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沈晓曼说到这里,宏大集团的代表也听出了她语气中的推诿,虽然听起来像是借口,但自己却无从反驳。

    艾丙集团的管理结构,决定了身为董事长的郭阳,拥有绝对的决策权,这件事要经他同意,也没有什么不对。

    宏大集团的两位代表,沉吟良久相互看了一眼,各自摇了摇头,另一名年轻的代表,起身向沈晓曼说道:“那沈总真是太遗憾了,但是我们宏大,对于这次合作真的是很有诚意,那麻烦沈总,可不可以告诉我们郭董在深市的地址,我们可以去直接跟他商量。”

    听到宏大代表的话,沈晓曼嘴角无法察觉的微微一瞥,还真是冤魂不散啊。想起郭阳在电话里的嘱咐,沈晓曼并没有隐瞒,把地址告诉了宏大集团的代表。

    得到了郭阳在深市的地址,两名宏大集团的代表告辞,离开了沈晓曼的办公室,见二人离开沈晓曼再一次拨通了郭阳的电话。

    “喂,郭阳,他们坚持要跟你面谈,所以我把你的地址给了他们,但是怎么说呢,我总觉得宏大的态度有些猫腻,竟乐意大老远的跑去深市,你说这次他们突然找上门来,会不会有什么别的目的?”沈晓曼疑惑的问道。

    听到沈晓曼的问题,郭阳沉吟了片刻,开口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时拍卖会上,宏大的代表也出现过,只是最后我与郑仁杰的竞价,将宏大的人挤了出去。”

    “可能是后来得知了省城中央商务区项目的消息,所以现在有些后悔了,想来分一杯羹吧,要说他们也算作足了功课,拿捏住了艾丙建工没有建设经验的短板,没关系,至于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我想等我见了他们自然就知道了。”

    ----分割线----

    两天后,星河酒店。

    两天来郭阳一直待在深市,督促着资金的转移,现在艾丙的资金已经全数转到了美国的账户,高兰基金在美国的证券代理,也已经按郭阳的吩咐开始了操作。

    至于操作的过程,郭阳并没有特别放在心上,只要按照之前的指示来,那就没什么问

    题,他还不相信自己的影响力,足够改变这样的大事件。

    所以这两天,郭阳除了去华夏城的工地逛了几趟之外,别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在酒店宅

    过来的。在没了郑仁杰的掣肘之后,他终于有难得的闲暇时光可以享受了。

    还有四天,时间过得还真是漫长啊,郭阳口中默默念叨着。

    虽然表面看起来,郭阳显得平静无比,但在他的内心深处,却比谁都焦灼,只是郭阳一直在刻意的压制着自己,倒不是在担心历史会出现差错,仅仅只是觉得,等待的时光有些度日如年。

    将服务员刚刚送来的报纸在手中摊开,想转移一下注意力的郭阳,顿时被一则新闻的标题吸引了“蓝星化工爆炸案新发现,经深入调查系人为破坏。”

    文中对爆炸案的过程进行了详细的阐述,“……在嫌疑人赵某指使下,嫌疑人张某破坏了反应釜的冷却系统,导致反应釜失控爆炸……现张某畏罪自杀,赵某已经向公安部门自首,另有一嫌疑人在逃……”

    事故的细节虽然描写得很详细,但是却刻意将郑仁杰模糊处理,甚至连姓氏都没有提起,想来应该是郑家在背后做了一番努力。

    与此同时,北方晨报的社长赵国庆,正看着摆在自己办公桌上,一份属于自己的红头的处分通告微微苦笑。因为负有领导责任,他领了一个警告处分。

    与蒋琬相比,赵国庆感觉自己已经算是很庆幸了。

    蒋琬因为跳过审核主编,亲自核准报刊发未经证实的不详言论,严重误导读者,被降级处分,并且还要在市委会议上做检查,不仅如此她还连累了社内其他的主编,各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处分。

    如果蓝星集团不起诉报社损害名誉还好,如果真打起官司来,蒋琬也别想拿报社当跳板了,她的仕途从此可以宣告终结,一个降级留用,虽然并没有撤她的职,她还是报社总编,但从正处降到了副处,如果动静再闹大一些,让上级感到脸上无光,想升回来可就难了。

    想到这里,赵国庆就不禁苦笑不已,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这次的处分有些猫腻,若放在平时,仅仅是新闻不实,能有个警告就不错了,但这次却直接来了一个降级留用,很显然是背后有人对蒋琬“加料”了。

    好在副处一样可以担任报社总编,所以并没有撤她的职,也算是手下开恩了,也许别人不清楚,但是作为北方晨报的社长,他总能知晓一些旁人不知道的秘辛,这个“嫌疑人赵某”是什么身份他可是一清二楚,想来这本是神仙打架,凡人跟着搀和必然要遭殃啊。

    很多人一辈子也迈不过正科的坎儿,而蒋琬却已经是正处级干部了,想来也是可惜,以她的年纪和任职经历,将来升至副厅的可能性是相当大的,只是功亏一篑。

    现在且不说背后有没有人盯着她,升迁之路往往前赴后继,本来她空降报社就是为了解决正处级别的问题,降级处分的期限是二十四个月,两年之后,还有谁会给他这机会,让她官复原级?

    赵国庆苦笑着摇了摇头,将处分通报塞进了桌上的文件夹,现在这些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他最担心的是报社报刊的发行量,会不会因为这次的通报而减少。

    本来像北方商报之类的报刊就已经商业化了,他们的运营方式更加灵活,恐怕他们不会放过这么一次,打压北方晨报的好机会。

    有些苦恼的赵国庆突然想到了,郭阳在前些日子,对纸质传媒载体的展望,“移动传媒?网络传媒?”赵国庆默默小声的念叨着,当初他就对郭阳这个想法很感兴趣。

    但是介于时代的局限,他想象不出郭阳所展望的媒体传播前景,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形式。如果郭阳还在报社的话,倒是可以把他喊来仔细说一下,只是停薪留职的期限有三年。谁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回来。

    想到这里,赵国庆不由的长叹了一口气。

    周家别墅。

    周定南手有些颤抖的,将一份报纸放在了茶几上,坐起身来摘下眼镜,轻轻擦拭着眼角的泪水,在一旁的忙活的薛春兰察觉到异样,忙走上前去,只见周定南双手捂着脸,将头深深的埋了下去。

    “老周,你这是怎么了?”看到周定南的身子在微微的颤抖,薛春兰伸手轻抚着周定南的肩膀,小心翼翼的问到。

    听到自己妻子语气中的关切,周定南将捂着脸的手拿了下来,却见他虽然是在笑着,薛春兰感受得到,他的笑容的是发自内心的,只是不知为何他脸上的沟壑里,蓄满了泪水。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