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郭阳从睡梦中睁开眼睛,从前天赶去深市,两天来一直在不停的舟车劳顿,这下总算是休息了过来。

    郭阳伸了个懒腰,望着窗外明媚的阳光,觉得神清气爽。桌上的时钟指向九点,今天胡庆朝应该会从深市赶过来,把企业转让的手续补全,自己应该是有一上午的时间。

    想到这里,郭阳拨通了沈晓曼的电话。

    “喂,晓曼,我已经回北方省了,现在在省城......”郭阳一边说着,一边下床,向洗手间走去。

    “你既然已经回北方省了,还在省城干嘛,怎么不回来?还有什么事要做吗?”按郭阳的性格,C市这边还有很多事,他既然回来了,是不会在省城多做耽搁的。

    “嗯,省城这边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大概下午才能回去,对了,今天胡庆朝会去集团,如果我还没回去的话,那你帮我接待一下。”郭阳一边刷着牙,一边对沈晓曼说道。

    “好的,郭阳,需要我注意些什么吗?”听到郭阳的吩咐,沈晓曼答应下来。

    郭阳思索了一阵,继续说道:“也没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检查一下他的股权转让合同有没有问题。如果我没回去的话,没必要着急跟他补全转让手续,可以联系下周冰,带他去蓝星那些要出售的企业逛逛。”

    沈晓曼明白了郭阳的意思,默默的点了点头,说道:“好,我明白了,那你早些回来。”

    答应沈晓曼之后,郭阳挂掉电话放在一边,打开水龙头将一捧冷水泼在脸上,冷水的刺激让他的头脑更加清醒了一些。

    自己该去趟薛家了,想到这里郭阳拿起毛巾,抹了一把脸,便穿衣出了门。

    昨晚郭阳特意找了一家,离市郊的干休所较近的酒店,所以只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间,便来到了目的地。

    来到门前,因为不是生面孔,干休所的卫兵,并没有检察郭阳的随身物品,只是随意盘问了几句,便放他进去了。

    像前几次一样,在郭阳前脚离开岗亭之后,卫兵便给薛老通了电话,将郭阳到来的消息告诉了他。

    郭阳来到薛老所在的0001号小楼,却见门开着,薛老的勤务兵正站在门口等着郭阳,见他走来,勤务兵向他敬了个军礼,说道:“郭先生,老首长在院里等你。”

    听到他的话,郭阳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谢谢,麻烦你了。”说完便走进了院子,勤务兵见郭阳已经进去,帮他关上了门。

    小院里薛老正在修剪着他的盆景,那是一些长青的植物,即使在冬天也保留着一抹翠绿。今天的天气不是很暖,但薛老的穿着却是很单薄,足以看出他身体的状况仍然健硕。

    薛老眼角的余光,见郭阳走进院子,没等他说话,扭头向他微微一笑,说道:“郭阳,你稍等一会儿,我这儿马上就完事儿了。”

    听到薛老的话,郭阳便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安静的站在一旁,看着薛老修小心翼翼的摆弄着眼前的花草,像是在完成一件艺术品。

    二人之间的氛围,不像前几次那样紧张,薛老此时更像一个赋闲在家颐养天年的老人,正向自己的孙辈,显摆自己在花草上的造诣。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感觉,取决于薛老对郭阳的认可。上次郭阳四两拨千斤的办法,成功化解了薛光祖的危机,让薛老更是高看了他一眼。

    在薛老的意识中,郭阳论才能可以与自己在一个层面,至少他不会承认郭阳比他强,再怎么说郭阳也是他的晚辈。

    所以也就是在郭阳的面前,薛老才会露出单纯的长辈模样,随和且慈祥,就连他的两个儿子,也很没受过这般待遇。

    郭阳静静的看着他,将一枝枝桠剪下,放到一边,吁了一口气,满意的左右打量了一番。突然薛老眼中的灵光一闪,扭头对郭阳考验似的问道:“郭阳,你看我这盆景怎么样?”

    郭阳当然听得出薛老言语中考验的意味,看了一眼他所指的盆景,有些为难的说道:“外公,您真是难为我了,我对盆景并没有多少研究。”

    说到这里郭阳语气一转,继续说道:“看您这盆景的模样,一枝见波折,两枝分长短,三枝有藏有露......”

    郭阳说着,眼神扫过薛老的面孔,发现他眼中隐隐含着些许期待,他顿时明白了薛老的心思,与其说他是在考验郭阳,倒不如过是薛老不服老的心态在作祟。

    人年纪大了,心态总会有些潜移默化的改变,俗话说的老小孩就是这个道理,薛老就是想从郭阳嘴里听到对他称赞。

    想到这里,郭阳接着说道:“而且整体看起来,一副跃马扬鞭,险渡关山的气势......外公,能有这般气魄,您真是老当益壮啊。”

    薛老的盆景,更像是对他大半辈子经历的诠释。果不其然,郭阳的话说进了薛老的心坎,让他不禁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

    虽然他表情得意非常,但仍然微微摇着头,否认似的对郭阳说道:“那有什么老当益壮啊,老了就是老了,比不上你们这些年轻人了!哈哈哈。”

    听到他的话,郭阳在心中忍不住撇了撇嘴,但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谦逊的说道:“外公,您戎马半生历经沉浮,即使如今赋闲在家,却仍有老骥伏枥之志,单凭这点也不是我们这些晚辈可及的啊。”

    在薛老心目中,郭阳可不只是晚辈,还是一个在才能上,至少与之相当的人物,能得到郭阳的夸奖,便是已经肯定了自己的能力在他之上,这足够让他老怀甚慰了。

    薛老满脸笑容的拿起搭在一侧的毛巾,一边擦着手一边对郭阳说道:“好了郭阳,快进来说吧,不用继续安慰我这老头子了,哈哈哈。”

    虽然薛老话是这么说,但看他轻盈稳健的步伐,显然之前郭阳的话很是受用,让他的心情很好。

    听到薛老的话,郭阳舒了口气,跟在他的身后走进了屋里。

    薛老这会儿,已经坐在了他专属的沙发上,见郭阳进来,招了招手指了指身边的位置,让他坐下,然后端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两杯茶,将其中一杯放在了一旁的位置。

    “谢谢外公。”郭阳一边说着,坐在了薛老的身旁。这一幕如果被薛老的其他子女看到,一定会大跌眼镜,且不说薛老现在一脸喜气,毫无威严的模样,他们还没见过有谁,能让自己的父亲亲自倒茶的。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