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仍旧驱车疾驰在回家的路上。与此同时,省城的郊区公路边的排水渠里,一辆红色的奔驰SLK正冒着白色的水雾。

    赵三满身酒气的从安全气囊的包裹里钻了出来,钻出车门已经不见了的驾驶室,看着已经变形的座驾一阵发楞,显然他意识到自己捡了一条命。

    良久,他猛地抬起脚踹在了车的车轮上,高声怒骂着:“郑仁杰你个WB蛋,你TM过河拆桥!你不得好死!啊......”

    赵三骂完,似乎还是觉得不解心头之恨,高声大喊了起来。

    喊着喊着,声音渐渐低沉了下去,最后竟变成了哭腔,只见他一屁股坐在已经报废的跑车边,啕嚎大哭了起来。

    而在他的不远的道路阴暗处,一辆黑色轿车的驾驶室里,孙乾显然是松了一口气,那种车速下,赵三竟然安然无事也真是万幸,要不然郭阳跟自己的计划,可就算遇到不可抗力了,还是最倒霉催的那种。

    看着啕嚎大哭的赵三,孙乾的嘴角微微一翘,拿出手机,想到现在的时间,他识趣的只是给他发去了一条短信。

    中午时分,在省城的五星级酒店房间里,郑仁杰向孙乾问起了,赵三收到录音带的事儿该如何处理。

    孙乾默默凝思了一阵,还时不时的看赵三一眼,良久他的嘴角挂起了一抹淡淡的微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赵三的眼里,这微笑虽然看起来没什么,但总让他隐隐的感觉到有些寒意。

    只见孙乾趴在郑仁杰的耳边嘀咕了起来,让赵三的心中有些不祥的预感。

    “老板,这件事说起来虽然是您的授意,但是貌似也只有我们三人知道......现在只是有人找上了赵三,对他来说也许有威胁,但是能拿您怎样呢?”

    “想来,肯定是这赵三平日里得罪人太多,现在有人想报复他罢了,那也是他的事与您何干?”

    孙乾说到这里,郑仁杰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孙乾顿时会意,急忙说道:“就算赵三被雷子给盯上,就算他把您供出来,可没有真凭实据,以咱们郑家的势力,谁敢拿您试问对不对?”

    “更何况,现如今局势还不明了,还弄不清送磁带的人到底是在针对谁,我们着急露头,岂不是等于自投罗网?”

    听完孙乾的话,郑仁杰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孙乾的意思他也明白了,这两盘磁带,根本就栽不到自己头上,自己何苦为了赵三担风险?

    郑仁杰越想越觉得有道理,挥了挥手让孙乾站到一边,开口对赵三说道:“赵三,别人只是给你送了两盘磁带吗?”

    赵三这会儿,已经被郑仁杰与孙乾的悄悄话,折磨的精神快崩溃了,见郑仁杰对自己说话,情急之下并没有多想,点着头急忙说道:“对啊!杰哥,就给我送了两盘磁带,您说这事儿怎么办?”

    听到赵三肯定的话,郑仁杰舒了一口气,直截了当的说道:“那两盘磁带里只是你跟张辉的通话,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这......”听到郑仁杰的问题,刚想回答的赵三,突然话卡在了喉咙里。对啊,这两盘磁带的确跟他没什么关系啊,不对!这事是他指使的啊!他什么意思?

    想到这一层,弄不清郑仁杰意思的赵三,无言以对的瞪着他,等着他的下文。

    见赵三的模样,郑仁杰微微一笑,继续说道:“既然跟我没关系,你来找我又有什么用?”

    “呃……呃……这”听到郑仁杰的话,赵三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想反驳却不知道从哪儿开口。当下郑仁杰的意思他也明白了,看来他这是不想管啊!

    如果郑仁杰不管,那自己可就死定了啊,这么大的事儿,如果捅出去,就是自己爷爷也不敢保自己啊!想到这里,赵三哭丧着脸,扑通一下跪在了郑仁杰的面前。

    “杰哥!话不能这么说啊,事儿可是我按您的吩咐做的,您可不能放着不管啊!”

    看着跪在自己眼前的赵三,听着他说的话,郑仁杰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这赵三还真是不识好歹啊,他在心底暗暗冷笑。

    “我说赵三!什么叫听了我的吩咐?我让你去给周定南点儿教训,我让你炸化工厂了?嗯?我可是守法的好公民!你可别诬陷我!”郑仁杰愤怒的拍着桌子,大声的对赵三喊到。

    听到郑仁杰的话,赵三目光呆滞失去了聚焦,嘴微微张着,嘴唇不停的哆嗦,像是有千言万语憋在嘴里,却一句也说不出来,脸色苍白的可怕,冷汗在额前蓄起了一条条溪流。

    郑仁杰的每句话都像是在狡辩,但是赵三却连一句都无法反驳,事实上正如郑仁杰所说的,这两盘磁带,真的跟他扯不上一点儿关系。

    而且就算能扯上点儿关系,只要不是直接的证据,以郑家的能力,全部推到自己身上,也是轻而易举的。

    赵三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绝望、苦涩、悔恨,不一而足,面对着郑仁杰,像只被抛到了岸上的鱼,嘴张大大的,却只感受到干咳与窒息。

    郑仁杰见此刻的赵三,眼神中闪过一丝得意,哼哼,就凭你也想拉我下水?自不量力!

    想到这里,郑仁杰的眼神更加不屑,点着一支烟美美的吸了一口,向身边的孙乾得逞似的一笑,接着将视线再次转向赵三。

    “好了,赵三,你为我前前后后的,也忙了不少事,再怎么说没功劳,也有苦劳,我也不能见你有麻烦无动于衷......”

    听郑仁杰这么说,赵三本已绝望的内心里,再次燃起一丝火焰,他满眼希冀的抬起头,一脸期待的样子。

    只见郑仁杰沉思少许,接着说道:“嗯,这样吧,你先回家等我的消息,我让孙乾先去打探一下风声,看看是谁在后面作怪,好不好?”

    郑仁杰虽然是一口商量的口气,但他的神色却是毋庸置疑,赵三心中刚刚生出的希望,再次破灭了。

    自己还能说什么?让自己回家不就是在敷衍自己么?说得好听,让孙乾去打探风声,呵呵,难道你的态度不就是他的态度吗。

    无数念想,在赵三心中百转千回,他摇晃着身子站起来,只觉得大脑一阵眩晕,他闭着眼睛缓了一阵,口中淡淡的说道:“好吧,杰哥那我就先回家等你消息了。”

    说完赵三步履瞒跚的转身向房门走去,此时他的内心,已然心如死灰。

    见赵三出了门,郑仁杰耸了耸肩,扭头看向孙乾,说道:“小黑,你去给我盯着他,别让这小子做什么出格的事,如果有必要,那就......”说到这里,郑仁杰做了个割喉的手势。

    “畏罪自杀什么的,最好不过了,你说是不是?”郑仁杰的意思,已然不言而喻。

    见孙乾听到他的吩咐之后,微微颔首走出门去,郑仁杰满意的点了点头,嘴角挂上了一丝阴险且残忍的笑容。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