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在礼仪小姐带领下,来到了酒店顶层的总统套房,这一次层只有这么一间,而且还是电梯直达。送走带路的礼仪小姐后,郭阳将行李随意一扔,打量起了这里的环境。

    这个房间在星河酒店的最顶层,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郭阳向下望去,一条大江从酒店旁蜿蜒流过,倒映着深市夜晚的灯光,映衬的江面之上星星点点。

    郭阳突然有些明白,星河酒店的名字是怎么来的了,果然像满天星辰落入了河里,郭阳突然意识到,自己所在的房间,可能便是这间酒店的精华所在。

    想到上一次来深市,差一点流落街头,这一次可以说是帝王般的享受了,原来做高兰基金的控股股东,还有这福利。

    郭阳惬意的依偎进沙发里,一路的舟车劳顿,刚想要小憩一下,自己的电话却响了起来,拿出一看,是高兰打来的。

    “喂,郭阳,怎么样,我安排的房间还满意吧?”高兰在电话里笑吟吟的说道。

    在高兰的对酒店员工的吩咐里,郭阳下榻酒店之后,要第一时间向她汇报,所以郭阳前脚在酒店安顿,后脚高兰就知道了。

    “当然满意了,高姐,你费心了,这么隆重的待遇,弄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郭阳回答道。

    说起来,郭阳一直都是跟很自立的人,即使是前世也是如此。倒不是说厌恶这样的排场,而是觉得力所能及的事,如果自己不亲自做的话,会感觉自己像个废人。

    所以向订酒店这样的事,如果不是自己确实条件不允许,或者没有时间,郭阳一向都是自己亲自来的。

    听到郭阳的话,高兰噗嗤笑了出来,继续说道:“郭阳,你现在可是高兰基金的控股股东,住在这里是你应有的待遇,你可也是这家酒店的老板呢。”

    “哈哈哈,既然我是老板,那下一次还是让别人来住好了,我住在这里,可是让酒店少了好一块儿收入,最起码这房间的价格,应该不低吧。”听高兰这么说,郭阳打趣着说道。

    “哎呀,郭阳真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么吝啬的一面呢,让你住就住,哪来的那么多事儿。”说到这里高兰的语气一转,接着说道:“好了,不跟你闹了,我已经通知了其他董事,明天下午就在你所在酒店的会议厅,召开董事会。”

    与高兰定好会议的时间,郭阳挂掉电话。突然腹中传出了一阵异响,郭阳摸着自己的肚子,现在已经晚上八点了,还没吃东西,不自觉的竟有些饿了。

    想到这里,郭阳起身走进了直达房间的电梯,其实他完全可以在房间里点餐,让酒店服务员直接送上来,但郭阳并没有那么做,一是因为他的习惯作祟,二是他还想在酒店里四处转转。

    星河酒店的餐厅是整栋楼的一、二层,对酒店的结构不太了解郭阳,直接来到了一楼,打算了解下这里的环境。

    刚走出电梯门,一阵嘈杂便传入了郭阳的耳朵,寻声看去一名身材瘦小的中年男子,正指手画脚的,对酒店前台吆喝着什么。

    “你们这些不长眼的东西......可知道我是谁......”嚣张傲慢的语气,断断续续的传进郭阳的耳朵,让郭阳禁不住想起了史密斯。

    郭阳摇了摇头,心道,自己也是倒霉,不管去哪儿都能遇到这样的极品。但此刻郭阳并不想管这里的事,他的目的只是酒店的餐厅。

    然而去酒店的餐厅,就必须要路过前台,当郭阳走过前台的时候,却发现前台里,本来不停向中年男子道着歉的服务员,正有些紧张的看着自己。

    看到她的眼神,郭阳觉得很奇怪,步子也不由得慢了下来,恰好那名瘦小的中年男子的话,传进了郭阳的耳朵。

    “我可是高兰基金的董事!你的老板!不管现在顶楼现在住的是谁!让他赶紧走!把“星河”给我让出来!”

    顶楼?星河?那不就是自己住的房间吗?怪不得前台服务员用那种眼神看自己,原来这人要住自己的房间啊。

    听到他的话,前台里的服务员有些无可奈何,酒店不得公布住客的资料,这是最基本的职业道德,即使那里住的一样是高兰基金的人也不行,所以服务员只能一脸苦笑的劝说着他,能不能换个房间。

    然而不管服务员再怎么劝说,那瘦小的中年人就是不依不饶,要求服务员让顶层的住客搬出来。这怎么可能,就算上面住的不是自己,能住这个房间的也是非富即贵,这人是不是傻?

    没想到,这人竟然还是高兰基金的董事,应该是来参加明天的董事会的。

    看来这里的酒店服务员,还是挺有职业道德的,被人逼到这份上了也没把自己的身份说出来。

    想到这里,郭阳走上前去,想住我的房间?那得看看你什么档次!

    前台里的服务员见郭阳走来,刚想要说什么,却被他挥了挥手打断了。而中年男子,也察觉到了身后有人,疑惑的扭过头向郭阳看来,见只是个年轻男子,以为是要住进酒店的旅客,便眼露不屑,粗暴的说道:“你一边等着去!没看我还没办完嘛?”

    这下可挑起了郭阳的火气,如果我不是高兰基金的控股股东的话,你这番话,不是在砸酒店的牌子吗?郭阳心中想着,眼神渐渐转冷,上下打量了中年男子一番,说道:“听说你要住楼上的‘星河’?那不好意思了,现在我住着呢。”

    中年男子被郭阳盯得有些发毛,同样打量了郭阳一番,心道,听高兰说这次董事会,是收购了胡庆朝股份的新晋控股股东主持的,莫非就是这小子?

    不可能啊,他不应该明天才会来吗?而且怎么会这么年轻,想到这里,中年男子将视线转向前台,想从前台对郭阳的神色里看出些什么,可这会儿前台里的服务员正低着头,并看不到她的神情。

    高兰只是向高兰基金的董事,传达了这次会议要在深市开,时间是明天,而且是新晋的控股股东主持的,其它的并没有多说,而在高兰基金的董事会里,认识郭阳的,无非也就高兰与胡庆朝二人。

    听到郭阳的话,中年男子定了定神,只是因为心中没底,不再像之前那般嚣张,开口说到:“这位后生,别的房间我住不惯,麻烦你开个价从‘星河’里搬出去,除了这间房,其他房间你随便选,你在酒店的一切花费全免!”。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