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好了,想要他命的人可是你,只要计划成了,你想怎样就怎样,跟我没关系,我要对付他还不至于做的这么极端,对了,赵三现在怎么样了?”

    听到郭阳的话,孙乾沉吟了片刻,似乎在思考郭阳话里的意思,良久只听孙乾叹了口气说道:“唉,人要能好好的活着,谁愿意没事儿过刀口舔血的日子,可有人就是不想让你好好活着,偏偏喜欢找你不痛快,那你说该怎么办?”

    孙乾的话,说的有些苦涩,还夹杂着些许无奈。但郭阳始终觉得有些不以为然,这已经是价值观上根深蒂固的区别了。

    在郭阳看来最极端的办法,往往也是最蠢的,而且贻害无穷,一步踏错便万劫不复,连回寰的余地都没有。

    办法总归是人想出来的,凡事也总会有解决的办法,走极端只会得不偿失,郭阳是不屑于去考虑的。

    “听着孙乾你有你的处事方式,而我也有我的做事原则,不管怎么样违法乱纪的事情,对我来说就是红线,你明白吗?”

    听到郭阳的话,孙乾沉默了下去。也许是一直以来,自己总是一个人在默默对付郑仁杰的关系,他从来没有真正的信任过谁。

    说起之前的日子,孙乾一直都生活在郑仁杰的阴影里,处处提防如履薄冰,生怕一不小心露出马脚。这种生活他早已经过够了,让他坚持走到今天的,唯有心中对郑仁杰的一腔恨意而已。

    正当孙乾对生活快要绝望的时候,终于一个可靠的盟友出现了,让他在暗无天日的世界里,看到了一丝曙光。

    可是现在,孙乾觉得自己可能有些过于乐观了,虽然二人在各自的目的上,的确有共同之处,也正是因为这样,才促使了二人的合作,但是归根结底,他与郭阳始终不是一路人。

    “好吧,我明白了。”孙乾默默的说完,沉吟了片刻,想起郭阳之前的问题,继续回答道:“赵三没事儿,让我给放走了,只是不知道现在去了哪儿,希望不会对计划造成什么影响。”

    郭阳默默的听着,同时大脑也在不停的运转。说实话,当下的情况有些超出他的预料,任谁也想不到,赵三竟然能做的这么决绝。

    在郭阳的意识里,他只是个依靠家族萌阴的二世祖,色厉内茬且一无是处,投靠郑仁杰就是最好的证明。

    没能收购蓝星,没能整垮艾丙,反而被郑仁杰玩弄于鼓掌之中,将自己家族托付的天成信托搭了进去,这不是愚蠢又是什么?

    自己或许是真的小瞧了赵三,忽略了人性的可怕之处,郭阳默默的想着。人被逼到绝境,可能连自己本身都不清楚会变得多可怕。

    就算赵三真是一只披着狼皮的绵羊,天成信托被郑仁杰强占,东窗事发后又被弃之如履,万念俱灰的他,难免不会蜕变成一头真正的狼。

    结果是显而易见的,赵三真的蜕变了,他将对郭阳的恨意完全转嫁到了郑仁杰身上,仇恨蒙蔽了他的眼睛,让他走出了最极端的一步。

    事到如今,只能依靠赵老对自己孙子的威慑力了,如果他老人家都不能把赵三喊回去,那就只能再考虑别的计划了。

    郭阳如是想着,而逃出了酒店的赵三,却如同失了魂一般,在街头游荡着。

    此时的赵三已经从白天的魔怔中挣脱了出来,眼中不再是一片血红,面目也恢复了平静。他只是不知该何去何从,回想起在酒店的一幕,他当时持刀的手,就止不住的颤抖。

    这只手上,还残留着些许暗红,那是郑仁杰的血液,当尖刀刺入他的身体,鲜血溅到了这只手上,那种温热的触感,至今还萦绕在指尖。

    赵三并不是后悔,如果说一定是后悔的话,他应该后悔没能把郑仁杰杀死。

    他看着残留着干涸血液的手,心中只剩下了恐惧,害怕蓝星化工的事被人揭发,害怕遭到郑仁杰的报复,害怕自己的家族因此受到牵连,恐惧瞬间填满了他的内心。

    一辆巡逻的警车由远处渐渐的靠近,车顶的警灯闪着红蓝色的光芒,让赵三觉得有些晃眼,虽然无声但却让他格外心神不宁。

    突然赵三失神的瞳孔骤然放大,反应过来的他,急忙闪身藏进了街角阴暗的角落。

    不多时,警车缓缓地从他之前所在的位置驶过,并没有发现街角阴影里,蜷缩着的那个身影。

    见警车驶离,赵三小心翼翼的走出藏身的角落,瞪大着眼睛,注视着警车离去的方向,生怕他会突然掉头回来。

    直到警灯渐渐消失在了不远处的路口,赵三的心才完全放了下来,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不停用手安抚着因为紧张而剧烈跳动的心脏。

    自己该去哪儿?昨天还是赵家三少爷,一夜之间便如同丧家犬一般,流落街头居无定所,想到这里,赵三颓然的坐在了地上,一时间悲从心来。

    豆大的泪珠,从眼角滑落,自己做这一切到底是图个什么啊!赵三越想越是懊恼,从周定南到郭阳再到郑仁杰,一张张面孔或瞋或笑,像放电影似的闪过他的脑海。

    顿时赵三只觉得胸中气闷无比,只想仰天大喊一声,却又怕将刚刚离去的警察引回来。被心中的懊恼折磨到无以复加的赵三,终于再也按耐不住,突然跪坐起来,手颤抖着从怀里摸出了那把捅过郑仁杰的尖刀。

    赵三直愣愣的看着刀身上残留着的血迹,隐隐还有一丝淡淡的血腥味传进他的鼻孔,时间就像突然静止了一般,他保持着跪坐的姿势,定在了原地。

    时间只过了几分钟,赵三脑海中却闪过了一生的过往,刹那间像是雕塑突然活了过来,他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决绝,猛的将刀身反转过来,刀尖顶在了自己的心口。

    紧攥住刀柄的手,因为过度用力遍布青筋不停地颤抖着,赵三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恐惧、无奈、懊恼、生无可恋,各种负面的情绪充斥着,让他感觉不到空气的存在。

    窒息感已经让赵三的视线变得阵阵发黑,但脑海却是变得格外清明。只要稍微用些力气,再往前递一些,自己就可以解脱了吧,如果动作快些的话,可能连疼痛的感觉不到。

    随着内心的想法,刀尖刺破了衣服,在一点点的前移着,他的皮肤上很快感觉到了一丝冰凉的刺痛。

    赵三的嘴巴大张着,像是条离开水的鱼儿,呼吸更加急促了起来。汗水混着眼泪沿着面颊蜿蜒而下,逐渐汇聚在颌间,滴落在地上,渗入土壤消匿无踪。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刹那,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在这个夜晚寂静的街角,却如同暮鼓晨钟,震得赵三的耳膜嗡嗡作响,惊得他再也握不住刀柄,顿时尖刀从他手中滑落,扎进了刚刚吸取过汗水与眼泪的土壤里。

    这个铃声是赵三单独设置过的,是爷爷专属的铃声。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