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C市郊区的一座平房,已经被警察悄悄地围了起来,这次行动的总指挥便是郭阳的师哥冯庆,他看了一眼时间,对抓捕小组点了点头,下达了行动开始的命令。

    从郭阳的手里那拿到了证据之后,冯庆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上报了给上级,这次的事情格外的顺利,当天下午省里便传来了命令,由省公安部门带头成立专案组,副组长由C市公安局局长担任,但只负责后方指挥,行动的具体实施则由冯庆操办。

    这个结果让冯庆不禁喜出望外,他知道自己主导的这次行动,已经有人在默默的支持了。要不然也轮不到自己一个副局,来负责抓捕工作。

    只要这次行动顺利,加上自己又在上级部门面前露了脸,看来用不了多久,自己的位子就可以再往上挪一下了。

    冯庆一接到上级的命令,便按手上证据所示,下令抓捕化工厂的职工张辉,却没曾想在宿舍楼里扑了一个空,他人已经不在了,通过问询他的同事,得知张辉已经在几天前辞职,人也搬出了宿舍,具体去了哪儿则没人知道。

    得知这一消息的冯庆,生怕张辉会潜逃,急忙下令在火车站与出城的主要线路布控,通过几天的摸排走访,终于在郊区的一个村子里,发现了张辉的踪迹。

    接到消息的冯庆,第一时间带人,将整个村子纳入了布控范围,现在张辉所居住的房屋以及出村主要的道路,已经被警察里三层外三层的堵了个结实,按冯庆的原话,那就是确保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抓捕小组接收到冯庆的命令,开始小心翼翼的,向张辉的住所摸了过去,看着抓捕小组的动作,冯庆心中总有些隐隐的担心。

    之前他从对过小卖店的老板娘嘴里得知,这个间屋子里的人,是几天前才搬进来的,除了刚来那天,他从小卖点里买过一些泡面火腿肠什么的吃食,就再也没见他出来过。

    而所买的东西,想来也不够一个大小伙子吃这么久,除非他本身就带了吃的,要不然他从小卖店里买的东西早该吃完了。

    如果说期间张辉曾经出来过,这家小卖店就在他的对面,因为村子很小,只有两家可以买到东西的地方,另外一家在村子的另一头,他不应该会舍近求远,而且也避不开对面小卖店里老板娘的眼睛。

    想到这里,冯庆的心情有些焦急,心头不祥的预感也越来越重。他看着抓捕小组翻墙而入,然后从里面将院门轻轻的打开,紧接着等候在外的其他组员一拥而入,冲进了里面张辉所居住的屋子。

    看着抓捕小组冲了进去,冯庆紧攥着对讲机,有些紧张的注视着张辉住所的方向,按照常理,这样的行动,抓捕小组一冲进房间就该向自己回复了,可不知为什么,这次时间已经过去了几分钟,对讲机里仍然是寂静一片。

    有些按耐不住的冯庆,急忙拿起对讲机说道:“抓捕小组,抓捕小组,是否遭遇意外!马上回报屋内情况!”

    冯庆话音一落,对讲机里传出了一阵滋啦的干扰音,紧接着便听抓捕小组的组长,有些犹豫的回复道:“冯局,您来看一下吧,嫌疑人……好像是自杀了。”

    听到抓捕小组略带迟疑的回复,冯庆神情一愣,好像自杀什么意思?但心中不祥的预感变成了现实,也由不得他多想,冯庆慌忙扔下手里的对讲机,向张辉的住所跑了过去,如果张辉畏罪自杀,那麻烦可就大了。

    张辉可是爆炸案的直接实施者,没了他的供词,怎么给他背后的嫌疑人定罪啊,冯庆心中不停想着,一路狂奔进了小院,自从做了领导以来,他已经很少这样失态了。

    跑进院子里,只见抓捕小组的不少成员已经出来了,有的在扶墙干呕,有的则在一边的角落默默的抽着烟。

    心中疑惑的冯庆走进了张辉居住的屋子,因为之前的奔跑,正大口气喘的冯庆还没来得及开口,只感觉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夹杂着食物腐败的味道,突然堵住了他的喉咙,让他感到一阵窒息。

    眼中一阵金星闪过,冯庆看清了屋内的场景,他顿时明白过来,抓捕小组为什么会迟疑了,这屋里的场景简直可以用惨烈来形容,就是屠宰场也不过如此。

    只见屋内随处摆放着一堆堆生活垃圾,早已腐败变质发出一阵阵异味。屋内的墙壁上,被人用血液写满了歪七拧八的大字,这些血迹已经干涸,变成了酱油般眼色,但仍撒发着一股浓重的腥味,

    “我错了”“求求你们别找我”……顺着写在墙上的血字,冯庆找到了正蜷缩在角落里的张辉,看样子已经死去多时,他眼睛惊恐的大睁着,透出一股死灰,嘴微微的张开,似乎还能依稀听到,他临死前发出的哀嚎。

    张辉手腕上横贯着一条巨大的伤口,皮肉外翻透着青灰,看不出一丝血色,看来他身上的血已经流光了,而墙上的血液就来自于这道伤口。

    如果不是最近几天,天气比较低,加上又流光了全身的血液,怕是他现在,也应该像那堆垃圾一样,腐败发臭了。

    冯庆环顾了屋内一圈,心中一阵烦躁,他来到正在愣神的抓捕小组组长身边,轻声斥道:“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紧封锁现场,通知刑侦勘察,让法医来做尸检!又不是第一天当警察,看你这怂样!”

    抓捕小组组长被冯庆的话,惊了一哆嗦,听清冯庆的吩咐之后,他连忙称是,接着逃也似的离开了屋子。

    这种惨烈的现场,就是刑侦出身的冯庆也没见过几次,也不怪抓捕小组的组长会愣神了,出于刑侦的职业习惯,冯庆轻掩着鼻息,开始仔细打量着四周的环境,突然他察觉到张辉床上的被子,似乎与现场的环境有些格格不入。

    这里的环境太乱了,而床上的被子,则平整的铺在上面,怎么看怎么觉得有些扎眼,感到疑惑的冯庆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副手套,戴在手上捏住被子的一角掀了起来。

    被子下露出通红的一片,顿时让冯庆惊呆了,只见张辉的被子下面,百元的大钞或是成沓的一叠,或是散乱的一片,铺的满床都是。见到这一幕,冯庆急忙大声的对外面喊道:“通知刑侦的人,来的时候带个点钞机!”

    据冯庆之前对张辉所做的调查,他的背景很简单,就是一个普通的职工而已,月薪也不过只有千把块,看着一床怎么着也得几十万吧。

    想到之前听过的那两盘磁带上的录音,冯庆顿时有所明悟,看来这就是张辉帮赵三做事的报酬了,想到这里冯庆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变成尸体,蜷缩在角落里的张辉,摇头叹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

    谁也说不清楚,张辉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到底遭遇了什么,但从满屋惨烈的景象,不难看出来,他最后一定蒙受了极大的心理压力。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