。

    而王怀宇这时才发现,自己竟然站在郭阳的掌心里,脚下的纹路竟然真的是掌纹,惊恐不已的他想要大喊,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来,无论自己的嘴张的多大,可声音偏偏卡在了喉咙里。

    紧接着他的脚下一阵晃动,手指的阴影出现在了自己脚下,王怀宇更加惊恐的发现,郭阳的手掌竟然在缓缓的握起,渐渐地自己陷入了一片黑暗里,无处不在的挤压,让他陷入了窒息,身上筋骨发出恐怖的碎裂声。

    “啊!”王怀宇挣扎着终于喊出了声,却发现自己竟然从沙发上翻滚了下来,身上的衣服已经再次被冷汗浸透了。

    坐在地上,沉沉的喘着粗气,王怀宇反应过来之前自己是睡着了,他烦躁的使劲揉搓着自己的头发,很久才冷静下来,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他伸手抹去额头上的冷汗,回忆起梦中郭阳的样子,他的心中还是忍不住一阵胆寒。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被敲响,惊得王怀宇身子一抖,颤声问道:“谁啊?”门外传来了黎九的声音“小宇,是我!天不早了,去吃晚饭吧?”

    “哦,好,九叔你先去餐厅等我吧。”听到是九叔,王怀宇禁不住舒了一口气,回应道。

    王怀宇起身,将自己身上被冷汗浸透的衣服换下来,又冲了个澡,整了整神色,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分割线-----------

    星河酒店

    郭阳此时也坐在餐厅里吃着晚餐,在王怀宇二人走后,郭阳接到了沈晓曼的电话,说是省政府要开会研究,省城的CBD项目建设。

    郭阳由于无法赶回C市,所以将这件事全权托付给了沈晓曼。但特别嘱咐道,不管怎样一定要将政府的资本,控制在百分之二十以内,而且艾丙要主导CBD的建设,而且最好还是拖延一下,最好不要在近期开工。

    对此沈晓曼的意见与他是一致的,便欣然应了下来,紧接着郭阳将自己想与宏大合作的想法告诉了沈晓曼,她也觉得郭阳的意见,是锻炼团队最稳妥最快速的方法。

    至于郭阳所说拖延一下的意思,沈晓曼也明白,不管是艾丙还是高兰基金,当下的所有可动用的资金,基本都已经被套牢了。

    剩下的在维持华夏城的建设,蓝星的整合,跟集团的日常所需上已经捉襟见肘,这段时间里艾丙一直是在踏着临界运营着,稍有不慎便便有可能万劫不复,而且资金回笼至少还要一周的时间。

    正因为如此,这是一个秘密,不能让任何人知晓,如果被有心人知道,再来一次曾经赵三那样的动作,郭阳可就无力回天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艾丙的控制权,落在别人手里。

    特别是着几天以来,郭阳总有些隐隐的预感,叶冠豪离去时的威胁犹在耳际,虽然他不了解艾丙的情况,但却对高兰基金的底细一清二楚,郭阳有些担心,他会在高兰基金身上动手脚。

    牵一发而动全身,艾丙集团与高兰基金的关系太密切,如果高兰基金受到打击,难保不会影响到艾丙集团的安危,想来这将是一场雪崩似的灾难,郭阳这几日一直待在深市,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在里面。

    之前郭阳这已经嘱咐过高兰,让她这段时间特别注意一下叶冠豪的动向,这几天一直没有传来消息,料想他应该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只要这样的情况再坚持几天,那自己的一切担心,都可以烟消云散了。

    不知为何,正吃着晚餐的郭阳,脑海中突然冒出了王怀宇惊慌失措的样子,虽然嘴里还嚼着东西,但却无论如何也忍不住笑意,险些将嘴里的食物喷出来。

    怎么突然想起这小子来了,郭阳疑惑的拿起水杯,喝了口水,将嘴里的食物艰难的送进了胃里,舒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这小子现在怎么样了,冷静下来了没有,其实郭阳也没想到,自己竟可以把他吓成那样子,想起王怀宇跟自己说话时的摸样,郭阳心中倒是有些期待再与他会面了。

    一向喜欢把别人笼罩在阴影里的王怀宇,竟然倒在了自己的阴影中,每当想起这个,郭阳就忍不住觉的好笑。真想看看自己能影响王怀宇多久,郭阳有些恶趣味的想着。

    嘴角挂着笑意,郭阳咽下最后一口晚餐,无意的瞟了一眼窗外江面的夜景,话说在深市的这段时间,窗外的景色就在自己的身边,却还没有实地去看一下。

    郭阳想着,透过窗户发现江边的环道的一盏街灯下,正围了一群人,不知在做什么。看到这里郭阳心中一动,起身走出了酒店。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