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怀宇面对着郭阳,只感觉自己心脏被被他攥在了手里,随着他的揉捏的频率跳动着,无论如何挣脱,都逃不开郭阳的阴影。

    为什么,为什么他什么都知道!王怀宇在不停的问着自己,他不相信世上有未卜先知的人,但也正因为如此,他无法解释自己的想法在郭阳面前无所遁形。

    他讨厌被掌控的感觉,这也正是他叛逆的原因,但郭阳的掌控却与父亲不同,这更像是全方位无死角的碾压。

    结合之前郭阳在投资运营上的种种迹象,王怀宇十分怀疑郭阳是个会未卜先知的人,他内心的信念因此动摇,对未知的不解,转化为对郭阳无尽的恐惧。

    一旁的黎九察觉到他的异样,急忙问道:“小宇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王怀宇听到九叔的话,眼神直愣的转过了头,张了张嘴,却因为胸中强烈的窒息感,无论如何也发不出声来。

    郭阳见王怀宇的模样,嘴角微翘,端起眼前的茶杯轻啄了一小口,沉吟了一阵起身说道:“看样子王公子是抱恙在身,没关系,我们今天的谈话就到此为止,正好我们也需要时间各自考虑一下,这样黎助理,你抓紧时间送他回去休息吧,我通知酒店派车送你们。”

    说完郭阳微微颔首,转身离开了,黎九看着郭阳离去的背影,深知失去这次机会,再想与他合作可就难了,想要开口挽留。

    却又瞥见一旁的王怀宇,脸色苍白满脸冷汗的样子,咬了咬牙,最终还是重重的叹了口气。与自己的侄儿相比,跟郭阳的合作还是微不足道的。

    只是黎九现在心中很疑惑,自己天不怕地不怕的侄儿,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看样子这明显是吓的,因为在他父亲那儿,他不止一次见王怀宇露出过这种表情,可是那是在他父亲手持皮带的情况下啊。

    郭阳到底说了什么,能把他吓成这样,黎九并不懂英文,所以他怀疑问题一定是出在郭阳与侄儿最后的对话上。

    就在这时,酒店的司机来到了他们身边,开口说道:“你们好,郭董吩咐我把你们送回酒店,请问是现在动身吗?”听到司机的话,他明白这已经是郭阳的逐客令了,心中有些不甘的点了点头,看了一眼王怀宇问道:“小宇,怎么样?能自己站起来吗?我们该回去了。”

    黎九的话让王怀宇如释重负,跟着眼神中也有了些神采,忙不迭地点了点头,扶着座椅的扶手,竭力的将自己的身体撑起来,只是腿还有些软,站起来显得颤颤巍巍。

    可王怀宇起身的第一件事,不是着急往外走,而是小心翼翼的左顾右盼了一番,四处寻不见郭阳,这才放下心来,长出了一口气,神色缓和了下来,力气也重新回到了身上。

    显然他也知道自己的表现差强人意,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对黎九说道:“好了九叔,我们走吧。”说着便跟在司机的身后向门外走去。

    “这就走了啊,你们可以多待一会儿,那个位子的风景还是不错的。”王怀宇刚走出餐厅,身后突然便传来了郭阳的声音,顿时惊的他身子一抖,腿也有些不堪重负,堪堪就要瘫倒。

    还好黎九眼疾手快,急忙将他搀住,扭头向郭阳说道:“多谢郭董好意,小宇的身子有些不适,我们还是不多待了。”

    听黎九把话说完,郭阳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身子要紧,赶紧送他回去休息吧。”说完,郭阳扭头对司机嘱咐道:“开车小心一点,一定要把两位安全送回酒店。”

    黎九向郭阳道谢,扶着王怀宇跟随着司机走出了酒店,见二人离开,郭阳嘴角挂上了一丝得逞的笑意,未来的商界智者,竟被被自己耍成这样,心中不由得升起一阵成就感,要换在自己所处的年代,郭阳还真没这自信,能在与王怀宇的碰撞中占得上风。

    其实对于王怀宇的建议,郭阳还是有几分动心的,这样的确能更快的,将艾丙的团队带出来,不过对于宏大要求股份的条件,他却不能接受。

    一方面是因为价码的确太高,另一方面却是因为王怀宇的父亲,宏大集团的董事长王鹤辰。

    这人的野心太大了,在曾经那个年代,自己并未涉足房地产行业,所以跟王鹤辰也没什么交集,更谈不上交恶,但新闻媒体总会得到许多旁人无法得知的秘辛,更别说身为媒体大亨的郭阳了。

    对于这些秘密,媒体总会选择一些尺度较小的,报道出来吸引读者眼球,人性本身的求知欲,决定了人类对未知的事物,一向充满了谜一般的兴趣。

    而尺度较大的秘密,则视情况,要么加以引导隐藏,要么直接雪藏,但如果需要也会直接报导出来。

    往往这样的新闻是经过了某些人的默许,而且一定会在某些行业内或者某个圈子里引起强烈的震动,有人会因此身败名裂,也有人会因此功成名就。

    但总之不管如何,这一切都成为了无冕之王名号下的垫脚石。

    而王鹤辰便是这个名号下的牺牲品。他的野心,导致无数大小地产商饮恨,或是破产或是直接被吞并,在宏大集团日渐壮大的同时,也触及到了另一个阶层的利益。

    在各方默许下,无数关于王鹤辰以及宏大集团的负面报道被揭露,宏大集团因此被逼进了绝路,最终的结果,却是成就了他的儿子王怀宇的赫赫威名。

    郭阳对于王鹤辰的套路太熟悉了,当初不少关于他的负面新闻,便是郭阳旗下的媒体发送的。

    所以对深知一切的郭阳来说,当下王怀宇的条件属于愿者上钩,只要自己接受,那就等同选择了被宏大集团蚕食的风险。

    不过话说回来,谁蚕食谁,谁有占据谁,这还真的不一定,至少上一世的地产界可是没有艾丙建工的。

    在郭阳的规划里,艾丙建工在未来,是要占据华夏地产业一席之地的,唯独不同的是,他从没考虑过独占整个市场。

    华夏的市场,我艾丙吃不下,你宏大也吃不下,野心只会让现实碾压到渣都不剩。

    郭阳嘴角扬起一抹高深莫测的微笑,返身往酒店内走去。

    郭阳心中已经暗暗决定,他还要再与王怀宇谈一次,如果他能说服自己的父亲最好,如果王鹤辰仍然像上一世那样一意孤行,郭阳不介意借个势,让艾丙建工成为斩杀宏大的刽子手。

    总之宏大未来是王怀宇的,郭阳更想与他结个同盟,这个市场实在太大了,任谁独享都会被撑死,平衡才是最好的结果,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多个伙伴总比多个对手要好得多。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