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郭阳关切的眼神,高兰伸出食指抹去了眼角的泪滴,略带羞涩的一笑,说道:“郭阳,能跟你商量个事吗?以后如果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别叫我高姐吗?”

    高兰的要求,让郭阳神色一愣,随即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知道了,我也觉得叫你高姐是有些显老了,那我称呼你什么?兰兰?”

    听到这个称呼,高兰的眼神一滞,郭阳也知道自己似乎说错了话,因为之前在会议室里,叶冠豪就是这么称呼高兰的,很显然这个称呼,会让高兰想起一些不怎么开心的事情。

    果不其然,高兰听到这个称呼,身子就猛的抽动了一下,面色也突然变得有些难看,她抬起头,直视着郭阳郭阳的眼睛。

    高兰默不作声的盯着郭阳的眼睛看了好久,似乎想确定郭阳不是故意这么说的,看到郭阳略带歉意的一笑,不由得长叹了一声,缓缓的说道:“郭阳,你是不是一直觉得,我是个很随便的女人?大半夜里摸到男人床上,真是不知廉耻对不对?”

    高兰说着,微微一笑只不过这笑容有些惨淡,眼神里也弥漫着一股化不开的哀伤,她的话声一落,之前拭去的泪水,再一次涌出了眼角,顺着脸颊滑落……

    人往往在激情过后,总会变得有些多愁善感,心态也会敏感许多,此刻的高兰,就是这种状态,想起之前叶冠豪的轻佻,面对身边的郭阳,心里不禁有些患得患失起来。

    听到高兰的问题,猜测到她内心想法的郭阳伸出手,抹去她脸上的泪水,轻声安慰道:“兰兰,别想得太多了,我觉得这个称呼挺好啊,别人能这么称呼为什么我就不行呢。”

    高兰一直看着郭阳的眼睛,她一直相信人的眼神是最诚实的,而郭阳的眼睛里却是清明一片不似作伪。

    听到他对自己的称呼,高兰破涕为笑,只是略带羞涩的说了句:“你喜欢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吧。”然后便又将头埋进了郭阳的怀里,继续等着他的下文。

    郭阳轻抚着高兰的肩膀,默默地说道:“兰兰其实我没觉的你哪里不好,其实不对的应该是我……”

    “是因为你不能给我承诺嘛?还是因为你有婚约在身?你觉得我会在乎名分地位什么的吗?”高兰说着,转过头来嫣然一笑,抬起胳膊食指一弯,宠溺的刮了一下郭阳的鼻头。

    “我想明白了,我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只要你能时常想起我,我就觉得很幸福了。”说完,高兰坐起身来,面对面的直视着郭阳,郑重的说道:“因为我发现了,我好像爱上你了,这就是我返回的原因。”高兰说到这里,面颊上再次飞起了两朵红霞。

    看着高兰一脸认真地样子,郭阳伸出胳膊,再次将她拥入了怀里,有些感动的说道:“兰兰,难道你不觉得委屈吗?我可能什么都给不了你。”

    高兰的手指在郭阳的胸口画着圈,听到他的话,开口说道:“作为一个女人,你认为我还缺什么吗?那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吗?”

    听到高兰的话,郭阳神色一愣,细细想来高兰还真是什么都不缺了,作为高兰基金的董事长,即使她现在什么都不做,手中的资金锦衣玉食几辈子也够了。

    而且她也没有子女,没有养育的负担,也不必为子女的发展考虑,基本上属于只要自己开心,便可尽情享受生活的类型。

    要说她唯一缺的,大概也就只有情感上的依靠了。

    郭阳默默的想着,高兰仍在他的胸口画着圈圈,她指着郭阳心脏的位置,轻声说道:“我知道这里不可能完全属于我,像我这样的女人……唉,我也不敢奢望什么了,只求能有我的一席之地便好。”

    望着高兰充满期待的眼神,听到她的要求,郭阳不禁心生感慨,仅仅只有这样的要求,他没有理由拒绝,当然也不想拒绝,只听郭阳接着说道:“兰兰,我当然可以答应你,但以你的条件何必这么委屈自己,你不比任何人差,完全可以去追寻一份完整的幸福啊。”

    听到郭阳的话,高兰惨淡的一笑,摇了摇头说道:“追求什么?我也想过啊,就在今晚之前我一直这么想,但是刚刚我在回港九的路上,我明白了,我能有什么条件?金钱还是美色?这些在现实面前都不值一提。”

    说到这里高兰一声轻叹,苦笑着摇了摇头:“唉,自从丈夫去世之后,我迷茫过一阵子,那段时间我眼前的世界都是会灰暗的,那会儿港九大大小小的杂志报刊,哪个没登过我的花边新闻?真真假假也就只有当事人最清楚,但在其他人的眼里,那就都是真的了。”

    相比高兰的事业,她的情感经历何其不幸,丈夫去世后,各种流言蜚语缠身,就连千里之外的沈晓曼都略知一二,最终即使有追求者也望而却步。

    渐渐的她的念想也就淡了,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意思。

    “事已至此,所以我还能苛求什么呢,现在除了像叶冠豪那样的登徒浪子,还有谁会追求我?曾经甚至我都已经相信了,可等我发觉他的真正目的,却已经有些晚了。”

    高兰看了一眼郭阳,发觉他神色并没有太多的抵触,不禁松了一口气,她深知郭阳肯定已经察觉到了他与叶冠豪的关系有些异样,倒不如自己坦白地说出来,省得二人之间留下芥蒂。

    想到这里,高兰怯怯轻声问道:“想听听我的另一个故事吗?”

    郭阳明白高兰所说的另一个故事指的是什么,淡淡一笑说道:“兰兰,如果你觉得难为情的话那就算了,我们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些不为人知的角落,不想别人触碰,我不会介意的。”

    听到郭阳的话,高兰摇了摇头,轻声说道:“在我心里,不想再对你留下什么秘密。”

    接着只听高兰讲起了她与叶冠豪的故事。

    那时候,高兰的丈夫刚刚去世,她只感觉自己的世界都塌陷了。感到人生失去了目标的高兰整日流连与买醉的场所,沉浸在放浪形骸中不可自拔。

    直到她遇到了叶冠豪,在相遇之初他确实也帮了高兰不少忙,帮助高兰走出了丈夫离世的阴霾,重新面对新的生活。

    高兰基金在她的打理之下蒸蒸日上,那时候高兰有高兰基金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是实打实的董事长,她将百分之五的股份转给了叶冠豪,让他成为了高兰基金的董事。

    但好景不长,正沉浸在甜蜜中的高兰,完全忽视了叶冠豪的野心,最终在他的甜言蜜语之下,又联合外人,骗走了高兰手上百分之十五的股份。

    等高兰回过神来,一切都晚了她的股权已经被稀释,再也无力回天,如果不是当初有亡夫的好友,港九一名高层的支持,怕是高兰连董事长的位子都保不住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