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巫山云雨,随着窗外江面渡船的汽笛声响起,郭阳从睡梦中渐渐睁开了眼睛,下意识的将手伸向床的一侧,没曾想却摸了个空。

    郭阳睁开眼睛,发现身边的高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她躺过的那一侧,还留存着几分温热。

    从床上慵懒的撑起身子,郭阳靠在床头,挠了挠后脑,现在这样的情景,让他想到了上一次与高兰同居一室的景象,嘴角不由的挂上了一丝微笑。

    来到洗手间,刚低头打开水龙头,郭阳无意中看到,面前的镜子上,似乎多了些什么。

    接着便笑了起来,拿起手边的毛巾将,镜子上用口红写的三个字“你真棒!”擦掉,心里不免还是有些开心。

    洗漱完,郭阳坐在沙发上,看了一眼时间。

    现在是上午九点,银行已经上班了,是时候联系沈晓曼把艾丙的资金转过来了,这笔数额巨大的款项流动,也是需要时间的,特别是还要转到海外的账户上,只怕还会耽搁的更久。

    如果按正常程序走的话,短时间内基本是不可能的,好在高兰基金作为一家投资企业,自有她资金流动的渠道,可以尽快的将艾丙的资金转移到郭阳海外的账户上。

    郭阳一边想着,一边走到了窗前,望着江面往来的轮渡,掏出手机,给沈晓曼打去了电话。

    几声铃声之后,沈晓曼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出来:“您好,郭董。”

    郭阳一边将窗帘全部拉开,一边缓慢的对沈晓曼说:“嗯,晓曼,我这边已经说服了高兰基金,他们答应全力支持我们的计划,第一笔资金今天应该就可以转到我海外的账户了,你筹集一下艾丙的资金,今天转过来吧,先转到华夏城的项目上,高兰会吧这笔钱尽快操作到海外的。”

    电话那头的沈晓曼听到郭阳的要求,虽然之前郭阳已经向她解释过了,但她还是有些无法接受,这笔钱几乎已经是整个艾丙集团,所有可以流动的资金了,如果将这笔钱完全转出去的话,先不说郭阳的计划最终成功与否,至少在这段时间里,艾丙集团的资金链即将面临断裂了。

    这有些不符合常识了,一旦这段时间内,有心之人想要狙击艾丙的话,本身资本对抗靠的就是资金多寡,没了资金的话,艾丙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了,只能无力的束手就擒。

    沈晓曼内心还是有很多疑问,似乎等着郭阳进一步给自己说明白:“可是郭董,这笔资金一旦转出,集团公司这边的资金链就要面临断裂,后果……”

    听着沈晓曼的话,郭阳轻轻“嗯”了一声,便没有在说话,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沈晓曼默契的沉默着,没有打扰郭阳。

    现在的状况,郭阳心里还是清楚的,艾丙集团的资本结构相对比较简单,唯可以参与集团运营外部资本,也就只有高兰基金了,再有就只剩下用省城的那块地,向银行贷的款项了。

    但是这笔钱并没有参与到艾丙集团的运作当中,郭阳本来就只是想用这笔钱来圈钱用,如今这笔钱已经悉数到账,随时都可以转过来。正因为艾丙的资本结构简单,所以郭阳并不是很担心,有人会突然冒出来威胁他对艾丙集团的掌控。

    但再怎么说也有赵三的事在先,如果不是自己处置得当,他已经成功的借助二级市场,完成了对艾丙的狙击。对手永远都是在暗处,所以这一点还真是不得不防。

    想到这里,郭阳对沈晓曼说道:“这样吧晓曼,你把上月集团各企业的上报的利润先留下,以备不时之需,另外蓝星那边因为正在整合,我并没有抽调那边的资金,想来账目上应该有些富裕,如果发生意外,你一定要及时与周冰联系,她知道该怎么做。”

    这也是郭阳可以放心的将艾丙全部资金抽调出来的原因之一,因为他知道,当蓝星内部所有的矛盾处理完之后,在必要的时刻,蓝星将会是他最有力的支撑。在常人看来郭阳这次的举动,是破釜沉舟孤注一掷,其实他早就为自己的计划保留了后手,这个后手便是整合之后的蓝星。

    沈晓曼听到郭阳的计划之后,便已经知道,这件事对于郭阳来说的重要性。她永远摸不透郭阳心里的计划,虽然两人一起将艾丙集团运营到现在这个规模,但沈晓曼总觉得郭阳很多计划或者是想法让自己怎么也看不透。“好的,郭董,你放心吧。”

    郭阳看着窗外,似乎忽然想到什么,语气略带严肃的说道:“晓曼,资金转移的事情一定要保密,只需要一周的时间,资金就可以回笼了,所以在这一周之内,为了保证艾丙集团的安全,千万不可以泄露出去任何一点消息。只要这一周的时间一过,那在这国内能够撼动艾丙集团根基的就屈指可数了。”

    沈晓曼听得出来,在郭阳说话的语气里,蕴含着一股舍我其谁的自信。虽然沈晓曼一直对他这个疯狂的计划感到担忧,但同样她也总是被郭阳的自信所感染。所以,每一次对郭阳的劝解,都以沈晓曼的无言以对而告终。

    这一次沈晓曼连劝解的话都懒得说了。既然劝说于事无补,那自己只好再陪他疯狂一次。听完郭阳的吩咐,沈晓曼立马答应了下来:“嗯,那我就不多问了,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你总是能带来奇迹。我现在就过去,转过去了跟你说。”

    虽然隔着电话,郭阳依然能够听出沈晓曼对自己的信任:“哈哈,快去吧,我等着你的消息。”

    在沈晓曼眼中,不管怎么说,只看郭阳画下的前景,的确是美丽到让人无法拒绝。下定决心之后,沈晓曼反而对郭阳计划的结果更加期待起来。

    挂掉郭阳的电话,沈晓曼赶到了银行,为了保密起见,她亲自以艾丙集团总裁的身份,将除了上一月的利润外其他的流动资金,全部拨给了深市华夏城的项目的账户。

    在外人看来,沈晓曼划拨的这笔钱,是用来建设华夏城的款。其实钱刚一到帐,便又通过华夏城的账户,转进了高兰基金。

    电话挂断,郭阳依然站在窗口,看着窗外,湛蓝的天空,远处偶尔的几朵云彩,依然在兴建的高楼和进港的渡船。心里感叹,在上一世,自己又多久没见过如此美丽的天空了。

    郭阳微笑起来,两手搭在栏杆上,没有再做其他的动作,就那么愣愣的望着外面,也许这对他来说,算是一种休息吧。

    半个多小时之后,郭阳手机传来的“滴滴”声似乎将他从深沉的思考中唤醒,看了看放在身边的手机,沈晓曼发来的“钱已转出”的短消息,让郭阳深呼了一口气,望向窗外的脸上带起了微笑。

    通过华夏城的账户之后,这笔钱会出现在太平洋对岸,成百上千的小账户上,这些账户虽然属于不同的个人,但背后的所有者却只有一个,那就是高兰基金。

    因为郭阳是高兰基金控股股东的关系,所以这笔钱在流动的过程中,丝毫没有受到耽搁。但再怎么说这笔钱的数目太大了,从子账户汇总进郭阳在美国的账户,而且要做到毫无痕迹,那还需要些时间。

    郭阳转过身,深深地伸了个懒腰,嘴里还在嘀咕,这一大早的高兰去了哪里?

    正想着,直通房间客厅的电梯铃声响了起来,他转身走出卧室,只见高兰婷婷袅袅的从电梯里走了出来,现在的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女装,头发随意的扎了一个马尾,显得知性又不乏美感。

    见到客厅里的郭阳,高兰显然是想起了什么,眼角有意无意的撇了一眼洗手间,脸颊微微一红,眼神中也多了些许春意。

    见高兰的模样,郭阳走上前去,一把将她拥在了怀里,引起了她一阵娇呼,只听郭阳将下巴靠近高兰的耳边,轻轻的说道:“兰兰,早上醒的挺早的嘛,不过你在镜子上留下的话,我有些不太明白,麻烦你解释一下好嘛?”

    听郭阳这么说,高兰的脸色更红了,想到之前她在镜子上的留言,一时情怯不知该如何回答。

    高兰被郭阳搂在怀里,感受着他身上的温度,高兰的脸上不由得挂上了一丝迷醉,眼神也变得迷离起来。

    看着高兰半眯着双眼,吐气如兰,脸颊绯红一副秀色可餐的模样,郭阳情不自禁的低头,向她的嘴唇吻了下去。

    就在他嘴唇将要接触的一刹那,高兰的眼神突然恢复了清明,忙不迭的轻推了郭阳一下,口中羞涩的说道:“郭阳,你讨厌,别闹!我来这儿是有事要告诉你。”

    说着高兰堪堪挣脱出了郭阳的怀抱,向后稍稍退了一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白了郭阳一眼,清了清嗓子,故作义正言辞的说道:“郭董事长,我可是来向您汇报工作的,你再这个样子,那我可要喊了。”

    高兰脸上的红潮还未退去,由于之前的挣扎,头发也略显散乱,只见她一本正经的说着,郭阳不禁哑然失笑。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