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庆离开了张辉居住的屋子,靠在院外停着的警车上,默默的点着了一根烟,刑侦组已经进去勘察现场了,法医组提着担架,匆匆的从他眼前跑了过去。

    冯庆微微眯起眼睛,眉头紧紧的皱起,心里在思考着现在所面临的现实。

    张辉死了,这起案件里最直接的实施者,已经再也无法提供口供。后面那两位的背景冯庆也是知道的,如果没有可以呼应的证据,单凭两盘磁带,跟几张书面的材料,想要让他们身后的家族闭嘴,真的太难了。

    单凭现在手头上的证据,且不说郑家,就是赵家想要翻案也不是什么难事,最关键的,还是要有可以与手头上的资料相呼应的证据。

    想到这里,冯庆的心情有些烦躁,如果不能将这两位定罪,那这起案子自己可就白忙活了,而且还很有可能因为得罪了郑家与赵家,让自己的仕途平增不少障碍。

    要不要通知下郭阳,再怎么说这起案子,如果归根结底的话,还是他挑的头,自己得到薛家的支持,很大程度上也是看在了他的面子上。

    冯庆对郭阳这个师弟已经心服口服,好像他总是有数不清的鬼点子,要不要问问他,这场面接下来该怎么处理?冯庆默默的琢磨着。

    但是案件的进展属于机密性质,郭阳再怎么说也是外人,自己要是开口,不但会显得自己无能,而且如果被局里知道了,也不好交代。

    正当冯庆苦恼的间隙,张辉居住的小院里,一名民警跑了出来,冯庆心中一动抬眼看去,是刑侦组的小李。

    只见他手中拿着一个笔记本,站在了冯庆的眼前,敬了个礼说道:“冯局,现场勘查已经初步做完了,其他的还要拿到局里,做进一步检验,法医的弟兄还在调查张辉的死因,现在我向您汇报一下初步的调查结果。”

    听到刑侦组小李的话,冯庆点了点头,说道:“嗯,你们辛苦了,说说有什么发现吧。”

    小李点了点头,展开了手中的笔记本,汇报着说道:“现场门窗没有被撬开的迹象,而且现场留下痕迹中,只有死者张辉自己的,所以种种迹象暂时表明,张辉的死属于自杀。”

    …………

    “另外床上的现金经过清点,一共有四十五万,现场还发现了一部诺基亚的8810手机……”说到这里小李忍不住语气一顿,撇了撇嘴。

    要知道这部手机现在的价格,可是有九千多块,自己已经垂涎了好久,可就自己这点儿工资,怕是到明年也买不起,想到这里小李的心中就一阵泛酸。

    冯庆见小李的表情,顿时猜出了他心中的想法,不禁摇了摇头,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带着几分苦笑的说道:“不光你,我也买不起。好了,把这部手机带回去,好好查查里面的通讯记录,看他都与什么人联系过。”

    说完冯庆向张辉居住的小院走了过去,看来现场并没有留下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按手头上那份资料里记述的,当时赵三应该给了张辉五十万,现在还剩四十五万,数目倒也能对的上,只不过仅仅靠这些作为证据,就有点儿太无力了。

    冯庆刚走出两步,便听身后的小李,好像猛然想起了什么,突然说道:“哎,对了冯局!现场还发现了死者张辉的日记本……”

    日记?!这可是关键的证物啊,如果里面有关于爆炸案的内容,那就相当于张辉自己的口供,只要证明是张辉亲笔所写,那证据链可就完整了!

    想到这一层,冯庆猛地转过身来,一脸急切的表情,吓得小李浑身一抖,把下面的话咽回了肚里。只听冯庆焦急的问道:“日记呢?日记在哪里?赶紧给我拿来!”

    说完冯庆的神色一愣,也不等小李回复,自顾自的转身往院子里走去。

    因为他突然意识到,这样的死者遗物,小李是不可能带出来的,肯定会放在物证箱里,所以自己刚刚的问题完全是多此一举。

    小李看着冯庆快步离去的背影,想到之前他急切的样子,感到有些莫名其妙的耸了耸肩,接着便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冯庆一路小跑的进了张辉居住的屋子,一进门便大声吼道:“刑侦的人呢,赶紧把张辉的日记拿来我看看!”

    此时屋里的法医,正想把张辉的尸体放到担架上,进行进一步的检查,而刑侦组的警员,则在房间的角落里,寻找着任何可疑的蛛丝马迹,房间里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处在极度认真的氛围里。

    冯庆进门的一声大吼,顿时吓到了屋里所有正在取证的人,刑侦人员扔掉了手上指纹刷,法医则直接手滑,让张辉的尸体摔在了担架上,冰冷僵硬的尸体落地,发出了“嗵”的一声闷响。

    屋内顿时乱作了一团,冯庆见这一幕,忙不迭的向屋里的警员道歉,自己太过心急了,忘记了在现场勘查中,最需要的便是安静,显然自己犯了一个常识性的低级错误,如果自己不是现场的总指挥,怕是已经挨了揍了。

    想到这里,冯庆的脸上便有些泛红,在刑侦组警员有些鄙夷的眼神中,冯庆一脸尴尬的接过了他手上,封在物证袋里的张辉的日记本。

    此时的天色已经渐渐的黑了下去,冯庆戴上手套,将日记本拿出来,借着屋里昏暗的灯光,一页一页的翻读了起来。

    “……今天又赌输了,加上今天已经欠了老骆三万多了,真不知道该怎么还,一定要戒赌……”

    “……今天有个姓赵的老板,约我去西餐厅吃饭,这人我并不认识,只是说有事要我帮忙,事成之手给我五十万……”

    “……赵老板竟然让我在反应釜的冷却水上做手脚!我很害怕,但是定金已经收了,怎么办?……”

    “……竟然爆炸了,我真没想到会这么严重,老骆、老满、小高都死了,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会这么严重,对不起,对不起……”

    接下来一整页写的满满的,全都是“对不起”三个字,看到这里冯庆叹了口气,渐渐缕清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这个赵老板想必就是赵三了,他继续往下看去,只见第二天的日记里,出现了赵三的名字。

    “……赵老板把钱给我送了过来,整整一麻袋,车里不止他一个人,我听到有人喊他赵三,他很恭敬的称呼车里的人杰哥,看样子这个杰哥应该是赵老板的老板了,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尊敬……”

    看到这里,冯庆忍不住想大笑,可刚一张嘴,又猛的忍住憋了回去,他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正在屋内工作的警员,慢慢的从屋里退了出来。

    走出张辉的院子,冯庆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看了一眼手上的日记本,心道,这写日记还真是个好习惯啊,如果全世界的嫌犯都有这个习惯就好了。

    有了这本日记,整个证据链便完整了,接下来就可以拘捕赵三跟郑仁杰,想到这里,冯庆的心中隐隐的有些兴奋,这次抓捕的对象可是背景显赫,一个是赵家的子弟,一个则是京城郑家的大孙子。

    能拿下这两人,怕是自己在公安史上也得留下一笔,这也算是名留青史了吧。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