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郭阳在周冰办公室里小憩的时候,市公安分局的协查通报已经发了出来,因为有薛老的暗中支持,冯庆的报告得到了上级极大的重视。

    蓝星爆炸案的重审计划,正式实施。但正因为是翻案重审,所以一开始并没有向社会公布,而是在暗中调查,表面上看起来仍是风平浪静,实则早已暗潮涌动。

    很快赵三的车,在省城郊区路边的排水渠里被发现了,只是人早已不知去向。郑仁杰在酒店里百无聊赖的琢磨着,今晚该去那里鬼混一把。

    突然他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拿起一看竟是小黑打来的,他不是在跟着赵三吗?难道赵三发生什么状况了?

    想到这里,郑仁杰摁下了手机接听键,慵懒的说道:“喂,小黑,打电话干嘛?不是告诉你要是赵三有什么异动,你自行处置吗?”

    郑仁杰话声刚落,孙乾略带焦急的声音便传了出来,“喂,老板!真对不起,没看出来赵三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竟在商街这边把我给甩了。”

    听到孙乾的话,郑仁杰发出一声嗤笑,他本来就瞧不上赵三,让孙乾跟着他也不过是多一份保险,其实仔细想想应该是自己想多了,就赵三的德行还能翻出浪花来。

    “唉,终日打雁,今天竟让雁给啄了眼,真是晦气!怎么让这小子给溜了呢!”孙乾自责的嘟囔着。

    “好了好了,商街那边人来人往的那么多,跟丢了也算正常,那赵三可是发现你了?”郑仁杰问道。

    听到郑仁杰的问题,孙乾沉吟了会儿,肯定的说道:“老板这倒没有,我看得出来他并没有发现我。”

    听孙乾这么说,郑仁杰哈哈的笑了出来,说道:“哈哈,小黑啊,这不就是了,赵三是被人群挤没了的,与你何干啊,好了别自责了,赶紧去给我定个包间,还是老地方就好。”

    此时郑仁杰已经认定了,赵三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小人物,人怂且蠢就算给他个胆子,也不敢对自己怎么样,所以已经完全没必要放在心上了。

    这也是他没有斥责孙乾的原因。听到郑仁杰的话,孙乾故作紧张的呼了口气,说道:“谢谢,老板,我马上就去。”

    郑仁杰很满意孙乾的态度,又嘱咐了几句之后,便挂掉了电话,但不知怎么的,他的眼皮突然跳的厉害,莫非是昨晚太疯狂没休息好?

    他如是想着,自嘲的一笑,看来是年纪大了,身体大不如前啊,今晚就来两个好了,想到这里,郑仁杰挂着一脸笑容起身向卧房走去,既然没休息好那就得补一觉了。

    孙乾前脚离开,赵三便从一旁围观牌局的人群里挤了出来,眼神略带惊恐地看着孙乾离去的方向,确认他已经走远,这才左顾右盼一番的离开了。

    这并不是孙乾的计谋,而是他实实在在的被赵三发现甩掉了,从常人来看这根本是不可能的,所以孙乾自己也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

    说起来赵三发现被人跟踪,也是巧合,正当他一筹莫展的走在路上,思考着该如何脱困。就在这时,他看到了天成信托,立在街边的广告牌。

    一时间心中感慨万千,如果不是郑仁杰,自己应该还舒舒服服的坐在办公室里,喝茶看报,每天只等着收钱就是了。

    唉......每每想起这个,赵三的心中总是悔恨万分,叹了口气,就想抚去广告牌上的污秽,可就在他将广告牌擦亮的一刹那,赵三看到自己身后,有道人影一闪而过。

    虽然转瞬即逝,但确是被赵三看得真切。

    这人不是小黑吗?他怎么在这?难道是在跟踪我?!突然一阵恐惧袭上了赵三的心头,小黑这人通过这段世间的接触,他也是有所了解的。

    看起来长的文文静静,但事实上这可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听说郑仁杰很多见不得光的事儿,都是由他来处理的。

    既然他出现在这里,难道是郑仁杰想杀人灭口?赵三越想越觉得八九不离十,他不露痕迹,漫无目的在街上闲逛着,实际上是在寻找脱身的机会。

    终于拐过一个拐角,他看到一个牌局,正被人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看到这里赵三眼中闪过一丝欣喜,他来不及多想,忙不迭的挤进了人群里。

    在人群的缝隙中,赵三看到了孙乾那张冷漠的脸,正四处张望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所谓灯下黑也是这道理,围观牌局的人群与孙乾近在咫尺,在他的意识里,这里有什么人是一目了然的,所以便没再多加关注。

    赵三摆脱孙乾的跟踪之后,似乎瞬间便形如枯槁,漫无目的双眼呆滞的在街头游荡着,现在他连如何让自己脱困的办法,都懒得想了。

    没意义了,犯下这么大的事儿,连郑仁杰都把自己给抛弃了,只是不管不问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还想杀自己灭口!过河拆桥的混蛋!

    赵三想到郑仁杰,本来漠然麻木的脸,顿时扭曲了起来,变得狰狞可怖,只听他咬牙切齿的嘟囔着:“郑仁杰......郑仁杰......好!好!你不让我好好活,我也不能让你活!”

    “宰了你......宰了你......”赵三整个人都变得格外的亢奋,身子都因为过于激动而微微颤抖着,只见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四处张望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郑仁杰与孙乾对赵三的为人,拿捏得都很准,赵三就跟他们想象的一样,色厉内茬,愚蠢且毫无主见,但他们却都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再怎么说,赵三也是个男人,逼到绝路,那是什么事都可能做的出来。

    郭阳也正是借着郑仁杰的逼迫,使赵三对郑仁杰离心,心怀恨意。而孙乾却无意中,让这份恨意更进了一步。

    此刻赵三因为误会了孙乾的来意,认为他是郑仁杰派来灭自己口的,所以已经被逼上绝路了。

    走在街头的赵三突然眼神一亮,只见不远处,一个地摊吸吸引了他的注意。赵三急忙走上前,拿起了一把摊上摆着的三棱刮刀,试着刀刃的锋锐,嘴角扬起了一抹森然的笑意。

    “哎,小伙子!找你钱!”赵三一句话都没说,扔下一百块,将刮刀揣进怀里,便转身离开了,对身后摊主的呼喊不闻不顾。

    摊主看着扔下钱,匆忙离去的赵三,感觉到事有不妙,也急忙收起了摊子,有这一单买卖,今天也不用再忙活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