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三颤抖着掏出了自己的电话,注视着屏幕上的号码,眼神里闪过一阵痛苦的挣扎,拇指悬停在接听键的上方,微微晃动着,久久拿不定主意。

    很快铃声结束了,赵三长长的出了口气,竟有些如释重负的感觉。铃声只响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却像是抽光了他浑身所有的力气,手机从手中滑落,再也维持不住跪坐的姿势,瘫坐在了地上。

    赵三呆滞的望着插在地上的尖刀,不知在想些什么。不多久他手颤抖着,再次向那把沾染着猩红血迹的尖刀伸了过去,只是在触碰到刀柄的一刹那,像是触电一般猛然收回了手。

    自决是对自身价值的极度否定,就算万念俱灰无路可走的情况下,也需要极大的勇气,可这种勇气却不是一直都存在的,往往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一旦放下可能就再也捡不起来了,至少求生的欲望,是所有生物的本能。

    赵三的眼神里出现了犹豫,之前的勇气已经不在了,胆怯让他心中的牵绊被无限放大,人到这时候,总会本能的给自己找个台阶下,赵三看着地上的电话,想起了赵老,顿时眼中又有了些许光彩。

    对了,自己还有爷爷,他一定会帮自己想办法的。

    此时的赵三,并不知道他帮郑仁杰做的事,赵老已经知晓了,还在天真的想着,也许他可以像以往那样,帮自己脱离困境。

    赵三慌张的捡起地上的电话,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再一次响了起来,听到熟悉铃声,赵三忙不迭的摁下了接听键。

    “爷爷,救命啊……”赵三的哭腔先声夺人,想借此得到赵老的同情,这是他一直以来,对赵老百试不爽的手段,当爷爷的,往往最心疼的就是孙子。

    如果换在以前,赵三用这种口气,赵老一定会心疼的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只不过这一次好像跟以往的情况有些出入。

    赵三这次话还没说完,便听赵老在电话里厉声喝道:“畜生!你在哪儿!赶紧给我滚回来!”

    赵老的断喝,顿时打乱了赵三的思绪,让他接下来的话卡在了嗓子里,心也沉到了谷底,一时间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爷爷……怎么……”爷爷的态度,让赵三察觉到了不妙,隐隐猜测到他可能已经知道自己做下事了。顿时变得无言以对,只不过脑子没有跟上嘴巴,本能的还想编织个谎言,将赵老蒙混过去。

    “你还好意思问‘怎么?’你个丢人现眼的东西!掉脑袋的事也敢做!畜生啊!好好!你要不回来,我姓赵的就当没你这孙子!你给我死在外面得了!”

    虽然过去赵老也曾疾言厉色的骂过赵三,但多数情况都是高拿轻放,只是做个样子罢了。像这样的雷霆之怒,特别是语气中蕴含的那股近乎于绝望的失望,赵三还是第一次从赵老的话里体会到,他知道这次赵老是真的生气了。

    看来爷爷是真的知道我做的事了。

    想到这里,赵三更加惶恐,情急之下口中本是为了博取同情的表演,真的变成了哭腔,只听他哭着说道:“爷爷!我是畜生,我知错了,都是那姓郑的骗我走了这条路啊!求您救救我!我还不想死啊!”

    毕竟是血浓于水,赵老的火气,顿时让赵三的哭声浇灭了不少,虽然嘴唇还在不停蠕动着,可激烈的话却再也说不出口。

    沉吟良久,赵老的呼吸渐渐平稳,终于忍不住长叹了一声,语气也缓和了不少:“唉!你要我说你什么好啊!赶紧回家吧,有件事还得跟你商量。”

    听到赵老的话,赵三顿时心中一喜,看现在的情形,爷爷一定是要想办法救自己了,想到这里,赵三忙不迭的说道:“好好!爷爷您等着,我马上就回去。”

    挂掉电话,赵三感觉身上的力气又回来了,他急忙撑起身子作势欲走,可刚迈出步子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他转过身见自己的刀还插在地上,忙上前将它拔了出来,这可是证物,可不能让别人捡了去。

    赵老将手里的听筒摁在电话座上,面色阴沉如水,眼神中转过一丝寒气,想到郑仁杰,他咬牙切齿的自言自语道:“姓郑的,你害我孙子,夺我家产,好,我倒看你还能嚣张到几时!”

    说完赵老低下头,揉动着自己因为气急,变得有些胀痛的额头。

    ---分割线---

    挂掉与孙乾的电话,餐厅里的郭阳变得心事重重,桌上的佳肴也顿时变得索然无味,草草的吃了几口,便返回了位于酒店顶楼的“星河”。

    房间里并没有开灯,这样更利于自己思考,郭阳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在街灯映衬下波光粼粼的江面,陷入了沉思。

    赵三行凶过后便消失无踪,这个变数的出现,让整个计划的实施偏离了原先的轨迹,之前在电话里,也与孙乾交流了意见。

    在孙乾看来,查找赵三的行踪别并不是什么难事,这也是自己接下来必须要做的,因为是郑仁杰的吩咐,他可以充分的借用郑家的资源。

    不管赵三做了多出格的事,本质上还是个锦衣玉食娇生惯养的二世祖,就算是落跑,生活条件也不至于太差,至少天桥底或者公园长椅之类的,他是不屑于去睡的。

    现在只能等着孙乾的消息了。

    其实在这起事故里,还有个重要的人物,那就是直接的实施者,化工厂的员工张辉,只不过这人没什么背景,想要对付他也是简单的很,所以一直以来郭阳并没有对他太过关注。

    在这起事故中,他是与赵三直接联系的,是指控赵三的重要人证,既然赵三会对郑仁杰痛下杀手,难免不会找张辉灭口。

    要是没了张辉,仅凭那些证据,赵三想要翻案,以赵家的权势也并不是不可能,如果不能将赵三定罪的话,为了自保他肯定不会将郑仁杰捅出来,这样一来自己的计划可就算失败了。

    那样的话,郑仁杰的视线会一直盯着自己,不停给自己使绊子,等他回过神来解决了赵三,那自己再想撼动他可就难了,至少这世界上还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所以郭阳特意嘱咐了孙乾,在警方将张辉缉拿归案之前,一定要保护好他的安危,料想也应该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能从冯庆那里得到消息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