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年轻人这般反应,九叔眉宇间闪过一阵失望,但仅仅只是一瞬,便藏匿在了他深邃的眼神里。

    九叔微微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这个郭阳可不是一般的暴发户,在如此短短时间里,便撑起了一片商业帝国的雏形,虽然根基尚浅,但从体量来说,羽翼已经丰满了。”

    “要不然董事长也不会如此在意他,要我亲自带你来跟他谈合作,难道你还看不出来,这也是董事长对你的考验吗?”

    听完九叔的话,年轻人翻了个白眼,撇着嘴说道:“考验又是考验,考验了我十几年了,还没个结论啊,我记得初中那会儿,老爷子不知道抽什么风,突然塞给我一个苹果,说让我拿出去换回更大的价值。”

    “可我觉得苹果最大的价值,不就是给我的身体,补充必要的微量元素吗?所以我就给吃了,九叔您说说我做的有错吗?”

    “回头可叫老爷子把我一顿好打,嗯,当时还是抽了您的腰带,都给打断了,可见您腰带已经发挥了它最大的价值,让你全程提着裤子,也把我的屁股都打开花了,哎,不知道最后老爷子赔您没有?”

    看着年轻人一副顽劣的模样,听他话里的典故,想起当时的场景,九叔的脸上闪过几分尴尬,眼一瞪抬手便用力的拍在了年轻人的头顶,气冲冲的说道:“董事长那么做也是为了你好!再编排你爸是非,小心我饶不了你!”

    “干嘛打人呢……这么大年纪了……随和点不好吗?”年轻人捂着被九叔拍疼的脑袋,小声嘀咕着,见他似乎真生气了,也顾不得继续碎碎念,期期艾艾的连忙称是。

    就在这时一名酒店的服务员走了过来,向二位问道:“请问你们就是来拜访郭董的客人吧?”

    “是的,我们就是。”服务员的话,显然是帮年轻人解了围,将九叔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顿时让年轻人心中好一阵庆幸。

    “好的,请跟我来吧。”服务员说完,做了个请的手势,便向餐厅的方向走去,见这情形,年轻人小声地嘀咕道:“嘁,这郭阳还真会摆谱。”

    他的话不偏不倚的传进了九叔的耳朵,顿时引来了他的一记怒瞪。年轻人见状,立马闭口不言,左顾右盼起来。见他玩世不恭的模样,九叔轻哼了一声,也不再理会他快走了几步,跟在了服务员的身后。

    在九叔视线离开的一刹那,年轻人脸上的玩世不恭,渐渐如冰雪般消融,这时他脸上的神情虽说不上严肃,但气质却与之前判若两人,他轻揉着被打疼的头顶,看着九叔的背影,嘴角一弯脸上多了一分无奈的苦笑。

    王怀宇宏大集团董事长王鹤辰的独子,生来在他人眼里,便是个顽劣不堪的典型败家子形象,但真实的情况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他只是对经营企业没有任何兴趣罢了。

    相比经营企业,他更喜欢的还是机械制造与无线通讯,在欧洲留学期间,他除了按父亲的吩咐,拿到了伦敦商学院的学士学位,私下里还偷偷拿下了剑桥工学院的硕士学位,人前的模样不过是自己的伪装罢了。

    求学的后几年,他跟别人说的是伦敦商学院的论文没通过,其实他这时候已经在读剑桥工学院的硕士学位了。

    他平日里的最喜欢的事,也是听一帮傻子,暗地里说自己傻,说自己是书呆子。别人越这么说他越高兴,当所有人都这样认为的时候,自己就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了。

    可是知子莫若父,不管别人怎么想,只要他的父亲坚持,那一切都是白搭。

    要说一直以来,王怀宇天不怕地不怕,事件最怕的唯独只有两人,一是自己的父亲王鹤辰,老爷子一瞪眼,王怀宇会止不住的跟着颤抖,那是发自灵魂深处的战栗。

    第二个便是眼前的这位九叔,大名黎九是王鹤辰的生死之交,从年轻时便跟随着王鹤辰一起打拼。

    后来王鹤辰有了儿子,便时不时的将儿子送到黎九这里,让他帮忙照看,其实就是想让黎九带儿子感受商场的氛围。

    而且还给了黎九与生父无异的权利,所以王怀远从小挨得打,其中一大部分,还得算在黎九的身上。

    其实王怀宇打心底,比谁都重视郭阳,从黎九给他的资料上,他已经大致的了解了郭阳的生平,燕京大学毕业,后来成为了北方晨报的一名小记者,之前完全没有经商的经历。

    但他的投资方向却只能用稳、准、狠来形容,从他挖掘的第一桶金就能看得出来,如果不是他天赋使然,那就只能用未卜先知来解释了。

    从他以三倍的价格,拍下北方省省城的那块地就看得出来,当时自己也在场,任谁也不会认为九亿的价格下,开发那块地还有足够的利润空间,包括自己也这么认为。

    但是后来,事实却打了所有人的脸,仅仅几天的工夫,北方省的规划项目,便落户在了那块地上,仅仅一天的时间,这块地的身价少说也得翻了几番。

    一座中央商务区,那可是上百亿的项目,已经引起了自己父亲的注意,后来得知这块地竟是从自己儿子手下被拍走的,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一连骂了他几天不说,还让黎九带他出来联系郭阳,想从CBD项目里分一杯羹,他知道艾丙建工并没有建设经验,所以想把工程建设的部分接过来。

    可只有王怀宇的心中最清楚,从郭阳的一直以来的投资眼光里就看得出来,他合并创建艾丙建工绝对不是无的放矢。

    那可是个集土地买卖,地产开发,建材制造的综合性集团,虽然只是初建时间尚短,但在自主建设的条件上,可比宏大还要健全。

    至少宏大可没有生产钢材的能力,最可怕的艾丙建工竟然连砂石厂都有,还真是无微不至啊,想到这里王怀宇便忍不住有些感叹。

    艾丙建工当下缺的只是磨合,省级规划项目,等同拿别人的钱练自己的队伍,这是一个多好的机会,就算换成自己,也不会乐意别人从中插手的。

    “小远,你傻愣着干什么呢!”黎九的声音将王怀宇的思绪拉回了现实,见九叔已经走远,他无奈的叹了口气,一边不停地说着“来了来了!”一边快步跟了上去。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