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的赵三的长辈眼见这一幕,都禁不住直摇头,纷纷不忍的向自己的父亲赵老看了过去。其实赵恩泽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自己的打的可是亲儿子,任谁也没有比他更心疼了。

    但这也是没办法,自己的儿子闯的祸太大了,可是掉脑袋的死罪。为了寻求家族的帮助,只能先得到他们的同情,软化他们的态度。

    可到现在为止身后仍是一片沉默,赵恩泽默默的想着,看着地上满脸痛苦的赵三咬了咬牙,再次抬起了脚准备踹下去。

    就在这时赵老开口了,虽然赵三父亲有兄弟四个,可至今为止只有赵三一个男丁,他前面两位都是姐姐,所以赵老爷平时也是格外的心疼这个大孙子。

    自己儿子的行为,无疑是给了他一个台阶,让他无法再狠下心来,而且这会儿其他的儿子,也正对自己做着无声的劝解,看着他们的眼神,赵老叹了口气说道:“罢了,恩泽,住手吧,别打了。”

    听到父亲的话,赵恩泽心中松了口气,忙收回了自己的脚,但脸上仍然愤愤的扭头说道:“爸!养不教父之过,都是我平时过于娇惯,才让他做出这等事来,唉!不说了,让我打死这个无法无天的混蛋。”

    赵恩泽的话听起来像是在自责,并且斥责赵三的行径,其实也是在暗地里分担赵三身上的压力,更多的家族里的视线吸引到自己身上。

    说着便抬脚欲踢,可赵恩泽的脚还没有落下去,只听赵老猛拍了一下桌子,发出一声巨响,在座的众人,无不在这声音下身子一抖。

    赵恩泽急忙将脚收了回去,一脸惶恐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只听赵老大声斥道:“我让你住手你没听到吗?都是你的错?那我要不要也把你打死!”

    赵老的话,顿时让赵恩泽哑口无言,只得讪讪的站在一旁,等着自己父亲发落。虽然他看似尴尬,实则在心中却已经松了一口气,至少现在这状况,父亲能说这样的话,说明他这一关算是过了。

    赵三捂着自己的肚子,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爬起来,略带惶恐的看了自己父亲赵恩泽一眼,见他在不停隐晦的向自己使眼色,顿时冷静了下来,对他的做法也明白了大半。

    心中感激父亲的行为之余,赵三颤声向赵老鞠了个躬,说道:“谢谢爷爷,谢谢爷爷。”

    听到赵三的话,见他此时的模样,赵老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忍,但现实的状况已经由不得他再心软,他可以放任赵三不管,但是薛家可不会,而且如此一来赵家现在的地位都可能会不保,想到这里赵老冷冷的说道:“给我去院子里跪着!!”

    说完,赵老将视线转向了自己的儿子们,便不再理会赵三。

    赵三看了爷爷一眼,又转头看了自己的父亲,跪在地上给赵老磕了一个头,默默起身,回到了院子里,在屋子的门口,这一跪就是一夜。

    东方的天空已经微微泛白,赵老家的客厅里,赵老仍在与自己的四个儿子商量着,虽然一夜未睡,但他们脸上仍看不出疲惫。

    “爸,您说薛家的说法可行吗?再怎么说蓝星化工也是他薛家女婿的产业,会不会他们是为了给女婿出气,故意把三儿往火坑里推?”赵三的四叔赵恩培,有所怀疑的向赵老说道。

    赵老已经把之前薛老上门,跟自己商讨的事情告诉了自己的儿子们,听到老四的话,赵老摇了摇头,微微眯起眼说道:“这份资料如果交到公安部门,你们谁能压得住?如果郑家把脏水全泼到三儿身上,你们又有谁能洗的清?”

    听到这话,四兄弟相互看了一眼,各自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否定的答案,然后略沉吟了下去,纷纷的摇着头。

    “所以说他薛家真想报复三儿的话,其实没必要跟我们商量什么,只要往上一交,三儿就得进去,郑家为求自保,必然会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三儿身上,但时候三儿就死定了,薛家不可能看不到这一点。”

    赵老继续说着,一边回想着当日与薛老的谈话。薛家可不是为了咱们赵家,他们的目的是搬倒京城的郑家。

    “爸,这样也好,只要三儿不死,郑家受到打压不敢造次,那一切都就好说还有回寰的余地,现在想来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有按薛家的计划来了。”

    说话的是赵三的三叔赵恩德,他一直以来都是赵老最器重的儿子,机敏稳重视野开阔,家中很多决策性的事情,都是由他来拿定主意。

    听到赵恩德的话,赵老轻轻的点了点头,低头凝思了片刻,抬起头开口向院子里喊道:“三儿,你进来吧!”

    赵三已经在院子里跪了一宿,又累又饿,早就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腿在哪儿了,只是他知道这侧的事情关乎着自己的性命,全凭毅力撑着。

    正当他半睡半醒之间,突然听到了爷爷的呼喊。顿时心中有些如释重负的感觉,他急忙想起身,却趴在了地上,他现在已经感觉不到自己腿了。

    他扶着门口的石台勉强撑了起来,却突然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黑暗中漫天的金星在闪烁。

    赵三一瘸一拐,面色木然的走进客厅,赵老见他颤颤巍巍的模样,顿时心有不忍,叹了口气说道:“唉!三儿啊,你说你干什么不好,非要去搀和那郑仁杰的事做什么?好了你先坐下吧,我有事要跟你说。”

    听到赵老的话,赵三怯怯的看了自己父亲一眼。

    郑恩泽见自己儿子的模样,心里又是气愤又是心疼,没好气的说道:“让你坐你就坐,别这么婆婆妈妈的,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怂包儿子。唉!”

    赵恩德说完,长叹了一口气,猛地将头转向一侧不在看他。

    听到自己父亲的话,赵三先是找了把椅子坐下,而后心有不甘的说道:“哼!郑仁杰欺人太甚,过河拆桥,还想让我当替死鬼,呸!要是昨天要不是郑仁杰的跟班突然出现,我就把他给做掉了!你想让我死,我也不能让你好好活着!”

    赵三把话说完,赵恩德一脸震惊的与赵老对视了一眼,各自在眼神中看到了震惊的神色。“三儿,你说你把郑仁杰怎么了?”赵恩德沉声问道。

    听到三叔的话,赵三的表情中多了几分得意的神色,只见他从怀里,将那把捅过郑仁杰的尖刀掏了出来,比划着说道:“姓郑的想让我死,我就把他给捅了……”

    “胡闹!”赵三话声一落,郑恩德猛的站了起来,上前两步一把夺过了赵三手里的刀子,拿在手里打量了一番,见上面还有未擦净的丝丝血迹,他相信了自己侄子的话是真的。

    一众人看到这一幕,全都皱起了眉,谁都没想到赵三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在赵老的心里,现在才确定,有些事不得不做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