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酒店的餐厅里,郭阳正大快朵颐的吃着晚餐。高兰的考虑很周到,已经早在餐厅里做了安排。郭阳刚走进餐厅,迎面便走来了一名经理模样的男子。

    确定了郭阳的身份之后,便把他领到了现在的位置。郭阳落座打量了下周围的环境,心中很是满意,餐桌的一侧是一面巨大的落地窗,扭头向窗外看去,泛着月光的江面似乎近在咫尺,水波粼粼如同天上星河流入凡尘。

    郭阳还在欣赏着窗外的夜景尚未点餐,餐厅的服务员就已经开始上菜了,显然这也是高兰提前安排好的,不多时,郭阳杯里的茶还没凉透,桌上已经摆上了四菜一汤。

    在郭阳的晚餐上,高兰也是着实动了一番心思,郭阳看了一眼桌上的菜式,除了汤是盛在罐子里的,并且盖了盖子,看不出是什么汤,但菜却都是郭阳爱吃的。

    盛汤的容器是一只青花的瓷罐,看起来精致无比,虽然罐口盖了盖子,但阵阵异香,却早已透过边缘的缝隙溢了出来,不停撩动着郭阳的鼻腔。

    这种味道似曾相识,应该是以前吃过,但细想下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来是什么,好奇之下郭阳伸手揭开了盖子,顿时罐内腾起一股白气,伴着浓郁到化不开的异香,钻进了郭阳的鼻孔。

    一时间郭阳只觉的口舌生满了津液,忙不迭拿起汤匙在汤中搅拌了一下,随着汤水的翻滚,泛起了罐底的海参鲍鱼。

    佛跳墙?那些丝状晶莹的东西,应该是鱼翅吧,郭阳心道。

    怪不得闻着似曾相识呢,上一次吃这东西,应该还是......郭阳心中默默盘算着时间,顿时苦笑着摇了摇头,如果没算错的话,上一次吃佛跳墙,该是十七年以后的事情了。

    由不得多想,郭阳急忙给自己盛了一碗,一勺入口满口鲜香,果然不愧是“坛启荤香飘四邻,佛闻弃禅跳墙来”的佛跳墙啊。

    正吃得惬意,突然郭阳的电话响了起来,见是孙乾打来的,见到他郭阳就不由自主的想到郑仁杰与赵三,顿时感觉有些扫了自己享受美食的雅兴。

    正因为如此,郭阳说话的口气也有些不耐,“喂!孙乾,有事儿快说,我这正忙着呢!”一边说着,一边吸溜着勺中的汤。

    听到郭阳话,孙乾本来洋溢着的笑容的脸,便有些发僵,直到电话那头传来郭阳吸汤的声音,孙乾顿时明白过来,他所谓的忙是在做什么。

    “我说郭阳,我刚给姓郑的骂出来,你可倒好,吃的挺惬意吧!”孙乾怨气横生的说着。

    “哎哎,别提那名字,倒胃口,我这儿有佛跳墙,深市星河酒店,你要不要来一块儿试试。”郭阳打趣似的说着,引得孙乾在电话那头直翻白眼。

    跑那么大老远,叫我去吃早餐吗?孙乾心知再不谈正题,自己非崩溃不可,想到这里他直截了当的说道:“郭阳,有个很有趣的事情,要不要听听?”

    郭阳一边享受着汤头的鲜美,一边说道:“什么有趣的事情?郑仁杰又闹什么幺蛾子,还把你骂了?”

    孙乾已经对郭阳吸汤的声音麻木了,听到他的问题,语气再次变得轻快了起来。只听他有些幸灾乐祸的接着说道:“郑仁杰让人给捅了,捅他的人你一定猜不出来是谁。”

    这事儿算是有趣?郭阳不停地在心底悱恻着,口中急忙问道:“什么?!郑仁杰让人捅了?死了没?”

    其实说起来,如果郑仁杰这会儿被别人捅死了,对郭阳来说,绝对是天大的好消息,虽然主观上他并没有想过要郑仁杰命的事儿,但真有人这么做了,郭阳也算是乐见其成,至少从此往后,自己想做什么事儿,再也不用提防郑仁杰背后捣鬼了。

    “我怎么可能让他死,再说这小子也是命硬得很,说起来也巧了,正面一刀下去,竟然啥都没伤着,刀尖避过了肝脏胰腺什么的,最后扎进了靠近后背的右肾里,这个腰子已经不行了,刚做手术给他摘了......哈哈哈哈......堂堂郑家大少爷,只剩一个腰子了,哈哈哈哈。”孙乾说着,再也忍不住话里的笑意,哈哈大笑了出来。

    只听孙乾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口中却还说着:“对了,郭阳!你一定猜不到这事儿是谁干的。”

    此时的郭阳已经完全没了享受美食的心思,对郑仁杰的遭遇,他同样感到有些忍俊不禁,只是郭阳不像孙乾对郑仁杰恨到刻骨铭心,所以还不至于有像他那样的情感宣泄。

    听到孙乾的话,郭阳的眼睛一转,赵三的形象顿时涌上了心头。

    “难道是赵三?”

    孙乾的笑意渐渐平复了下去,虽然还时不时的笑两声,但至少要比之前强多了。

    “哈哈,对啊就是这小子,真看不出来他竟然这么带种,不知道从哪儿弄了把尺长的三棱刮刀,照着姓郑的肚子就是一刀,扎的又准又狠。”

    “说实话这小子的手法,真不像是第一次对人动杀手,要不是我及时赶回酒店,怕是郑仁杰已经让他给干掉了。”

    听孙乾说到这里,郭阳心里竟有些淡淡的失望,如果赵三的刀子再扎准一些就好了,以后也就没自己的麻烦事了。

    想到这里,郭阳有些无趣的说道:“郑仁杰没死,真是可惜了,对了赵三呢?你把他怎么样了?”听孙乾的话的意思,他及时赶回了酒店,应该是制止了赵三的行为。

    现在既然郑仁杰还没死,那就还要按原计划施行,赵三的位置极为重要,一旦他有个三长两短的,那自己的计划了就算泡汤了。

    “放心吧,郭阳,郑仁杰早晚会死的,只是不是现在。”孙乾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虽然郭阳并不知道他与郑仁杰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但从他的话里不难感觉出一股浓浓的恨意。

    听孙乾的话,说好像是自己要让郑仁杰死一样,郭阳心中感觉有些不适。不管前世还是今生,虽然在商场上也用过一些不太光彩的手段,但郭阳始终没有想过要谋害谁的性命。

    想让郑仁杰死,也不过是顺势而为的想法,如果不是赵三对他动了杀心,郭阳大概永远也不会有结果郑仁杰性命的想法。

    其实对于郭阳来说,只是想暂时转移郑仁杰的视线罢了,等到过了这一阵子,自己的地位就不是他能够撼动的了,包括他身后的家族在内。

    只不过在实施计划的过程中,自己的想法与孙乾有了某些重合,所以二人才达成同盟,但归根结底他俩的目的还是有区别的。

    郭阳甚至觉得,孙乾现在的反应,已经算得上是有些变态了,好像他从郑仁杰的遭遇里,得到了无上的快感一般。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