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清晨,睡梦中的郭阳被一阵悠远的汽笛声唤醒了。循着声响郭阳来到窗前,伸了一个懒腰,此时的江面薄雾袅袅,在初升朝阳的映衬下,泛起一片红晕。

    隐隐可以望见,远处的码头上,已经有货船开始离港了,汽笛声便是来自于那里。江面即将不复夜晚的静谧,当太阳升起点点“繁星”消失后,自有这些船只填补它本来的位置。

    郭阳打电话叫过早餐,将房间里的沙发拖到窗前,点着一支烟,享受着初升朝阳带来的温暖,不多时直达房间的电梯铃,发出了一声叮咚的脆响。

    本以为是早餐送到了,郭阳走出观景的房间,餐车正放在客厅里,而旁边却立着一个丰腴秀美的背影,正翻看着书架上不知是装饰,还是供房客参考用的各类书籍。

    不是高兰还有谁。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高兰转过身来嫣然一笑,对郭阳说道:“郭阳早啊,昨晚休息的好吗?本想问前台你醒了没有,听说你叫了早餐,我就顺便给你送来了。”

    高兰说完,几分俏皮的向郭阳眨了眨眼。“能让高兰基金的董事长亲自送餐,也算前无古人了吧,可真是受宠若惊啊,我觉得我要变成星河酒店的传说了。”

    郭阳猜得没错,当高兰知道郭阳已经醒了,并且叫了早餐,便心血来潮似的接过了服务员手中的餐车,诧异的服务员听到她代送的话,差点没把下巴给惊下来。

    酒店的服务员并不清楚高兰基金的股份结构,在他们的意识里,高兰基金之所以叫高兰基金,就是因为它的董事长名字叫高兰。

    星河酒店是高兰基金的下属企业,高兰自然就是大老板了,然而就是自己的大老板,竟然要亲自给星河的客人送餐,这足够惊落一地眼球了。

    虽然酒店的服务员里,多数人都知道郭阳作为高兰基金控股股东的身份,但就算是控股股东,也用不到这么高的规格吧。

    不多时,也就是高兰前脚进入郭阳房间的功夫,这个有些骇人听闻的消息,已经在酒店的工作人员里传遍了,大家纷纷开始猜测二人的关系,或者郭阳暗地里的身份。

    同样这个消息,通过与高兰随行的人员,也很快传进了高兰基金其他董事的耳朵里,让某些本来有心想给郭阳个下马威的董事,暂时抛开了心中的想法,一个胡庆朝他们已经无能为力,看样子郭阳的身份可能比胡庆朝还复杂,那自己去找他麻烦,岂不是自讨苦吃?

    高兰本是出于对郭阳情感的无心之举,却造成了这样的后果,间接威慑了高兰基金的董事层,也是之前没有预料到的。

    听到郭阳的话,高兰禁不住翻了个白眼,撇了撇嘴对郭阳说道:“好了郭阳,你就别卖乖了,赶紧的吃吧,他们说就说去好了,无非也就是八卦新闻罢了,这些年我身上的八卦还少吗?”

    高兰说道这里,语气里有些若有若无的苦涩,这是话里有话啊,郭阳顿时想到了沈晓曼曾经对自己的告诫,现在这种状况,如果传出去,跟那些坊间流言,不也没什么区别么。

    想到这里郭阳禁不住摇了摇头,所谓人言可畏,莫过如此。市井之间的流言蜚语往往真假掺半,在有心人的操纵下,既可以全是真的,也可以都是假的,就看真假哪个符合自己的利益了。

    很多时候媒体也充当着操纵者的角色,无冕之王的名头从来都不是盖的,上一世的经验告诉他,可以快速传播消息的途径有多重要,等自己手头上的事处理完了,下一步该考虑用什么方式回归北方晨报了。

    吃过早餐,郭阳与高兰在窗前相对而坐,会议的时间是下午,港九那边的董事很多还没有赶过来,所以现在只能等待。

    “郭阳,你真的确定要这么做吗?把整个艾丙抵押给高兰基金?好像艾丙里面还有你未婚妻百分之四十九的股权吧,你做的了主吗?”对于郭阳的做法,高兰始终不太敢相信。

    艾丙集团可是郭阳的心血,艾丙对他的意义单从名字上就看得出来,可就是这么一份产业,他竟然想把他抵押出去,任谁都会觉得郭阳是疯了吧。

    郭阳看着窗外的景色,听到高兰的话,不由微微一笑,说道:“当然,高姐,请你注意我只是抵押,可不是出售。也许只需要几天的时间,这笔钱就回来了。”

    对郭阳轻描淡写般的自信态度,高兰一直都觉得有些头疼,在她看来郭阳的想法太过于想当然了,证券市场的风险何其大,他的行为跟出售自己的企业又有什么区别。

    “郭阳,要不然你再考虑一下好嘛,如果失败的话,你所有的心血可就付诸东流了,艾丙已集团现在的规模,在国内都数得着,你难道不觉得可惜吗?”高兰继续尝试着努力劝说郭阳收手。

    可高兰心中也有些无可奈何,以郭阳的性格,他决定了的事,是不可能回头的。只不过以往,郭阳的倔强是建立在深思熟虑之上,谋定而后动,所以一往无前,但这一次怎么看都像是脑子发热,冲动的行为。

    这种事根本无法解释,太过与荒诞离奇,对于高兰的劝说,郭阳只能报以无奈的微笑,这已经不是格局观的问题了,高兰作为高兰基金的董事长,眼光绝对是有的,投资艾丙便是最好的证明。

    只不过她与郭阳相差的,可是十几年的世界。对于未来,高兰只能从各种蛛丝马迹里推测,但郭阳却是实实在在的经历过。沉吟了半晌,郭阳对高兰说道:“高姐,你听说过盛极而衰吗?”

    听到郭阳的话,高兰神色一愣,联想到他即将要做的事,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

    “可是现在这种状况,至少已经持续一年多了,我不否认泡沫的存在,但是你又怎么确定它一定会破呢?”

    “因为他们对互联网的期望太高了,而且在几年中从未让人失望,甚至已经变成了信仰般的存在,可这世界上哪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郭阳说着,拿起桌上的茶轻抿了一口,继续说道:“高姐,如今纳斯达克的指数已经快到五千点了,翻了三倍还多,YMX的股票更是膨胀了两千三百倍,这根本就不正常。

    “而且我从一个美国的朋友那里得知,美国市场的情绪较前年下降了百分之三十四,我觉得契机已经出现了,这个泡沫离破灭不远了。”

    郭阳尝试着给高兰解释,但很多没发生的事情,根本无从说起,只能把李文瀚拉出来当挡箭牌。

    听到郭阳的话,高兰半信半疑的说道:“你确定你这朋友的消息准确无误吗?”

    “那是当然,威弗尔基金的投资项目主管,对于这方面的嗅觉应该还是很可靠的。”

    听郭阳这么说,高兰倒是想了起来,之前她也知道郭阳与李文瀚有过接触,想到这里,高兰才稍稍放下心来。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