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也听赵三谈起过,说这个张辉是个欠了一屁股债的赌徒,只要给他钱,他什么都愿意做,想到这里,郑仁杰心中的怀疑更甚,难保不是他再次为了钱,将磁带卖给了郭阳。

    但是卖给周定南不是更好吗?

    转念一想,郑仁杰又推翻了这个想法,赵三的到磁带的时间,当时周定南已经将蓝星的股份转给了郭阳,所以卖给郭阳才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虽然想到这里,但郑仁杰的心中仍然堵得难受,太多细节说不通了,因为就算郭阳将磁带偷偷交给赵三,又怎么能保证他会去自首?

    或者说本来他就有别的目的,只不过歪打正着,赵三去自首了?不对!郑仁杰的眼中刹那间闪过一丝冷光,赵三自首是因为自己与他起了冲突,说起来应该是自己逼他去自首的!

    但是这中间却有个细节,那就是小黑当时给自己的出的主意,说这件事与自己无关,至于赵三的安危自己完全不必理会!

    因为小黑的主意,所以才让赵三感到绝望,之后竟想与自己同归于尽!

    而且当时自己晕厥之前,明明已经看到了赵三被他打晕了,他如何还能跑得掉?说是为了给自己急救,而没注意到赵三的举动。

    若是真这样,以那时候赵三的状态,为什么不偷袭他?按理说,赵三对他的恨意不应该比自己差啊!

    郑仁杰因为从小生长环境的关系,从来没有猜测别人心思的习惯。也正是这样,才忽略了当时很多可疑的细节,让郭阳跟小黑轻易地将他糊弄了过去。

    如果说这一开始,郭阳便与小黑有所联系,小黑得到了磁带,然后将它叫给郭阳,接着转交给赵三。赵三因为担心东窗事发,所以找上自己想寻求帮助。

    然而自己却因为小黑的建议,将赵三逼上了绝路,这样一来,整件事就顺畅多了。但是小黑又为什么出卖自己呢?他也没理由啊!

    到底是张辉,还是小黑!

    郑仁杰因为已知的线索有限,他并不知道,郭阳的到的其实不止是两盘磁带,而是一份完整的证据,他更不知道,后来郭阳还从小黑手里,得到了郑家的一些见不得光的资料。

    而且这些资料还被薛老得到,并且联合了赵家,一同节制了郑家的动作。

    郑仁杰这会儿,只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一团乱麻,每条线索看起来都像是清晰无比,但是到头来却是更加混乱的一团。

    他的心中变得无比焦虑,脸色也变得更加难看,胸中凝聚的郁气,让他有些透不过气来,堪堪就要窒息过去。

    郑仁杰瞪大着眼睛,垂死挣扎般的撕扯着自己的领口,这时腹部伤口传来一阵剧痛,将如同困在了梦魇中的郑仁杰拉了回来,就像溺水濒死的人,突然脱离了水面,长长的喘了一口气,只是他的吸气声,带起一串颤音,像极了一口被尽力拉扯的破旧风箱。

    -----分割线----

    望着窗外的郭阳,眼睛微微一眯,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只是这笑意来的突然,让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轻轻摇了摇头,郭阳将视线转回了房间,看了一眼已经放满了当下主流媒体报纸的茶几,这是酒店的服务员用了一上午的时间,从深市大街小巷的报刊亭搜罗到的。

    没出郭阳所料,主流媒体就像商量好了似的,无一例外对蓝星化工厂爆炸案的侦破结果做了模糊处理,不但没有放到主版面,更多的只是寥寥几笔,有的甚至连这则新闻都没有。

    只有一份法治报上的内容最多,无非也就是大篇幅细述了案件侦破的经过,对办案干警的工作表达了高度的赞赏等等,但最后对犯罪嫌疑人的描述也是一笔带过。

    郭阳这样做,只是没来由的心血来潮,他只想看看各路媒体是怎样评论这起案件的,但随后他却发现,媒体的口风竟保持了空前一致。

    “郑仁杰啊郑仁杰,你家真是好大的手笔啊,呵呵,刻意的控制舆论模糊你的存在,是为了给你未来回国打基础吗?哼哼,做梦呢……”郭阳冷笑着小声嘟囔。

    只要自己的计划达成,在资本就是一切的美国,归根结底就是谁有钱谁就说了算,那里可没有郑家,自己想要对付郑仁杰,总比在国内要简单多了吧。

    在国内我惧你三分,但是在那里,恐怕角色就该换过来了吧,只是一切的前提,都要以计划成功为基础,郭阳默默的琢磨着。

    就在这时房间里的电话响了起来,郭阳起身讲电话接了起来,只听电话的听筒里,传出了一个悦耳的女声:“郭先生您好,我是酒店的前台,有两位自称是宏大集团代表的先生,想要拜访您,说之前已经与您有过联系了,请问您现在有时间吗?”

    听完酒店前台的话,郭阳的神色一愣,突然想起前几天,是有两名宏大集团的代表,曾去艾丙集团找过沈晓曼,而且她还把自己的地址给了他们。

    因为郭阳压根就没想与宏大合作,对于省城CBD的建设,按他的想法是想由艾丙建工一力承担,一是因为艾丙建工初建,需要进一步的磨合,二是这块蛋糕,郭阳并不想与他人分享。所以对宏大集团的代表,郭阳并没有放在心上。

    没想到他们真找上门来了,还不提前打个招呼,偌大一个集团的业务代表,竟然连这点礼数都不懂吗?

    郭阳冷冷一笑,本想直接回绝说自己没空,但刚张开嘴想要发声,却又突然想到,宏大集团再怎么说也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地产商,自己还是应该摸清他们的底。

    想到这里,郭阳沉吟着说道:“嗯,麻烦转告他们,我现在正忙没时间,让他们先去餐厅等我吧。”

    酒店前台挂掉了郭阳的电话,将他的吩咐,转达给了宏大集团的两位代表。

    听到酒店前台的话,两位宏大集团的代表相视一眼,其中有位看起来年纪约莫二十五岁左右的年轻人,有些愤愤的说道:

    “九叔,这郭阳好大的架子啊,竟然让我们等他!他算什么东西啊,不就是个暴发户吗?我们宏大想跟他合作那是瞧得起他,看他这样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年轻人的话说完,被他称作九叔的宏大集团代表,眉头微微一皱,撇了年轻人一眼,沉声说道:“我说大少爷,你是忘了董事长的话了吧,这次让你跟我来,是为了什么你也忘了?看样子给你的资料你也没仔细看吧?”

    九叔的话不禁让年轻人缩了缩脖子,竟有些不敢直视他的眼神,一时间喏喏的说不出个所以然。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