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详细的证据,不但完整而且环环相扣,可不像是一般人能收集到的,冯庆相信这世界上,会有这样的正义人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但打死他也不信,这样的正义人士,还恰好具备这样强的证据收集能力。

    这件事有些太偶然了,让人不管怎么看,都感觉透着几分别有用心的味道。

    听到冯庆的话,郭阳的心里一突,虽然他自己也知道,这说法的确太容易教人怀疑,但自己总不能直接告诉冯庆,郑仁杰身边有个叛徒吧。

    孙乾可是一定不能牵扯到这件事里的。

    郭阳揣测着冯庆的心理,眼珠一转,面容之上便有了几分不悦,故作愤然的开口说道:“怎么?师哥你以为我拿假资料消遣你?”

    说到这里,郭阳做了然状,眼神不屑的说道:“哦,我明白了,难道是你怕了?也对,这里面牵扯到的人,的确有些非同小可,你有想法到也在情理之中,算了,你下车吧,我去跟薛家人谈谈,这事儿该怎么处理。”

    自己心思被郭阳猜透,冯庆的面颊不由的有些红润,听到他的话,讪讪的张了张嘴,却不知从何说起。

    薛家那是什么人?那可是周定南的岳父家,就算一直有耳闻说是周家与薛家一直有些不合,但冯庆却也是知道,再怎么说那也是一家人,自己女婿被外人害成这样,薛老岂能善罢甘休?

    要是让薛老知道,自己在这件事上的态度,自己又能有什么好果子吃?

    想到这里,冯庆重重的叹了口气,不再理会郭阳到底从哪儿得来的这份资料了,摇了摇头说道:“郭阳啊,你这是把师哥往绝路上逼啊。”

    听到冯庆的话,郭阳也摸准了他的心思嘴角一撇,斜视着冯庆说道:“师哥,你这话我可就不明白了,什么叫逼你上绝路?难道我还会害你不成?”

    听郭阳把话说完,冯庆一脸为难眼神游离不定的看着他,嘬着牙花子说道:“郭阳,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这里面的利害关系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说着冯庆摸着自己警服,肩头二级警督衔上的两颗十字小花,继续说道:“你是觉得我警衔上的花,有些多了是吧。”

    郭阳当然明白冯庆的顾忌,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道:“我看是你看不出其中的利害关系吧。”

    “哦?你什么意思?”冯庆一脸愿闻其详的模样问道。

    “你只看到这件事的实施者的身份背景,忘了受害者是什么人了?那可是薛老的女婿,他老人家能看着自己的女婿受这么大委屈?这不是打他脸吗?”

    “更何况,这么大的案子,赵老他老人家敢明目张胆的护着自己孙子?理亏的可是他,我想薛老巴不得这时候落井下石呢。你要是重查这个案子,他必然会支持你的。”

    “至于燕京的郑家,对这种事的忌讳怕是更大,抽身还来不及呢,哪还会干涉你?怎么看这都是你的机会啊,怎么说是我在害你呢?”

    郭阳说完,静静地看着默不作声的冯庆,见他正一脸纠结的挣扎着,看样子自己的话已经说动他了,现在他正在做与不做之间奋力的取舍着。

    冯庆在脑中飞速思索着,越想越觉得郭阳的说法可行。

    ------分割线--------

    挂掉郭阳的电话,薛老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上次老赵的这个孙子,可是让自己吃了个哑巴亏,自己这么大年纪,竟然让个孙子辈儿摆了一道,这绝对是一种耻辱。

    鉴于世家之间的平衡,前些阵子赵三的上蹿下跳,其他的世家并没有人出来制止,反而一副观望的态度,实则联手打压薛家。

    这下好了,平衡就要被打破了。老赵啊老赵,你英明一辈子,到头来却养了个这么好的孙子,哼哼,我倒看你这次如何收这个场。

    哪个世家不想盖别人一头呢,这次的事可就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从此赵家就要一蹶不振了吧。要说北方省的世家,从此还得看握着巨量资源的薛家了啊。

    想到这里,薛老眉宇间闪过一丝自得,拿起电话,打给了干休所的勤务兵,“喂,小刘吗?麻烦派一辆车......”

    薛老来到赵老住处,老远的就看到赵老正在院子里,做着几个太极的动作。薛老背着手将文件袋拿在手里,慢悠悠的溜达了过去。

    正打着太极的赵老,一个转身抬头,视线恰好撞上了薛老。见大清早的薛老便出现在了自己院子里,赵老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诧异。

    心念一闪,赵老笑呵呵的开口说道:“呦,这不是老薛吗?怎么一大清早的有兴致来我这边了?”

    听到赵老的话,薛老摆了摆手,轻笑着说道:“没什么,就是有人给了我些东西,我觉得你会有兴趣看看。”

    说着薛老自顾自的,坐在了赵老家院子里的石桌边,随手将文件袋往桌上一放,拿起桌上茶盘里倒扣的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细细的抿了起来。

    见桌上的资料袋,赵老的眼神一愣,心中泛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他走上前将资料袋拿起来,掂了掂还有些分量。

    眼一瞥,看到薛老喝水的摸样,心下有些不屑,忍不住挤兑道:“老薛,这不是什么好茶,就是解渴用的,如果你那边需要,等待会儿走的时候,我让下面人给你包一份。”

    听到赵老的话,薛老眉毛一挑,随即笑着说道:“哈哈哈,我喝着这茶挺不错的啊,没想到你老赵解渴都用这么好的茶,嗯,那更该多喝点喽,以后可就喝不到了。”

    薛老看似自嘲的话,却让赵老的心中一突。这可不像老薛的为人啊,自己虽然只是开玩笑般的挤兑他,但是他也不应该这般若无其事啊,什么叫以后喝不到了?喝不到谁的?难道......

    想到这里,赵老顿时对手里的文件袋多了一丝警觉,他急忙把里面的文件抽出来,由于赵老有些眼花,文件上的字迹他看得并不很清楚。

    但是里面文件上多次出现的“赵三”二字,却是格外的显眼。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