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叶隆坤的身份比较复杂,跟港九的上层关系密切,所以将自己的股份交给了高兰代为托管,而且只保留了分红权,决策权则交给了高兰。只是口头约定,并没有留下纸面上的材料。

    但是不久前叶隆坤因病逝世,他的股份则被自己的儿子叶冠豪继承了。之前因为胡庆朝在董事会里,叶冠豪深知这是连他父亲都忌惮的角色,他就更不够看了,所以并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可就在今天,他听说了高兰基金要在深市召开董事会,而且还得知胡庆朝已经将股份转让给了一个叫郭阳的人,这个名字并不熟悉,叶冠豪可不像他父亲那般一言九鼎,心思也不禁活泛了起来。

    叶冠豪仍咄咄逼人的与李茂才针锋相对。

    李茂才的呼声一落,像是踩到了叶冠豪的痛脚,本来慵懒的靠在椅子上的他,猛的坐正了身子,面容也变得有些扭曲。

    他指着李茂才色厉内茬的大声说道:“哼,胡庆朝算个P,我可不像那个老顽固,对这么一个内地佬还小心翼翼!至于我们隆记,实力那是有目共睹的,在港九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叶冠豪说到这里,带着一脸的倨傲。

    说着他扫视了会议室里的董事们一眼,带着煽动的口气继续说道:“现在走了一个胡庆朝,又来了个郭阳!一上来就要搬空高兰基金!他们这些内地佬这是不打算给我们这些港九人活路啊!”

    其实叶冠豪的说法,在港九一直都是有市场的,作为开放国际城市,出于莫名其妙的先天优越感,俯视内地已久的港九人,生怕会被其他人从神坛上拉下来。

    然而内地的商人却又确确实实的带动了港九的经济,所以对于郭阳这类人,港九的商人们一直是在爱恨之间飘忽不定,听到叶冠豪的话,已经有不少的董事开始默默的点头。

    更有甚者,已经直白的表示选择支持叶冠豪的说法。高兰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一张俏脸被气得煞白,瞪着叶冠豪不知在想些什么。

    郭阳听着李茂才与叶冠豪的对话,心中渐渐的有了些底。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用不了几年,港九隆记就会败在叶冠豪的手里,只是不知道到那时候,这位看起来极有“品味”的公子哥,还能不能继续保持现在的样子。

    听着叶冠豪的话,在看其他董事的反应,郭阳知道如果自己再不想办法,那今天的事怕是就有些麻烦了。

    想到这里,郭阳看了一眼高兰的神情,伸出胳膊揽住了她的肩膀,感觉到她身子正瑟瑟发抖,郭阳轻声安慰道:“没事的高姐,别担心,这种公子哥是掀不起风浪来的。”

    高兰听到郭阳的话,眼眶顿时变得微红,似乎有一腔委屈哭诉不得,要不是场合不太合适,高兰只想把头埋进郭阳怀中大哭一场。

    而郭阳的动作被叶冠豪看在眼里,则更像是在挑衅,特别是在听到郭阳的话之后,他气急的扔掉了手中的白手帕,面红耳赤的说道:“内地佬!赶紧把你的脏手拿开!滚回你的北方省去吧!你算老几?还想要高兰基金的支持?呸!做梦!”

    见叶冠豪的反应,郭阳更加确定了他与高兰之间的关系,似乎有些非比寻常,听到他的话,郭阳不但没有将手拿开,反而更加用力的拥了一下高兰。

    郭阳的突然用力,高兰措不及防,发出了一声娇呼,本来被叶冠豪气到发白的俏脸,也不由得泛起了一抹红晕。

    “我算老几不清楚,但是我知道你算老几,据我所知,你的父亲叶隆坤是做短程中巴起家,创下了隆记公司,你父亲拼搏了大半辈子,给你创下了偌大家业,现如今隆记业务涉及进出口贸易,以及……”

    说到这里郭阳沉吟了片刻,接着继续说道:“嗯,对了还有高利贷,好像以前就是你在负责吧?”

    郭阳的话里,故意没有提起叶冠豪的名字,已经直白的在告诉他,隆盛有今天的规模,跟你叶冠豪没有任何关系,你只是个依靠父辈萌阴的二世祖而已。

    说到最后,郭阳饶有兴致的摸了摸鼻子,似乎是对隆记最后的业务表示很不屑,接着只听他继续说道:“可就算是这样,充其量也不过是一家资产只有几十亿的小公司,怕是叶公子来之前没做好功课吧。”

    “呵呵,败家子,井底之蛙,不学好也就罢了,眼还瞎。”郭阳话声一落,就在会议室安静的间隙,一阵嘀咕声突兀的出现在了会议室里,虽说是在嘀咕,却清晰地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众人的视线循声顿时转到了李茂才的身上。

    见大家突然看向自己,里忙才故作慌张的摆着手说道:“哎,大家别看我啊。”接着他的视线又转向郭阳,继续说道:“郭董,真是对不起,我可不是在说您,请您继续,您继续。”

    郭阳哪能不明白李茂才的意思,笑着拿手指不听点画着,意味深长的说道:“李董!你这是说什么呢?真是没有礼貌,下不为例!”

    李茂才点头连连称是,叶冠豪在二人的双簧之下,被气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面目铁青狰狞可怖。他猛地站起身来,指着郭阳大骂道:“丢内老母!你是个什么东西……”

    叶冠豪的话还没说完,只感觉自己耳边呼的闪过一阵厉风,接着身后传来了一阵玻璃碎裂的声音,顿时引起了会议室里一片惊呼。

    叶冠豪的话,已经触及了郭阳的逆鳞,要不是刚刚他及时醒悟,改变了用力的方向。

    这只杯子,只怕会摔在叶冠豪脸上的。

    只见郭阳冷冷的盯着叶冠豪,手指着脚下的地板,语气冰冷的说道:“叶公子,你忘了你现在在那儿吗?这里是深市,不是你的港九!”

    郭阳一脸冷漠,说到这里语气变得更加森然。“你这张狗嘴,如果再继续胡说八道,你今天就别想着回港九了,胡庆朝能做的我也能做,胡庆朝做不到的我一样能做到!不信尽可试试?”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郭阳话声一落,会议室里顿时鸦雀无声,连身边的高兰,也感受到了他身上散发出的森然寒气,这个状态的郭阳还是她从未见过的,仅仅只是感觉,都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叶冠豪缓缓扭过头去,看了一眼墙上的水渍,而后将视线转向地上的玻璃碴,郭阳的话,不禁让他的心头一震,刚刚的确有些得意忘形了,这里不是港九。

    郭阳话里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他比胡庆朝只强不弱,看着郭阳的神色,叶冠豪强咽了一口口水。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