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冠豪见此刻会议室里的氛围,顿时感觉到自己大势已去,就算再待下去,也不会有人再支持自己了。

    况且刚刚他从金德胜的话里,也模糊的听到对郭阳资产的形容,说他有几百亿的产业,要是真这样的话,那自己可就确实不够看了,就算加上身后的几位,满打满算也不过是人家的三分之一而已。

    就算不说在内地的背景,仅仅是资产差距也太大了,根本不是一个层次,而且郭阳还把他的产业抵押给了高兰基金,如此说来便是有理有据,自己甚至连反对的借口都找不到了。

    想到这里,叶冠豪再次向郭阳看了过去,本想说个场面话借口离开,没曾想却先看到满眼迷醉的高兰,正直直的望着郭阳,一脸不可名状的倾慕,顿时让叶冠豪妒火丛生。

    高兰从未见过郭阳之前那般霸气的摸样,那根本已微微颤抖的心弦,似乎被用力的拨动了起来,发出了铮铮的声响,震得她的心脏如同小鹿般在胸中乱撞。

    少女时的情感,再一次回到了高兰的身上,这种悸动甚至让她有些窒息,让人感到眩晕的窒息,而郭阳就是抚平她心中波动的灵丹妙药。

    叶冠豪狠狠地咬了咬牙,瞥了一眼正对郭阳表忠心的李茂才与金德胜二人,感觉此刻无处不在的恭维,都像是对自己赤裸裸的讽刺。

    再也无法忍耐的叶冠豪,猛地站起身来。虽然郭阳沉浸在一片吹捧的氛围里,但眼中却是清明一片,显然他并没有迷失了自己。

    郭阳被高兰基金董事们,奉承的浑身舒畅,但他却始终保持着冷静,同时还在心中不停的告诫着自己,好听的话果然是人都喜欢啊,只是太容易让人沉沦了,自己一定不能爱上这种感觉。

    想到这里,看着周围一张张或是赞赏或是钦慕面孔,郭阳的心中突然冒出了八个字“口蜜腹剑,笑里藏刀!”

    这时郭阳也察觉到了叶冠豪的动作,表情顿时一滞,扭头向他看了过去。

    只见不知什么时候,他眼神中的胆怯已经不见了,在他那变得赤红一片的眼睛里,郭阳看到了浓到化不开的恨意。

    见叶冠豪这个样子,郭阳当然明白他的恨意生在谁的身上,心中顿时闪过一阵无奈,明明是你庸人自扰,自作自受,不好好反省也就算了,反而还要怪罪我?

    郭阳默默地想着,既然这梁子已经结下了,那你还有什么手段,那我就只好接着了,想到这里,郭阳一脸淡然的直视着叶冠豪。

    见郭阳看着自己不悲不喜的模样,叶冠豪只感觉自己的胸口异常的憋闷,一口气卡在胸腹之间上下不得,他用力的喘了几口气,竭力的顺平了自己的气息,咬牙切齿的说道:“郭阳,咱们走着瞧!”说完叶冠豪猛的转身,拂袖而去。

    可他刚走了两步,还没走出会议室的门口,便听到身后传来了郭阳七分郑重三分调侃的声音,让叶冠豪的步子顿时一滞。

    “哎,对了叶公子,如果我的鼻子没错的话,你用的应该是哈德良之水吧,能把柠檬和橘汁味儿的前调,弄得像沾了水并且发酵过的锯末一样,下次少喷一点,这样中调我们还能闻到松柏的清香,而不是……”

    说到这里,郭阳沉吟了片刻,似乎在考虑着合适的形容词,只听他接着说道:“恩,对了,而不是河沟里漂浮的烂松木。”

    听到郭阳的调侃,叶冠豪本来青白的面色,瞬间涨得通红,只见他肩头突然猛的一阵颤抖,便头也不回的快步走出了会议室。

    见他走出门去,郭阳无奈的耸了耸肩,自言自语般的说道:“呵呵,谁知道我的鼻子到底经历了什么?”

    郭阳的话声一落,顿时引起了一阵哄堂大笑,走在走廊里的叶冠豪听着身后传来的笑声,他紧咬着嘴唇,连唇齿之间渗出了血丝都没有察觉,他没有回头,只是想着赶紧离开这里。

    最终郭阳的提案,以百分之七十股份的支持率通过了,本来还需要审核郭阳的产业,但因为艾丙本身也是高兰基金的投资企业,所以这一步就免了。

    只是象征性的签署了一份抵押合同,郭阳便得到了二十四亿美金的支持,只是高兰基金一次性拿不出这么多资金,所以分三次转进郭阳在美国的账上,而管理这个账户的,则是高兰基金在美国的证券投资代理。

    大功告成之后,终于可以舒一口气了,突然间松懈下来,郭阳只觉得浑身疲乏,待送走了高兰基金的一众董事之后,郭阳急忙回到自己的房间,一头栽进了床里,此时天色已经渐晚,是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只是月光透过了玻璃,洒在了地上,将房间映的一片氤氲。

    朦胧之间郭阳好像听到客厅中传来了异响,开始只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就在郭阳的意识即将再次陷入沉寂的间隙,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

    顿时郭阳睡意全无,猛地瞪大了眼睛,因为这个声音就在自己的身后。

    一阵悉嗦的声音过后,大床那空置的一侧,传来了有人躺了下去的声响。一阵幽香传进了鼻孔,正侧身而卧的郭阳,猛的翻过身去,却正对上了一双有些含羞,还带着几分惶恐的眼睛。

    两双眼睛近在咫尺,郭阳甚至可以感受得到她的呼吸,吐气如兰,急促而又炽热。

    “高……高姐……你不是回港九了吗,你怎么……”郭阳的声音有些发颤,高兰如鬼魅般的突然出现,让他有些接受不了现在的状况。

    郭阳正说着,被高兰捂住了嘴,她的呼吸有些急促,只听她颤颤巍巍的祈求道:“我不想回去,就想今晚留在这里陪你,求你别赶我走。”

    听着高兰的话,郭阳还没来得及反应,只感觉一片炽热覆在了自己身上。

    起风了,一片云彩挡住了皎洁的月光,将地面上的光景,藏进了不见五指的漆黑里。江面随风涌起的浪花,拍打着堤岸,时而轻快时而厚重,在一片静谧的背景中显得格外突兀。

    月亮揭开了它羞怯的面纱,银白色的光芒重新填满了这片天地,重新洒进了“星河。”

    郭阳半身依靠着床头,看着窗外的一轮明月,心中的感觉不明言状,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紧张、激动、愧疚、苦涩、还有一丝兴奋。

    沉默在房间里蔓延,郭阳的手放在高兰的香肩上,突然感觉到她的身子竟有些颤抖,郭阳疑惑的问道:“高姐,你怎么了?”

    郭阳说着,将头依靠在自己怀中的高兰扳正了过来,却看到了一张梨花带雨的俏脸,她竟然在无声的抽泣。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