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仁杰想到这里,脸上的表情变得狰狞可怖,时而嘴里不停念叨着郭阳的名字,时而紧咬牙关,恨不得生啖其血肉。

    他的整个身子,都因为极度愤怒而瑟瑟发抖,飞机上的乘务人员发现了郑仁杰的异样,急忙走到他的身边关切的问道:“先生,您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乘务员的话,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正处在崩溃边缘的郑仁杰,突然暴起像是一头发狂的狮子,一把将乘务员推倒在地,歇斯底里的大声喊道:“滚!给我滚开!”

    倒在地上的乘务员惊恐的看着发狂的郑仁杰,摁下了对讲机上的报警器,收到报警,机上的安全员迅速赶到了现场,恰好看到一副疯狂摸样的郑仁杰。

    因为这是国际航班的头等舱,坐在这里面的基本上非富即贵,赶来的安全员,虽然见空乘倒在地上虽然很是气愤,但也不好直接得罪公司的大客户。

    况且郑仁杰也并没有携带武器,只是在张牙舞爪的大声吵闹,安全员见状按捺住脾气,急忙上前,先将倒在地上的空乘扶了起来,然后向郑仁杰劝说道:“先生,麻烦您冷静一下,不要影响到其他乘客的休息,如果对我们的服务不满,您可以向公司投诉。”

    听到他的话,郑仁杰心中怒火更胜,他什么时候考虑过别人的感受,在他潜意识中,一向是别人必须迁就我,要我迁就别人就是对我的侮辱。

    感受到侮辱的郑仁杰,挥起一拳便向机上的安全员打来,可航班的安全员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特别是这样的国际航班,更是其中的精英,又岂是易于之辈,稍一侧身便躲过了郑仁杰的攻击。

    因为郑仁杰的举动,让安全员怀疑他是精神出现了问题,并且还伴有暴力的倾向,很有可能会威胁到其他乘客,根据安全手册的规定,对于这样的乘客可以采取强制措施。

    想到这里,安全员一把将郑仁杰推倒在了座位上,麻利的将其控制住,一边阻止着他挣扎的动作,一边向后续赶来的空乘喊道:“赶紧通知机长,机上有乘客突发精神疾病急需治疗,建议就近寻找机场降落!”

    郑仁杰被安全员的话,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失去的理智瞬间回到了他的脑海里,如果就近降落的话,自己一定会被送到医院治疗,之后很有可能被遣送回国,如果这样那麻烦可就大了,料想现在自己在国内已经被通缉了吧!

    看到空乘已经转身小跑着离开,郑仁杰急忙喊道:“别!别去,我没事儿了!”

    应到他的话,正一路小跑的空乘停下了步子,脸上还带着些许慌张的,扭头向郑仁杰看去,见他的确恢复了正常的摸样。

    控制着郑仁杰的安全员,听到他的话,感受到了他的确不再挣扎,便慢慢地放开了手,只见郑仁杰强扯起一丝微笑,带着歉意的说道:“我没事儿,真是对不起,我只是太紧张了,一时控制不住情绪,给你们添麻烦了。”

    听他把话说完,安全员怀疑的上下打量了郑仁杰一眼,见他满脸歉意,看起来确实已经正常了,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问道:“先生,您确定您没事了吗?如果哪里不舒服的话,我们可以申请就近降落,让您尽快接受治疗。”

    安全员怀疑的话,顿时又撩起了郑仁杰几分火气,刚想要斥责几句,但腹部传来的刺痛,顿时让他冷静了下来。

    之前因为情绪激动让他忘记了伤口的存在,但因为之前的动作过大,后腰处摘除了肾脏的位置,传来了一阵剧痛,而被衣服遮挡的绷带上,也已经隐隐有血丝渗了出来。

    冷静下来的郑仁杰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确定没事了,刚刚真是不好意思,给你们添乱了。”说着郑仁杰强忍着疼痛站起身来,向赶来的机组人员鞠了一个躬。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是在他低下头去,别人看不到他表情的一刹那,郑仁杰的脸上一阵痉挛,要不是郭阳,他何时受过这等屈辱?

    狰狞的表情只是一闪而过,当他直起身子,已经再次换上了一脸歉意的微笑。

    听完他的话,机上的安全员虽然心中还是有些不放心,但是飞机紧急降落的确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见郑仁杰似乎真的恢复了正常,便点了点头嘱咐道:

    “那好吧先生,之前误会您了,请您原谅,但是如果您确实有什么不舒服,可以直接与空乘联系,我们会给您必要的帮助。”

    郑仁杰连忙称谢,安全员见他这般模样,转身与空乘人员交代了几句,无非是要她们时刻注意郑仁杰的情况,发现异常及时汇报之类的话,然后便告辞离开了。

    郑仁杰满带着歉意的微笑着送走了机组人员,然后又对同舱的其他乘客道了歉,便坐回了自己的位子,只是在坐下的一刹那,他的脸色顿时拉了下来。

    他紧紧地攥着座椅的扶手,手上青筋暴起,指尖因为用力过度而变得有些发白,就在这时一名空乘再次向他走来,郑仁杰瞬间又换回了轻松的神色。

    只见这名空乘一边走着,一边观察着郑仁杰的状态,来到他身边,拿出一副耳机,有些小心翼翼的说道:“先生,听音乐可以帮您缓解紧张的情绪。”

    说着她将耳机递给了郑仁杰,见他将耳机接了过去,空乘的面容一缓,接着说了句“祝您旅途愉快。”便逃也似的离开了。

    郑仁杰见空乘已经走远,他看了一眼手上的耳机,随手将它丢在了一旁,紧接着他的眼神一滞,像是又想起了什么。

    如果说赵三的磁带是郭阳给的,那郭阳的磁带又是从哪儿得到的呢?他可不想信郭阳真有那么神通广大,可以未卜先知。

    知道这件事的无非也就小黑、赵三、勉强算上张辉,还有自己四个人,有机会录音的也就只有他们了。

    而这些人中首先可以排除赵三,现在就只剩下小黑跟张辉了,到底是谁呢?郑仁杰绞尽脑汁的想着。

    这时候还没有人告诉过郑仁杰,张辉已经自杀了,当时在医院他接到家中的电话,说是赵三已经自首,这件事太大家里不好出面干涉,让自己赶紧出国躲一阵子,其他的并没有多说。

    对于这个张辉,郑仁杰并不是很了解,之前他也只是单线与赵三联系,自己仅仅在车里与他有过一面之缘,而且磁带中的对话正是他跟赵三的,所以他最有可能是录音的人。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