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这只是史密斯一厢情愿的想法,正是因为他没有仔细看李文瀚递交给他的资料,从而自以为是的相信了自己内心的偏执。

    他并不知道郭阳的产业可不只局限于艾丙集团,如果仔细算起来,他的总资产,可能不比亚马逊差多少。

    史密斯心中不无疑惑的想着,现在看起来,郭阳好像跟自己想象中的有些不太一样,他竟然说得一口如此流利的英文?甚至在口音上,比起自己都不遑多让,甚至让他有些自惭形秽。至少郭阳说的,可是正儿八经的伦敦音。

    但是仅仅是这个,仍然无法改变他心中对郭阳的偏见,因为在他的潜意识中,还有一层意思,这也正是他强调“华夏的郭阳”的原因。

    郭阳的肤色,便是他自带的原罪,对于所有有色人种,他是打心眼里瞧不起的。

    从史密斯的眼神中,郭阳已经有些看出了他的想法,对于他这种莫名其妙的种族优越感,郭阳顿时有些无力,对于陷入自己的偏执中的人的,言语是很难说得通的。

    而且为了维护自己的偏执,即使自己是错的,也要一如既往的错下去,因为偏执也是倔强的一种表现形式。

    想到这里,郭阳对与威弗尔合作,已经有些兴趣缺缺了。

    “我很抱歉,你说的没错,我的确不打算与你们艾丙合作,在华夏之内,可以合作的企业何其多,像你这样的规模的企业,不管是资金还是影响力,都没有与威弗尔合作的资格。”史密斯一本正经地,说着自己的想法。

    本想着一会儿可以看到郭阳羞愧的神色,却没曾想李文瀚的轻咳,顿时打断了他的话,史密斯眉头微皱,带着几分愠怒向李文瀚看去。

    在国内这几天里,史密斯了解到,当领导讲话时,下属发出声响打断领导的话,是极为严重的错误,后果也要比国外严重得多。

    正想着给李文瀚找个小鞋穿穿的史密斯,突然注意到,李文瀚的神色,竟然有些莫名其妙,而且在他眼神的深处,还带着几分鄙视。

    史密斯诧异的将视线转向郭阳,却见郭阳连最起码的掩饰都没了,只剩下了深深的不屑。

    听完史密斯拒绝自己的理由,郭阳顿时明白了,感情是这老小子,对自己的企业规模压根一无所知。

    如果说自己都没资格与威弗尔合作的话,先不说国内还有几家企业有合作资格,算起来大概也就只剩下国家主持的项目,能入的了这老小子的眼了吧!

    关键是你也太高看自己了,一个威弗尔而已,现在还不是华尔街的金融大鳄,在美国一抓一大把的企业,又有什么资格跟华夏谈条件?你以为你是谁?

    一时间郭阳对史密斯的印象,已经上升到了脑残的程度,眼中的不屑溢于言表。

    当然史密斯也不是真正的脑残,从郭阳以及李文瀚的眼神中,他感觉到情况似乎有些不太妙,好像与自己设想出入有些大,想到这里史密斯再次将视线转向李文瀚,沉声问道:“李,你为什么用那种眼神看我,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虽然史密斯算起来是自己的上司,但因为系统不同,真正的从属关系也仅限于在国内,他只不过是代表团的负责人而已。

    而在美国,自己可是威弗尔集团,基金项目的总负责人,直接归董事长管辖,要说自己还真不用特别给他面子。

    岂止是不对啊!我给你的资料你没看吧!

    听到史密斯问自己话,李文瀚苦涩的扶着额头,默默的想着。带着一脸无奈,不再理会史密斯的脸色,坐在了郭阳身旁,摇着头的说道:“史密斯先生,不管怎么样,我会把在华夏国内,您的工作情况,整理成册发给董事会裁决,集团的损失必须要有人承担。”

    李文瀚一直以来担心的,是史密斯吹毛求疵的故意难为郭阳,要说起来他要真这么做,那自己还真没办法。

    他所说的缺点,说是在挑毛病,但事实上也是客观存在的。到时候他把这些缺点扩大化,作为无法与郭阳合作的理由,汇报给董事会。自己也没什么话说,至少在董事会里,他的话语权还是比自己要高的。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没曾想这老混球竟然自大到这种程度,连给你的资料都不看?好吧,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抓住你的话柄了,在以获利为主要目的威弗尔集团里,史密斯的行为无疑是在砸饭碗。

    史密斯的话,已经让郭阳完全没了兴致,而且高兰基金的事儿,同样早已给了郭阳新的启示,寻求合作的方式,可不一定必须上赶着。

    想到这里,郭阳无奈的摇了摇头,一句话也懒得说,自顾自的站起身来,便往门外走去。

    史密斯听到李文瀚的话,这会儿也已经意识到,自己大概已经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看着一言不发,起身往外走的郭阳,只是微微的张了张嘴,但碍于自己的脸面,和心中的偏执,仍旧没说出挽留的话。

    李文瀚见郭阳的动作,狠狠的瞪了史密斯一眼,用中文念叨了句愚蠢的猪猡,然后起身向郭阳追去。

    一直站在旁边一言不发的孟青青,见李文瀚离去,从自己随身的文件包里,拿出了一叠资料,摔在了史密斯的面前,自己则跟随着李文瀚向郭阳走去。

    在电梯间里,李文瀚追上了郭阳,脸上带着浓浓的歉意说道:“真对不起郭阳,没想到史密斯竟然蠢到这份上,我马上就把对他的申诉发回董事会,再换一个代表来国内,还请你不要因为一头蠢猪,而放弃与威弗尔的合作。”

    史密斯意识不到郭阳的价值,但是李文瀚却是有切身体会的,不说别的,单看郭阳发迹所用的时间,就算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屈指可数,这代表的是何等潜力!

    就凭这一点,李文瀚也不可能放弃对郭阳的拉拢,况且李文瀚还有其他的野心,他还需要郭阳的帮助,在国内站稳脚跟。

    郭阳听到他的话,却是摇了摇头,现在已经是二月底了,自己已经没多少时间再等威弗尔派代表来国内了。

    况且就在刚才,他已经把心思放在了高兰基金的身上,至少这样是最稳妥的方法,况且自己身为高兰基金的最大股东,还能免除投资美股的代理费用,说起来也差不了很多。

    想到这里,郭阳对李文瀚说道:“别担心,合作我们还是会合作的,只不过方式会有些不一样,总之像那样的蠢货我也会让他付出代价。”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