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乾敲开郑仁杰的房间,开门的是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赵三,看到他的样子,孙乾险些笑出来,嘴角不受控制的微微抽动了几下。

    但仅仅是眨眼间的工夫,他又恢复到了一副面无表情的冷漠神态,因为他看到郑仁杰正坐在正对着房门的沙发上,紧紧地盯着自己。

    这件事的知情人,不会超过四个。但是知道这件事来龙去脉的人,仅仅就是这房间里的三人,所以看起来郑仁杰似乎已经对孙乾有所怀疑。

    当然孙乾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在郑仁杰身边多年,怎会不明白他眼神中的含义?

    “老板,您这里发生什么?您找我什么事?”孙乾看着房间里的一地狼藉,故意做出一副吃惊的模样,诧异的向郑仁杰问道。

    但郑仁杰并没有接着回答孙乾的问题,而是一直在盯着他的眼睛,良久,他并没有从孙乾的身上没看出任何的可疑之处。

    “没什么,就是遇到了一点小状况,对了昨天晚上你都去哪儿了?”郑仁杰声音有些阴森的反问道。

    听郑仁杰这么说,孙乾做回忆状,然后说道:“老板您是知道的,我并不怎么能喝酒,昨晚陪您喝了几杯,回到酒店我就睡了,早上起床打嗝还直犯恶心,没办法只能硬撑着,先随便吃了点东西垫垫。”

    在郑仁杰的意识里,孙乾的确是有这么一个特点,出了名的酒量差,昨晚他还是开了量了,现在看起来,他脸上的酒意还尚未退去。

    听到孙乾的解释,又看到孙乾的面色,郑仁杰心中便释然了许多,面色也缓和了下来,他心中默默的想着,也许自己真是多疑了,就小黑昨晚那样子,还能做什么。

    其实在郑仁杰的面前,孙乾刻意掩饰的又岂止是性格,甚至连生活习惯也与真实的他相差甚远,当然这其中也包括酒量。

    感觉到郑仁杰对自己怀疑有所减轻,孙乾在心底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一直以来的坚持,并不是毫无价值,也庆幸自己来之前,喝了大半瓶红酒。

    “唉,你说你,不能喝就少喝么,是不是让昨晚的妹妹们迷住了?哈哈哈怎么样?头好些了没?”郑仁杰刚刚还是冷若冰霜的面孔,突然间变的热情起来,要不是孙乾已经习以为常,甚至会觉得之前的一切,只不过是他的幻觉。

    “谢谢老板的关心,只要老板能开心我多喝几杯又何妨,头上的伤现在已经好多了,对了,您叫我来是有什么事吗?”孙乾一脸冷漠的,说着与他的表情完全不相符的话。

    他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在他的心中,早已经将郑仁杰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特别是他头上的伤,孙乾心中发誓早晚要在郑仁杰的身上找回来。

    听到孙乾的话,郑仁杰摇了摇头,带着些无奈的说道:“小黑就是小黑,还是只字不提女人,有时候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性取向有问题,好了,找你来的确有点小麻烦。”

    郑仁杰说到这里,微微一歪头将视线转向孙乾身后的赵三,厉声喝道:“赵三!给我滚出来!别TM藏在小黑后面装死人!快把你的事跟他说说!”

    赵三被郑仁杰的声音惊得身子一抖,颤颤巍巍的从孙乾身后转出来,将今早发生的事又完完整整的向孙乾复述了一遍。

    在赵三向孙乾讲述这件事的时候,郑仁杰的眼睛一直没理开过孙乾的表情,虽然他心中的疑虑已经打消了许多,但并不是完全消失,他对孙乾始终还有那么一丝戒心。

    孙乾静静地听着赵三讲述,突然像是反应过来一般,面色竟然变得有些惊恐,他扭头看向郑仁杰,一副欲言又止的摸样。

    郑仁杰见他的样子,心中很是欣慰。在他看来,孙乾在听到这件事的始末之后,一定会联想到自己刚刚对他的态度,以及所问的话,如果他还是面无表情的话,那必然是不正常。

    从赵三开始讲述他的遭遇开始,孙乾便感受到郑仁杰的视线,在他的脸上游离不定,顿时便明白了他的用意,心中不禁暗暗冷笑。

    哼,既然你想让我当演员,那我就让你明白什么是演员的自我修养!显然孙乾的表演,令郑仁杰很是满意。

    但孙乾觉得这还不够,他知道郑仁杰这人,自以为是且又爱听人奉承。在赵三把自己的遭遇说完之后,孙乾的脸上比惊恐更难得的,竟然露出了沮丧的模样。

    只听他颓唐又带着几分激动,颤声对郑仁杰说道:“老板,我知道您在怀疑我,是啊,知道这件事的人充其量也就咱们三个,还有那个小子,不如这样,我现在去把那小子做了,然后再自尽,以保全您的安危可好?”

    孙乾说着,转身边要出门,郑仁杰见他这般模样,顿时坐不住了,这小黑可是自己的得力干将,自己手底下见不得光的事,可都一直都是他来处理,要说他出卖自己,在美国那会儿就出卖了,那时候机会不更多,还等到现在干嘛?

    想到这一层,郑仁杰急忙站起来,将碍事的赵三推到一边,拉住了孙乾的胳膊。

    “小黑,是我不好,我错怪你了,把录音带交给赵三,对你我都没有好处,我们说起来也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蚱,是我想的太多了。”郑仁杰故作感慨又自责地说着。

    他在演戏,孙乾何尝又不是,听到郑仁杰的话,他做出一脸感动的模样,甚至还有些悲凄的说道:“感谢老板对我的信任,我此生无以为报,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这一段情感流露,连一旁的赵三都觉得身上起满了鸡皮疙瘩,但在郑仁杰的表情中,却完全是一副受用的模样。

    不仅如此,郑仁杰的心中还有些得意,这就叫礼贤下士吧,不但验证了小黑的忠诚,还让他感激涕零,历史上历朝贤君也不过如此吧。

    想到这里,郑仁杰轻拍着孙乾的肩膀,用满是赞赏的口吻说道:“小黑!跟着我好好干,好处总是少不了你的!”

    一边说着,一边将孙乾拉回自己刚刚坐的位置,让他坐在了自己身边,继续说道:“那小黑,你看这件事该怎么处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