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已经是三月一号,时间真是越来越近了,一支烟在郭阳的指缝中燃尽,灼痛感打断了他的沉思。

    郭阳吸着冷气,将手中的烟蒂扔掉,一边甩着手借助凉风缓解指间的疼痛,一边来到桌前拿起了电话。

    威弗尔因为史密斯的关系,已经指望不上了。要想继续实施自己的计划,那就要改变一下方向。

    自己可是高兰基金的控股股东,真正意义上的董事长,自己想从高兰基金调拨资金,还不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喂,郭董,突然打电话来,有什么事么?”高兰略带着些打趣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

    “高姐,您就别打趣我了,我有些事想找你帮忙。”郭阳开门见山的说到这里,语气一顿,接着说道:“高姐,现在高兰基金最多可以抽调多少资金?”

    听到郭阳的话,高兰的脑子瞬间有些发蒙,因为高兰基金可以抽调的资金,可是个天文数字,贸然的让高兰说,还真说不出来。郭阳这么问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他的企业遇到了什么问题?

    不应该啊,高兰基金可是拥有艾丙集团股份的,如果艾丙真的出现了资金问题,那自己这边,早就应该接到报告了。

    对于投资企业的财务状况,高兰基金拥有自己的一套预警机制,所以说一旦投资企业出现问题,最先知道的自然也是高兰基金,至少所有的风投基金都不会做亏本的买卖。

    但不管怎么说,郭阳只要这样问,那肯定是需要巨量资金的。想到这里,高兰语气不无担忧的问道:“怎么了郭阳?你需要多少资金?我马上安排给你转过去。”

    感受到高兰话里的关切,郭阳觉得心中微暖,只听他接着说道:“高姐,你放心我的企业没出现问题,只不过我需要一大笔资金,资金量越多越好,现在高兰基金可以一次性拿出多少?”

    听郭阳说他的企业没问题,高兰心下稍定。但脑海中却更加疑惑了,既然企业没有问题,那郭阳要那么多钱干嘛,还要一次性?

    高兰沉吟了一阵子,开口说道:“如果是一次性的话,大概百十亿是可以拿出来的,后续追加的话几天内会翻番,不过这么大的资金流动,必须要开董事会讨论,可能需要你亲自主持,要不然董事会可能通过不了,郭阳你实话告诉我,你到底想做什么?”

    听到高兰报出的资金数目,郭阳有些惊喜,这个数目已经超过了自己的预期,自己其实并不需要一次性的资金投入,只需要在十号前将资金投入到股市里就行了。

    听到高兰的问题,郭阳接着说道:“上次跟你说过了,这笔钱我会以保证金的方式投入到美国证券市场,圈一笔钱回来,另外我需要你们的团队帮我操作。”

    高兰基金作为港九的一家投资基金,是拥有证券业务的,因为港九是开放性的地区,所以在这里可以交易任何国家的股票,而且高兰基金在主要的证券交易国家,还有自己的操作团队。

    高兰细细想了一下,猛然惊醒过来,上次在酒店郭阳确实是跟自己说过这么一件事,当时郭阳给自己讲了一个故事,为了故事的真实性,他告诉了自己美国网络经济的泡沫,将在三月份破裂。

    这难道是真的?对了,郭阳还说过,如果自己操作一下的话,那高兰基金就真的变成“高兰基金”了,她当然明白郭阳的意思,高兰基金那时候,将真正的属于自己。

    想到这里高兰心中不由的有些心动,但美好的遐想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人终归还是要回到现实,高兰顿时清醒了过来,这么大一笔资金,如果赔进去,那么高兰基金可就得关门大吉了。

    “郭阳,你说的事情也太匪夷所思了......让我怎么相信你啊。”权衡了得失之后,高兰还是不敢冒这个险。

    “高姐,想我的艾丙集团加上刚刚整合的蓝星,总资产抛出高兰基金的股份,怎么算也得将近两百亿吧,放心吧高姐,我可以拿我所有的产业作抵押。”

    郭阳也理解高兰的心态,想当初自己跟李文瀚的时候,他的反应也是这样,所以郭阳都有些懒得解释了。

    听到郭阳的话,高兰微张着嘴,半天没有说话。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在她看来郭阳的行为,连疯子后不会做的。

    沉吟了半晌,最终高兰还是妥协了,虽然郭阳的话听起来太荒诞,太匪夷所思,可以说到处都是漏洞。

    但高兰还就偏偏不知道该从哪里反驳,要说这里面的利害关系,郭阳大概比谁都清楚,自己说了也是白说。

    “好把郭阳,那你尽快来一趟港九吧,这次的董事会,需要你来主持,最好说服董事会支持你,要不然我也没办法,你已经要掏空高兰基金的家底了。”

    听到高兰的话,郭阳思索了一阵,不知怎么的,他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说服董事会这种事儿,对郭阳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在这点上他还是比较有自信的。

    到底是什么呢?

    如果是自己主持董事会的话,拿自己就必须去港九,但是去港九的话......对啊!

    郭阳突然想起来,他似乎忽略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国内居民去港九的话,是需要通行证的,现在还不像后世那样便捷,而今这个通行证最快也要半月才能做出来。

    可现在距离三月十号,已经只剩下不到十天的时间了,那还来得及做这个,一想到这里,郭阳心中顿时充满了焦虑,连呼吸也瞬间变得急促起来。

    电话对面的高兰,察觉到了郭阳的异样,急忙问到:“怎么了郭阳?”

    听到高兰的关切,郭阳深呼了一口气,调整了下自己的心态,将自己担忧的问题告诉了高兰。

    听到郭阳的担忧,高兰一阵沉默无语。这的确是个问题,如今港九刚刚回归还没几年,出入境的手续卡的很严,即使动用关系,最快也要将近十天,可等到那时候一切都晚了。

    通行证,通行证,郭阳默默的念叨着,大脑飞速的运转,思考着解决的办法,突然他的脑中灵光一闪,他想到了自己前世,一个港九的商人对自己说过的故事。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