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文件上经多次出现自己孙儿的名字,赵老心中的不祥之感更甚,他微微抬头,只见薛老却是泰然自若的喝着桌上的茶水。

    越来越不对头了,老薛这样子,看起来是已经成竹在胸了,他到底想做什么?难道是跟自己的孙子有关系?

    考量到这里,赵老猛的回头向屋里喊道:“小孙!给我把老花镜拿来!”只听屋里应了一声“到!”接着一名精壮的勤务兵,便拿着一副眼镜小跑了出来。

    见赵老老眼昏花的模样,薛老忍不住微微发出一声嗤笑,但这表情转瞬即逝,等赵老有所察觉,却只看到薛老仍是在惬意的品着茶。

    赵老戴上眼镜,仔细的翻看起了手上的文件,这一看不要紧,堪堪就要将他惊得掉了眼镜,回过神来的他,猛的将文件往桌上一拍,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大呼道:“孽障!孽障啊!”

    这份文件里,不光是表明了赵三于蓝星化工厂爆炸案的关系,还间接地表达出了自己家族的天成信托,已经归到郑仁杰名下的事实。

    没曾想自己竟然被一直蒙在鼓里,赵老口中大骂“孽障”可不只是单单骂他的孙子,至于还有谁,那就只有赵老自己清楚了。

    “哎哎,我说老赵,年纪一大把了,就别生这么大气了,对身体不好,你家还得指望你呢。”薛老话中拿枪带棒的说到这里。

    接着语气一转,声音也变得有些冷意,只听他继续说道:“好了,老赵,现在这文件你也看了,总该给我些说法了吧?”

    此时赵老才算明白了薛老的来意,听到他的话,赵老喘着粗气横了他一眼,声音被急促的呼吸冲的有些变音,只听他说道:“老薛,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想要个什么样的说法?”

    “好!有你这句话就好,让你宝贝孙子去自首吧,把该说的说清楚,放心听我的,你孙子至少可以留条命,给你家延续香火。”说完,薛老将手中茶盏里的水一饮而尽,冷冷的瞪着赵老,等着他的反应。

    赵老听完他的话,身子竟有些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如果自己答应下来,那就意味着从此之后,赵家要趋居于薛家之下了,一直以来二人之间明争暗斗,就此低头自己实在有些不甘心。

    但又能怎么样呢?要不然让三儿赶紧跑?这个想法一冒出来,赵老瞬间又将这个念想推翻了,不可能的。看老薛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应该早做好了万全之策。

    如果这时候让三儿逃跑的话,能不能成不好说,一旦被抓住那可就万劫不复了。这件事足够让他吃枪子的,自己若是在位上兴许还有转机,但现如今自己在这样的大案上也是力有未逮。

    正当赵老在心思电闪的间隙,只听薛老突然说道:“对了老赵,有件事我想必须得提醒你,别忘了郑家,如果这案子重审了,赵三不及时归案道明一切的话,想想郑家应该会怎么脱身呢?”

    薛老的话,顿时让赵老惊醒过来,对啊,自己的孙子岂不是郑家最好的替死鬼?郑家的势力,那可是无理都可辩三分的存在,寻常事死的都能说成活的。

    必须要先下手为强啊,如果郑家先一步发声,必然会把所有脏水都泼到自己孙子身上,那可就连缓和的余地都没了,至少三儿才是最有作案动机的人啊。

    一阵艰难地抉择之后,赵老不甘的点了点头。见赵老表了态,薛老心下不禁稍缓,微笑着说道:“好,既然如此,那你就赶紧把他召回来吧。”

    薛老也是干净利索,达到目的便起身向门外走去,独留下赵老一人坐在院子里发愣。

    -----分割线------

    市公安分局的大院里,车上的郭阳仍在盯着犹豫不决的冯庆,只见他一脸深沉的抬起头,沉声说道:“郭阳,如果我促成这起案子重审的话,真的会得到薛老的支持?”

    听到他的话,郭阳讶然一笑,这个师哥也是冲昏了头,这么大的事儿,你还能凭一己之力翻案?可能吗?

    想到这里,郭阳不禁说道:“放心吧师哥,只要你有胆量重查此案,是没人会掣肘你的。”

    “那郑家呢?”虽然听到郭阳信心满满,让冯庆心下稍安,但想到郑家,仍有些如鲠在喉的感觉,心中还是不怎么踏实。

    “我不是说了么,这么大的案子,只要把风声炒起来,你的身份可就敏感了,郑家忙着脱身还不够呢,这个节骨眼上动你,不是自投罗网吗?到了他们那个层次,可是绝对不会让人轻易抓住把柄的。”

    “每被抓住一次,就要交换一次利益,像这么大轰动全国的案子,得用多少利益才能磨平了?他郑家有那么大能量吗?”

    听郭阳这么说,冯庆终于完全放下了心中的担忧,用力的点了点头。“好!我马上就把这事儿往上汇报,申请重查此案!”

    郭阳见冯庆表态,长出了一口气,如今就看赵三争不争气了,料想他在通缉之下,也坚持不了多久。

    因为郑仁杰的弃之不理过河拆桥,他已经被逼到了崩溃边缘,如果这时他被赵老喊回去,那心理防线也一定脆弱无比。

    张辉那边只是蓝星化工的普通员工,并不需要考虑很多,只要这边宣布重查此案,那他肯定也会第一时间被捉拿归案。

    张辉的归案,也必定会刺激到赵三自首,因为与之联系的人可一直是他,有了他的供词加上薛老送到赵家的证据,就已经足够给他定罪了。

    而赵三唯一能做的,也就只剩了争取宽大处理的机会,料想赵老一定也会把其中的利害关系告诉他,加上之前郑仁杰对他的态度,身陷囹圄的赵三,为了争取宽大处理,已经没了为郑仁杰保守秘密的理由。

    到这时候,郑家就该沉不住气了吧,最好的办法就是让郑仁杰赶紧返回美国,至少华夏与那边没有引渡协议。

    说服了冯庆之后,郭阳自信满满的离开了市局大院,如果进展顺利的话,恐怕郑仁杰这次可是在国内落不住脚了。

    只要郑仁杰不在国内,那自己的便可以放手拆分整合,蓝星集团所剩的企业了,这可是个大动作,如果郑仁杰从中作梗的话,那还真不好应付。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