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跟在女服务生的背后走了一阵,突然心头一动,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跟高兰先见一面,把有些想法和思路聊深聊透彻。至于见某人的事儿,倒是也不着急。

    想到这里,郭阳就停下脚步,掏出手机拨通了高兰的号码:“兰姐。”

    “郭阳啊?到酒店没有?”高兰轻快的声音传进郭阳的耳朵,他笑:“到了呢兰姐,不过,酒店安排得太奢侈,我有点不适应。”

    高兰轻轻一笑:“好了,你就别矫情了,你现在也是响当当的知名企业家,大老板,住个星级酒店算什么?你要知道,有的时候,虽然我们不讲究这些排场,但跟生意人打交道,有些门面还是需要讲的,否则会被人看不起哟。”

    “那倒也是啊。”郭阳笑:“兰姐,你现在干嘛?有时间吗?”

    高兰沉默了一阵,轻轻笑道:“郭阳啊,要不然我过去一趟我们聊聊?或者你干脆出来,我请你吃上次的烧鹅。”

    “好的,兰姐,我们一会见。”郭阳挂了电话,顺手将自己的行李包递给女服务生,笑:“小姐,麻烦你把我的行李送到我的房间去,我临时有事,要先出门见个朋友,完了再回来入住。”

    “好的,先生。”女服务生接过郭阳的行李,鞠躬致意,然后就去了。郭阳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就转身走出酒店,径自去了上次跟高兰约吃饭的那家小餐馆。

    郭阳在餐馆门口等了几分钟,高兰就来了。

    ……

    每个成就背后都有故事,对于那些成功人士我们总是很好奇他们的经历,尤其是那些靠自己一步步走上成功的人。“我是个不能允许自己失败的人”,回顾过去,无疑,高兰的奋斗史为许多人树立榜样。

    郭阳这才知道,高兰并非他想象中的港九豪门贵族出生,14岁就跟随母亲从燕京移居香港。当时生活困难,于是在新界工厂流水线当起计时工,一过就是五年。这一段被高兰形容为没有思想的机械式生活,她的理想也极其简单,工资能从每月几百元工资挣到1千元就满足了。

    “可当真挣到超过1千时,我自己又不满足了,我开始向往自己能去写字楼工作,当个小白领。为了这个目标,我呢选择了给自己充电,无论多么辛苦,每天下班我都风雨无阻地去读夜校。直到有一天,我终于走进了写字楼,成了一家贸易公司的秘书兼财务。”

    高兰幽幽一叹:“往事不堪回首啊,郭阳,你能想到我其实是从小人物打拼起来的吗?”

    郭阳笑了笑:“兰姐,我的确没有想到,你竟然是内地人。不过也真听不出来,你一口流利的粤语,又讲一口标准的英格兰英语……”

    “呵呵,你想不到的事情多了……”高兰笑了起来。

    “当时最大的梦想就是上学,出国接受好的教育。当有朋友对我说为什么不去读书,不管不顾的我怕就带着5年打工攒下的3千英镑,一口炒菜锅,一本英汉字典,只身前往英国萨塞克斯大学学习经济学,随后又从剑桥大学获得发展经济学硕士学位。”

    此后,高兰加盟华尔街,成为一名年轻的分析员,先后在投行高盛和旅行家集团任职。无数精英人士梦寐以求的工作高地,然而对高兰来讲,华尔街是她“人生中最丑陋的地方”。她不喜欢华尔街的“铜臭味”,满嘴粗话、嫌贫爱富、利润为王,全是颠倒的价值观。

    小饭馆的空气中满是烧鹅的味道,但谁又能想到,这些普通的食客中间,居然混杂着两位在当前这个时代呼风唤雨的商业大鳄。而高兰作为商界女强人的过往经历就在这么轻描淡写的谈话中倾泻而出。

    “三年后,我回国了,我觉得华尔街这个地方不适合我,非常恶心的地方郭阳,我知道你最近正在跟这些人打交道,我不能说什么,但我提醒你一句话”高兰看着郭阳的眼睛,神态非常认真。

    郭阳点点头:“兰姐你说,我洗耳恭听。”

    高兰嗯了一声:“这些人一身铜臭味,只认钱不认人,你跟这些人打交道,至少要把握一旦,要心狠手辣,不要心软,否则,你被人家卖了还要帮人家数钱……”

    郭阳笑而不语。

    他知道高兰是好意,说的也是事实。但他是干什么的,这个世界上,想要坑他的人不能说没有,但能坑得了他的人,暂时还没出生。要论心狠和手段,郭阳哪一方面都不缺。

    比如上一次胡庆朝的事情,其实郭阳有更猛烈和更冷酷的手段来对付某人,只是看到高兰,顾及到高兰的面子,同时也是为了呵护双方来之不易的长期战略合作关系,他才采取了相对稳健和柔软的处理方式。

    否则……某人就死定了。

    港商很牛啊?要知道,这可是在内地,不是港九。就算是在港九,郭阳也凛然不惧。

    高兰很快就转过了话题去:“回国之后,我就认识了……”

    高兰妩媚的脸上微微红了一下,继续道:“认识了我的前夫……黄某人!”

    郭阳神色不变,他自然早就心中有数,虽然没有问过也没有了解过,但高兰这个年纪这种背景,肯定是有过婚姻经历的,只是这是人家高兰的隐私,他不好去过问。

    除非高兰自己愿意坦白。

    否则郭阳永远不能也不会去问。

    “披荆斩棘,共赴未来”港九某企业的这一高昂的宣言让刚回国的高兰激动不已,她很急切地想要跟这些人见面。在见面聚会上,高兰第一次认识了她的前夫、当时的这家企业的经营者之一黄某人。这位其貌不扬,身不高,体不壮,满口粤语的男人,因为说话很有原创性,让高兰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其实郭阳也知道高兰这位著名的前夫黄先生。此人是纵横华人经济圈的大老板,影响力非常大。只是他后来涉足了一个不该涉足的行业,又得罪了一些不该得罪的人,最终不得不被迫离开了大陆市场,去新加坡创业发展。当然,这都是黄先生与高兰离婚分手以后的事情了。

    “郭阳,你知道我和黄先生,多久就结婚了吗?”高兰问。

    郭阳呆了呆,摇摇头。

    “我们都老大不小了,我那时候二十八九岁了,都不用像18岁那样,还得谈几年的恋爱。”

    高兰的话让郭阳听得目瞪口呆。高兰与黄先生恋爱四天,黄先生就向高兰求婚。两人从相互认识到决定结婚,前后不过两星期。后来,两人共同创立了投资基金。再往后,一年后,两人毕竟因为生活价值观等差异,还是和平分手。

    高兰撇开黄先生,自己单干,一年再起,这就有了高兰基金。

    高兰独自一人在金融投资领域打拼,终有今日。

    郭阳微微感慨,一个女人能有今天,真的很不简单,他举杯邀饮道:“兰姐,过去都已经过去,无论是什么,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拥有明天,让我们为明天、为你我长期的战略合作关系干杯!”

    高兰也举杯面色微红:“为明天干杯!”

    ……

    高兰有了七八成的醉意,她晃荡着身子,走出小饭馆,深夜的街头,寂静无声,周遭的灯红酒绿渐渐停歇。

    郭阳犹豫了一下,还是探手搀扶住了身形摇摇欲坠的高兰。

    高兰妩媚的脸上悄然浮起两团酡红,然后她就借势将整个身子依偎进了郭阳的怀抱。

    作为一个很少也很难动情的女强人,她也不知道自己在何时竟然痴迷上了郭阳,如果不是年龄差距有点大,以她的个性,早就开口向郭阳求欢了。

    郭阳察觉到丰腴的高兰身体的热度,微微有些尴尬。但两人关系不错,又是合作者,他要生生撇开高兰,无疑会让她羞怒难堪,郭阳忍住尴尬和被这成熟女人勾引起的各种野望,带着高兰打上了出租车。

    ……

    高兰慵懒地躺在床上,郭阳什么时候走得,她都不知道。但身体的反应告诉她,她刚刚经历过了什么。这是让她心神平静和暗暗甜蜜的关键。

    她这一生阅人无数,但唯独郭阳这么一个年轻的男人让她心动和看不透。

    就像郭阳临走前的安排一样,他突然让高兰临时更改了会议日程,要求推迟两天再开会,这让高兰多少有点诧异。

    高兰眼珠子一转,眸光渐渐变得明亮起来。无论郭阳有什么想法,是不是按照常理来出牌,对于她来说都是无所谓的事情,因为她深深明白,郭阳是不可能坑她的。他骨子里其实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与时下商场上这些唯利是图见利忘义的商人有着本质的区别。

    对于朋友和自己人,郭阳舍弃再大的利益都会义无反顾。当然,对于敌人和拦路虎,郭阳也绝不会心慈手软。他的手段,真的是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无情冷酷。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